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年12月3日

幻想的界限

在公暦上,2007年只有不到一個月了。
既到這些日子,回顧一下這一年說三道四也不算太早吧。

今年的日本社會,最顯眼的新聞應該是那一連串食品醜聞吧。
(果然台灣的新聞也有報道

記得去年以前,一說到食品醜聞就要提那則2000年發生、據悉有一萬多人受害的
「雪印」集體食物中毒事件。
但如今這起案子就被陸續出生的生力軍推到歷史檔案深處了。

說實話,我想還要等候類似案子都出尽,风暴平息下来后才提這些醜聞總結一下,
但實際上哪裡談得上出尽,到了11月都要有新手出面,毫不見平息下來。
所以我不要再等了,這次還要提一提。
首先要列舉今年比較顯眼的有關案子:

不二家:使用過期原材料製造點心(1月〜)
●MEAT HOPE:原材料、保質期標明上記載不實(6月)
石屋製菓(白い戀人):對滯銷品篡改保質期標明(8月)
赤福、御福餅:對滯銷品篡改製造日期標明、拿一些滯銷品再次投入製造工程(9月)
●比內地鶏:原材料標明上記載不實(10月)
船場吉兆 :原材料、保質期標明上記載不實(10月)
MISTER DONUT:商品中混入異物(1月)、果凍不寫保質期(5月)、使用過期原材料製造飲料(11月)
麥當勞:對滯銷的沙拉篡改製造日期標明、使用過期原材料製造飲料(11月)
崎陽軒:原材料標明上有違反(11月)
GODIVA:商品混入金屬性異物(11月)
CALBEE(卡樂B):一種穀類商品混入金屬性異物(11月)
(省略一部商品的詳細名稱)

我剛才寫了雪印已經被推到歷史檔案裡,
但今年上台的事件其實都比不上雪印那樣嚴重:連一個人也沒有受到健康上實際損害。
再說,今年被揭發有違規的企業,不少的是從很多年前起就繼續做同樣的行為了。
換句話說,今年這些案子在幾年前的話,都可能被看做「不值得一提」照樣埋沒在歷史而罷,
然而這些"輕案"偏到今年才被陸續挖出了。

這一變化的背景之一是,近年法律對職工的「內部告發」行為開闢了一些道路:
從來,被雇傭者公開自己公司內部有違規行為,就不知後來要受到甚麼樣的報復,
因此很多人不敢做,
但據悉從2006年4月起「公益通報者保護法」這項法律生效,
要給內部告發的當事人加一些保護了。

還有最近呢,有些案子竟被當事公司的主動調查暴露下來(比如說麥當勞和崎陽軒)。
這還可能代表著,一些經營者目睹其他企業醜聞被揭露出來後如何被媒體折磨嘗苦頭,
就有「既然看到了違規行為,索性要早點公開以免過分的敲打」這種念頭。
這也算是一個為建立更公正的社會的好材料吧。

可是,有關媒體報道一直被
「又出來了!」「事到如此我們到底相信甚麼就好?」這種歇斯底里式論調支配,
我覺得,世上一般消費者的感覺可能與此有所相違。
誠然對食品的不安比以前有些多了,但既然沒有看到實際損害,
從普通的感覺來看,媒體炒作有點過分。
比較冷靜的消費者向企業的希望應該不是要加強食品品質管理,
而是要提供如實消息,不用勉強裝高鮮度和高品質。
(我老婆也這樣說XD)

只是,真要求企業這樣做的話,大概消費者也需要接受放棄自己從來對食品抱有的一些「幻想」:

一是「新鮮」的幻想。
日本人從來很習慣又喜歡吃刺身(生魚片)、生蔬菜等生鮮食品,
結果可能培養出了一種過於敏感的成見:
保質期標明得越長,對食品的天然度越低,也就是品質越差。

但應該想一想,現代到底有多少食品能夠又新鮮又天然呢?
反而可想,直到購買的時候還保持新鮮樣子的食品才可能經歷了一些偽裝新鮮的加工。
如果這些偽裝的收尾一招正是過早的保質期標明,
還有因此產生了滯銷過期的食品毫不可惜立刻廢棄的銷售習慣的話,
我對吃的講究不算產生著不像話的浪費嗎?

另一是「物美價廉」的過度幻想。
我曾經在本站也提過類似的事情,
消費者這個人種當目睹了便宜商品,動輒會考慮不到廉價的背景就要弄到手。
在繼續到好多年的通縮時代,很多企業一直夾在「物美」和「價廉」之間的兩頭受氣,
尤其是食品業界以薄利多銷為常理,更為如此。
我並不是要袒護食品公司,
但我們如今差不多有必要學會「對好東西要付相稱的錢」這種事理吧。

我想,這些有點小題大做印象的食品醜聞,
也可以當成日本消費者為了告別這種幻想的一個好機遇。
當然我們是否真正地活用這些機遇,還是個大疑問。
但只有我們拘泥於這種幻想,應該無法擺脫現代這些「不清楚吃著甚麼」的不尋常食生活。

...儘管也可以想,如果沒有實際損害就不會有問題!


盲眼上帝←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吹笛,你們跳別的舞”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