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年6月18日

歡樂的地雷

這半個月間我一直忙於報告澀谷的NIKE廣告
對於之間看到的另一個素材,一直没有功夫写成文章發表。
現在這一素材作為一個時事問題有點過時了,
但我覺得也象徵著如今日本社會包含的一種气氛,所以還要報告一下。

日本黃金周後半的5月5日,在大阪一所遊樂園發生一起過山車事故,
造成一名年輕女遊客身亡,21名受傷。

過不了幾天,事故原因就被定為車在行駛過程中車軸因年久的金屬疲勞斷裂、車廂傾斜,
緊接著每家傳媒就開始嚴加責難該遊樂園檢查管理態勢不周。
日本各地的遊樂園看此怕起來這些矛頭突向自己,就趕忙開始確認自己的情況如何,
結果是,竟在很多園地的過山車就有同樣的損壞,或違背其管理手冊的指示長期偷懶定期檢查,
因而傳媒方面還趁勢來翻舊賬,擺出過去有過多少起遊樂園過山車死亡事故,,,等等,
總之發展成一場牽連全國的不小鬧事。

過了幾周,騷動還總算平下來的時候,
有一則電視報道提到一些遊樂園其後加強遊藝機檢查管理態勢,
其中有一所遊樂園的擔當者接受電視台的採訪說:

「人の命を預かる仕事ですから...」
[因為我們肩負著遊客們的生命安全...(還必須做完整的檢查和維修)]

え?
我不由得片刻忘了把早餐麵包放進嘴裡,沈思一下。
這句話好像是十分按一般倫理說出的,沒有甚麼不對的地方,
但讓我覺得有點不協調。
到底甚麼是奇怪的?

後來我想到一個理由,是因為這個人穿西服系領帶。

如果是穿著工作服的機械維修工接受採訪的話,
我也應該不會感到甚麼,就不介意了吧。
因為維修人員原本立於防止事故的觀點,對過山車結構之堅固全面負責。
當然他必須經常意識到乘客生命安全才對,我們一般人也以這個前提看他們。

可是,實際接受採訪的那位人从其服装看来,大概是策劃或公關人員。
(我看漏了他的職位介绍,只可看服装外觀猜测)
採訪場所也室內,應該是那所遊樂園的辦公室吧。
從來這種人在這種電視採訪機會,向我們一般觀眾理應談到的是:
他們的過山車已經就沒問題了,依舊可以安心快樂享受,歡迎我們在下個週末帶家人來玩,
等等。

「還以為要死了」有人坐完過山車後會說這樣句,
其實,不用說,不會有人真正覺得它是性命攸關的。
黃金周的那起慘案也是因一些重大過失而偶然發生的不幸事故,過山車本來僅僅是一個遊藝---
這是我們對過山車的基本認識,起碼到現在為止。

卻是這個担当者對於「僅僅是」過山車,
竟然理所當然地提到生命問題了。
他可能不是故意的,但也給我看,一般人的認識和事實之間有不少距離了。
我想,這應該就是我那時感到那個不協調的真面目。

肩負生命安全?是,這句話很正確,
想一想甚麼是過山車,就没有人會否定。
但,我們這個社會不是到現在一直不肯直視這個事實,下意識地回避過來的嗎?

我們的生活已經離不開現代科技產出的很多又大規模,又複雜的生活用具,
其不少的是需要一些高度技術和周到避險策略才能運用或維持的,
這些玩藝越大規模而複雜,由一個小錯誤會導致的危險越龐大而嚴重。
這有點好像在路旁埋設後被忘掉了的地雷。
比如說汽車社會、銀行的自動存取款機、PC和手機,
甚至,整個現代社會都可能有如此側面。

但我們現代人很習慣於不斷接受這些越來越進化的很多玩藝,
也很不善於積極認識到,這些好東西或好服務其實隱藏甚麼風險這種「離開本題」的事情。
可以收的就要收,可以享受的就要享受,我們的消費社會就這樣發展過來了。

結果,我們一般人的認識和實際逐漸變大,大到不可忽視的程度,這不就是現在的情況嗎?
身邊的玩藝突然露出獠牙來損害我們時,
從來一直只看快樂和方便下來的我們很難以接受這些非常事情,
只好驚訝、迷惑、拒絕。
我猜測,最近報道節目批評事件時的那些令人看得疲纍的歇斯底裡腔調,
其實可能是我們這些回避思考培養出來的。

但我們不能永遠只驚訝、迷惑、拒絕。
即使那位遊樂園擔當者說那句話不是故意的,只是受到時勢氣氛的影響隨口說出的而已,
但既向一般觀眾提到了「生命」一事,
這不是啓示我們應該更多意識到自己身邊的歡樂地雷們?

不用說,它們已經是無法去掉的,我們只好與它們共存。
反倒,熟悉一下地雷的結構,就可能卸得下雷管。
無論下次要爆炸的是甚麼-----
遊戲中心、噴發膠、移動步道 電車站附近的電動人行道、便利店出賣的點心、還是其他東西。


(附記6月20日)
19日在東京澀谷一所溫泉設施發生了天然氣爆炸事故,導致三名身亡,房樓全毀。
事故的全容和詳細原因還要等調查,但我想這一事也可能包含與上面事情共同的因素。


說是能力就是能力←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盲眼上帝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