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年6月29日

盲眼上帝

這事大概在台灣和中國也有過相關報道吧,
日本 這幾天來有一起新来的食品企業醜聞引人关注。
這次的主角是,食肉。

據從19日起的一連串報道,
北海道一家肉類加工銷售企業「MEAT HOPE」公司被揭露出,
在牛肉餡中混入多量豬肉而假稱為100%牛肉,給「加ト吉」等大食品廠商出貨,
這些假牛肉通過再加工做成可樂餅後在全國超市給一般消費者銷售。
警方調查還日趨暴露,這家在北海道不算小的公司搞出的其他很多造假行為:
除了豬肉之外,雞肉、麵包粉都混入;
為了偽裝鮮肉在牛肉中加入豬心臟和血液來增加紅色;
給塊肉注入水增加重量;
把外國產的食肉裝假為國貨銷售;
從食品廠商收買保質期已過的可樂餅,篡改期限轉售,等等等。
調查同時揭露,豬肉的混入至晚在七八年前已是經常著手,
其他糊弄行為中有的竟二十年來繼續著。

豈止如此,調查越進行,越多新事實被揭露,
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也有不少不正手法報道出來,趕不上個個提到。
令人矚目的是,據說幾乎全部行為是公司老闆親自想出,吩咐員工做的,
這個人的構思力和實行力真算了不起。

警方對此的偵察已經到達其他一些不論大小的食品企業,
看起來由一家地方企業的犯罪將要發展到卷入整個食肉業界的一大醜聞。
但還好,如果這次事件當做一個轉機以後進行驅逐惡行的話,這些騷動也有些意義的吧---

很遺憾的是,根據我個人感覺來說,這樣的好發展不太能指望。

這位老闆呢,看來好像不太精通眾目之前如何舉止得體這種事情,
一舉一動一言辭就會觸怒媒體和很多觀眾:
比如說,面對採訪鏡頭被記者質問時臉上忽然浮出一副笑容般的不合時宜的神情;
對媒體追問含糊其詞地對付一陣子,卻是受到他兒子(是公司幹部)促使後就當場承認自己參與惡行;
向記者說出「我希望調查快點進行,我快要放鬆一下心情」這樣任性言辭。
還有第某次的記者採訪時,他對事件原因透露意見,說「是我全面不對的」之後卻接著說出:

「有些消費者因便宜不管甚麼都要買,
銷售店也太容易靠半價出售硬確保營業額,
為甚麼那些商品隨便能壓到半價?
大家應該好好考慮這些事情吧...」

這一厚臉皮的說法當然也引起了媒體大怒,
使得一些公司幹部後來匆忙道歉而辯解說「那句是他因精神疲勞無意中說出的」。

是,這句可能是一句無意中漏嘴的很不負責任的蠢話,
受到大眾批評也理所當然的,
但其實,沒有甚麼不符事實的地方。

我覺得,現代日本人的問題之一,應該是欠缺「高品質需要高成本」這個想法。
在那段不景氣期間,街上就充滿了所謂「激安」商品和一百日元商店,
但多半消費者卻是沒有「既然這麼便宜,品質上有些問題也沒辦法吧」這個念頭,
還一直想「雖然是便宜的,具有高品質才好」,
對廠商、銷售方面也一直要求物美和價廉的兩只兔子。
但兩者之間當然包藏的基本矛盾,有多少人提到了?

再說,日本人誠然很講究高品質這一事,
却是實際上,不能說多半日本人真正瞭解「高品質」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很多人對價格昂貴的有名品牌容易動心,
但另外知道多少具體方法或標準來鑒別品質好壞?
到底有多少人具有充分銳敏的眼光來辨別很多信息,培養獨自價值標準、
靠自己找出可以置信的品質,並將它在自己日常生活運用自如?

話說,透過這起醜聞,我才得知了一個意外的事情:
牛豬雞等各種食肉,經過某種方法加工之後,出乎意料地很難以辨別。
新聞中有一個稱那家公司的原員工的人受到媒體採訪證言說:
「牛肉糜和其他種肉糜,跟牛油一起混合的話,幾乎不會有人只看外表、嘗味道就有懷疑」
這個證言必定是對的,因為實際上這些造假行為至少在7,8年之間没有暴露了。
還有另一則報道說,那個老闆吩咐員工們時做過一個實驗給他們看,
就是拿出一些肉糜給他們吃後讓他們猜猜自己剛才吃了是甚麼肉,
所有人都回答是牛肉但實際竟是豬肉、雞肉等混合物。

或許這些實驗體(和實際商品)做得很周到,味覺再敏銳的人可能猜不到是假的,
但首先我們還可以有些懷疑,
這些老賣半價的商品到底是否用品質充分高的、具有真正味道的材料而做的。
這種極為應做的思考就是我們欠缺的,我想。

日本人可能被世界稱為世界上對品質最有嚴格標準的民族,
但實際上就不是在「客戶就是上帝」這個老套話的慫慂下,只擴張對品質的向往和權利意識,
反而退化了基本性價值判斷能力和鑒別品質的眼力嗎?

如果上帝是這麼個盲眼,怎能驅逐壞商人背著我們幹壞事?


歡樂的地雷←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幻想的界限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