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年10月15日

疑似擬人化

現今日語中很常見的詞彙之一,應該是「出会う」(であう-deau【動詞】相遇、碰見)吧。
應該有不少人看過的「出会い系」一詞,也是從此派生出來的。

這一詞,其實和其他一些日文詞彙一樣,有複數漢字寫法:
「出会う」和「出合う」是最有代表性的兩個。

我記得,幾年前從事制作一家信用卡企業向用戶的會刊雜誌的時候,
有一次撰寫一個專欄文章是寫了
「そうすれば楽しい出來事に出会うかもしれない」
[做那樣,您會遇到一些愉快的事情]這麼個句子,
把這個稿子提交給廣告主校對後,對方就給我一個指示說:

 按弊社廣告宣傳文件的用字措詞規則,
 遇到人物就可以寫成"出会う";
 但遇到事物就應寫成"出合う",
 這次文章就應照此修改,以後亦如此寫。

我直到那時才認識到那麼個用字規則,深感自己多麼沒學問,
但後來就發現了這也並不一定是一般通用的。
我去一家較大的書店查看了很多國語詞典,
幾乎所有词典里有「出会う」和「出合う」一起記載,
也有一兩本在題目只有寫「出会う」而已,項目最後有「也寫做出合う」來補充,
卻是哪一本也沒有寫明「人物→出会う;事物→出合う」的具體規則。

只看包括向小學生的幾本上也有記載一些例句來暗示兩個寫法如何區別運用,
比如說:
「道を歩いていると叔父に出会った」[我走路時碰見了我叔叔];
「思わぬ災難に出合った」[遭到意外災難]。
還有,一些標榜為供報紙記者用的用字措詞手冊上會記載這種區別寫法。

其實這一區別好像不是有那麼長的歷史或傳統。
在用字法還未固定的明治時代文學作品裡,這兩個寫法似乎沒有區別,
有的作家就依靠自己喜好來偏用一個,甚至有些作家在同一部作品沒規沒律地混用。

那麼現代的使用情況如何?根據我在網上看了的樣子來說,
有人正按照人/物的差別規規矩矩地運用(但遇到動物的時候用哪一方就要看每個人的判斷);
又有人只用「出会う」應付;
還有人對要寫哪一個滿不在乎,隨便混用。
但一個很確定的事實是,沒有人會特意寫「出合う」來表達"遇到人物"的情況。
※詳細說,「であう」的漢字寫法其他也有「出逢う」、「出遭う」、「出遇う」等,
 但我看這些與其說是用字措詞問題,不如說多含修辭的因素。


總的來說,「であう」的寫法基本上以「出会う」為主,
儘管有「出合う」和兩者的區別規則,但不是完全成為標準的。
目前無論對人對物,首先寫「出会う」就不會錯誤的吧。
(這是我個人看法,正式的日文教育可能有別的解釋,如有知悉的人敬請指教。)

從現在的動向來看,日後那個「出会う」和「出合う」的明確區別寫法可能會更一般化,
我看這也有一定的合理性,還不錯吧。

但那樣一來,一些廣告人可能有點為難(笑)。

近頃で
いちばんの
出会いは
服でした

[最近最開心的相逢是,與(一件)衣服的]
---JR東日本車站商場「LUMINE」秋天男女裝廣告

這場相逢的對象是件衣服,當然不是人,明明屬於東西。
因此也可以寫成「出合い」----這個解釋在語法上不是錯的,
但在廣告文案的角度來看,就不行。

因為,這個廣告的目的是表達「找出好看的衣服與相逢好朋友或情人一樣高興」這個心情。
如果寫成「出合い」的話,這個「衣服」就不能擺脫「東西」的認識圍墻,
因此也不能達成應有的表現效果。
可以說,「出会い」一詞具有的暗示人物作用才使這則廣告句成立了。

儘管這樣說,「出会い」一詞又不是專供人物使用的,對東西用也沒有問題,
因此沒有給那件服裝賦予一個 完 整 的人格那麼有力。
但還能表現到一種雙方之間心靈交流的語感,一種疑似人格。

所以呢,如果「出会う」和「出合う」之間存在更為嚴格的用法區別,
這個廣告的文案家可能哪一個寫法都用不上,只好尋找其他更模糊而更適合的表現。

我想,日本人這個民族比較善於(並喜歡)這種模糊的人格化。
比如說,日本的傳統宗教「神道」所供奉的往往不是被叫為「教祖」的歷史(或架空)人物,
聽說很多看見大樹、洞穴、泉水、巨石等自然事物上
懸掛「註連縄(shime nawa,界繩)」來形成「神様(kami sama)」的領域。
這些領域裡存在的不是甚麼人格,但古人從此感覺到某種疑似人格而尊崇了的。

日本人在周圍不屬於人類的事物裡比較容易地假想甚麼像人格的存在,
我看這個認識習慣倒在現代生活(尤其是年輕人的)中產生了很多特徵性的行為:
在手機上附加很多裝飾來演出個人性;
有很多消費者歡迎形形色色的角色商品充斥於世;
本來專向人用的「かわいい」一詞可以修飾周圍所有東西;
對漫畫的登場人物有特別深的感情,等等。


忍術式呼籲←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又煩惱又活腦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