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年11月6日

只釣不餵商法(下)

(請先看上集
每幾個月就換訂報紙這個方法,其實是我們兩口也想過的。
很多人知悉,日本每家報紙有些政治立場上的差別。
雖我不知道詳細背景,據說,現在日本主要報紙的思想定位為如下:
【左】← 朝日 毎日 讀賣 產經 →【右】

所以說,長期閱讀同家報紙就會過於受到其論調的影響,你想法看法會發生偏僻,
還不如看盡量多種報紙以避之---
這個想法最近好像跟那個「media literacy(媒體素養)」一詞一起逐漸普及起來。
(有多少人實際這樣做暫且不談)

但想起來,包括報紙在內的所有媒體本來不都是免不了一點偏僻的嗎?
比如說,
美國有關報道和時事解釋上有時會聽見「共和黨系/民主黨系的報紙○○○評論說..」這種說法,
(我不熟悉「系」這個說法正確指些甚麼,但至少是思想定位跟这些政党相近的意思吧)
聽說美國人對於自己支持哪一政黨就有很明確的態度,
應該是支持共和黨的人基本上只看「共和黨系」的報紙吧。
我猜測....很多台灣人也是這樣吧?

所以,「看多種報紙以便有中立的目光看世事」這個想法
可能是日本人因忌諱(被別人認為)偏於特定思想這個想法而來的一種過敏反應。

我不知道我和老婆是否有這種過敏資質,
無論如何,我們曾也談過訂閱期間過期就換訂其他報紙這種話。
但我們根本沒想到,竟是專賣一家報紙的人要給客戶說這種話。

老婆聽到他的建議就擋不住興趣問他說:
「你這樣說的意思是,朝日偏左讀賣偏右,因此還應該看多種報嗎?」
可是這個菜鳥推銷員對這個提問竟張嘴發呆,一會不知說甚麼。
他的本意並不是那麼複雜:

「我說,您一旦換到別的報紙閱讀後再回到我們的,那我就可以再次贈您很多東西...」

這次輪到老婆張嘴發呆。
的確,我們並沒有聽說過長期訂閱報紙就獲得贈品,或訂閱費下降這種事情,
從物品上的得失來講,只訂短期就換訂理應更會占便宜。
也至於推銷員要獲得的「公分」來說,
無論獲得新訂戶或復訂戶,由此加上的分數大概都一樣,
還有一旦訂了閱,無論訂到多長期間大概也不會得到追加分數吧。
卻是長期訂戶的支付顯然遠比那些斷斷續續的「偷情」訂戶多。
(附加说,老婆發呆另有一個理由:她剛才說的「不要甚麼東西」一句這小子已乾淨忘掉還提贈品!)

看來,現在日本有很多類似例子。

我曾經在一篇文章提過的日本手機繳費機制也是。
最初買手機時,一些過時的機種價格可以便宜到「1日圓」等垃圾價,
代之每月收取的電話費上悄悄追加不少金額來收回研製成本,
結果用一部手機越久,手機的實質價格越貴。
很多供應商早就也採用按使用年數遞減按月費用的收費方式,但「追加成本」還不會消掉。
總之,買了一部手機不用很長就換買另一部,倒能省下許多代款。(*)

還有我最近看到,一部向年輕上班族的雜誌有專集如下:

20~30代[給料ダダ下がり]納得いかん!白書
[二十到三十歲層"薪水不止下降"納悶白皮書]

景気は回復、でもサラリーマンの年収は9年連続減少中!
新卒の待遇はUPなのに、業績も悪くないのに、なぜ減り続けるのか!?

[景氣已恢復了,卻是上班族還承受著年薪連續九年下降的苦境!
近年應屆畢業生就業時享受優厚待遇,公司的實績還不錯,為何光我們就得嘗這麼個苦頭!?]

這些現象讓我想起一句聞名的俗諺:
釣った魚に餌をやらない[不給釣到的魚餵食]。

報紙這一媒體現在受到網絡和其他媒體發展的壓力,聽說讀者實際上越來越少,
無論如何,就是獲得盡量多的新來客戶成為最優先策略才會應付得來眼下生意;
賣手機呢,市場上已經奠定陸續推出新款式來惹起客戶興趣促進更換這個商務模式,
所以很難把大批的研制費整著反映到零售價格;
至於新生錄用情況,這一兩年公司的確保人員競爭一下子激烈起來了,
學生,公司也就不得不用錢引誘。

總之,"釣人"們只顧泳在外頭的魚,沒有餘地去考慮到一直交往著的 "家魚";
"魚"們也動不動乘自己有利的情況要去嘗甜頭,
被抓了後,釣人提供的條件好像不太錯的話,就懶得或不敢再斟酌自己所處的境地。
這都可能是世之常情,但我還覺得這有些反映著現代很欠缺寬綽的世情。

但,這樣似是而非的互相依存關係可能隱藏不少的不合理、浪費甚至弊病,
當它們顯出來的時候,這個欠缺寬綽的社會究竟還擔負下去嗎?
說起來,這些作為一種人際關係來講,應該是太不自然的...

はっ。我突然想起來,
「釣った魚に餌をやらない」這一句本來是責備成親後失去對老婆這些男人的常言。
我對這些商法說三道四之前,還應該為老婆做些「優惠活動」才好嗎?XD

(*)據報道說,每家手機供應商鑒於這些情况受許多批評,總算將從這11月份起也採用機價不削,話費不加的新收費方式。


只釣不餵商法(上)←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歸省點描】沉悶的遺產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