首頁 »
2008年1月22日

賀年卡的意外突破

日本社會已經去掉了過年的氣氛,
但對於賀年卡,我還有件事要寫。
如我寫過那樣,當12月上旬那時我根本未寫賀年卡,
但之後我用功了一番,大半的卡片在「限期」以前寫完發送了。

「限期」是甚麼?---不少讀者可能有這種疑問。
我要解釋一下,日本郵局每年年底呼籲說:
「賀年卡請盡量在12月25日以前寫完投函,以便恰在1月1號寄到對方家」。

通常日本國內郵件只需一兩天就可寄到,但這些時期郵件流通因賀年卡而漲到幾倍之多,
所以郵政方面把賀年卡作為「賀年特別郵件」以特別的陣勢來對付,
同時給客戶也要求一些合作,就是提前投函。
好像很多日本人對這個「合作」感到不少的精神壓力,
每年到了12月中旬就在隨處可聽見
「你賀年卡寫了嗎」「哎,我連一張都還沒寫」這種對話。

當然壓力只是壓力,不是所有人會按時寫。
我老婆也不例外,她天天忙於日常家務和其他雜事(我寫過她今年份當一些團體的幹事),
根本顧不上寫賀年卡,就在12月中旬死心說
「實在不好意思,但我今年之內不要寫了,等到新年對接到的卡片寫回信吧!」
估計很多的忙碌人像她一樣做著吧。

但如從「不好意思」這句話可見,一般人還對賀年卡抱有
「本來應在元旦給對方看就是」這種認識。
說實話,我也經常會耽擱寫,但這個年底工作比較空,又早有很稱心的圖案構思,
因此加個勁,抽出一些空,趕快做卡、添寫句話、還在年底以前寄完所有預定收件人了。

所以我萬萬沒想到,
迎接新年後的1月3日,日本郵政在報紙登上一則廣告呼吁:

「年明け年賀」を書きませんか。
[勸勸您年初才寫賀年卡]

主要圖片是音樂家坂本龍一坐在日本式房間,
手拿一張空白的卡片看看,沉思要寫甚麼。
圖片上面有一些文章说:

年明けに年賀状を書く。
新年早々、大切な人のことをたっぷりと考える。
あわただしく生きるふだんとは、
まるで違う澄んだ一日。
お正月に、あらたまった気持ちで書く年賀状も
いいものだと思う。
年賀状は、贈り物だと思う。

[過了年才寫賀年卡---在新年最早的時間,好好想您心愛的人們。
這讓您度過與平時忙死的日子簡直不一樣的,清澈的一天。
在新年以一顆鄭重的心情寫的賀年卡,也是不錯的。
我們認為,賀年卡是一種禮物。]

嘿,且慢!
郵局你們在年底,那麼頻繁的催逼我們快寫快寫,
一過了年就君子豹變,登出這樣酷的廣告建議賀年卡等迎接了新年寫才好,是何存心呢?

這個豹變其實有背景,
去年10月起,日本的郵政民營化了,組織也隨之分為四個株式會社:
銀行、保險、郵件發送、以及執行這三種業務的窗口。
同時郵局從來的業務也就被分到這四家公司,其中銷售明信片由發送、窗口這兩家承辦了。
這意味著發送公司和窗口公司就成為對手,
年底的一些報道提到過這兩家的賀年卡推銷競爭。
郵局以往在國家管理下,為了貢獻公共福利而活動的,
如今就作為民間企業,要找每個機會一味探尋銷路了。
賀年卡也是一種有力商品,不如年底、年初兩個時期都有推銷機會好。

我對郵局的這種「變節」還不禁稍有反感,
但也記得,我小時候每年要寫賀年卡時就不由得有疑問想:
今年還沒結束,為甚麼要寫「今年(其實還是明年)還請多指教」等句子呢?
往事不提也罷,如今發送郵件技術也應該相當進步,速度也遠遠快於往年了,
即使在1月3、4號慢慢寫寄送,也不需兩三天,世上的新年氣氛還未消之前就會到吧?
如果事同事、同學的話,寒假一結束就要再次見面,寄賀年卡也就不能耽擱得多,
但寄給通常沒有機會見面的舊友、親戚們的賀年卡,即有點晚到也沒有太大問題吧?,

總之,這是彼此的「共識」所產生的問題。
我想,如果世人趁此對賀年卡的認識改變一些,在1月1號接收、寄送都不在意的話,
年底的那些匆忙的景致也或許會緩和一點。

掃視四周、觀察世事就可能發現,我們生活當中的每個局面裡,
不少的毫无根據或不太重要的「共識」竟變成我們生活的意外障礙或壓力。
當然,這種東西是由你我雙方的認識才成立,不能只有哪一方任性放棄的,
但如果我們發現越多的無用共識,生活就不會變得更輕鬆嗎?
...我以後也想要繼續尋找這種事情。


又煩惱又活腦←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導演成就感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