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年6月26日

被孩子訓導的社會

我不吸煙。
從我小時候來,我父母天天吸煙,所以如果周圍有香煙的煙飄浮也不太感到不快,
不過隨著我年老,應該我身體原本有的弱點顯現起來(我有幾次患過支氣管炎),
最近當我旁邊的人開始吸煙時,往往會引起一些咳嗽。
但多半吸煙者對我的咳嗽不太介意,我也不敢對他們說別吸了,
只會可以的話,我主動移動離開他一兩步。

儘管這樣說,日本社會對吸煙者的態度逐漸嚴厲起來,
例如,車站內允許吸煙的空間這幾年來越來越小,
還有,法律上也有不少對吸煙行為加以一些限制的傾向。
 日本靜岡市市議會於六月二十日召開六月份例會,
其中提出了31項議案,包括《關於防止市路上吸煙引起受害的條例》方案。
該條例的內容是:在一些抽煙可能給別人加害地域的路上禁止抽煙,
違反者就被科以罰款。
該條例於十月一日將施行。


令人驚訝的是,
這項條例出台的開端竟是一個十三歲初中生的請願。
據說,這個男孩在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有一天去一家餐館吃飯,
那時坐在鄰席的吸煙者吐出的煙飄來,導致他哮喘發作。
之後他就開始研究吸煙行為造成甚麼損害,
然後去年十一月就向他居住市區的市議會提出了一項請願要求制定上面條例。
哎,這個小孩真是不簡單啊,這一請願在市議會全體一致贊成下立即通過了。

這一事,除了勇敢的孩子之外,也有「市議會全體一致贊成」的事實值得注目。
總覺得這次市議會反響有點太麻利,就像他們一直等候有人提出這種請願。
我疑惑,從前任何議員或一般人真的沒有提出過,也沒有想出過,這種建議嗎?

我也查看了一些相關的報導,
其中有涉及一個團體,叫做「たばこと健康の会(抽煙和健康之會)」。
該團體以讓社會知道所謂被動吸煙的危害、推動有關機關設法對吸煙行為加以限制為目的,
而與其他類似團體協作之下展開活躍的活動,
比如他們於六月初召開一屆座談會,聘請這個初中生來一起討論吸煙危害。
這樣的團體,到底有可能從來對市政府方面連一次也沒有提出反吸煙性的規則方案嗎?
大概不可能的。

一般的大人們屢次呼籲也很難進展的事情,由一個小孩的請願就一下子見實現。
這當然算是一個頗為痛快的壯舉,但有點乖僻的我不能太天真地大聲稱快。

因為這件是讓我想到,現代日本大人社會對小孩抱有的一種內疚感情。

我看,現在很多人想,小孩在現代日本社會的生活未必是幸福的。
由一些未成熟的父母導致的悲慘兒童虐待案子越來越多;
有些孩子被偶然碰到的陌生大人由於一些不講理的理由奪去生命;
連住在鄰居、彼此很熟悉的叔叔阿姨都可能變成一個凶手;
即使大人並沒有惡意,現代社會裡隱藏的某種歪斜會使不少孩子們的生活暗淡;;;;

當然也有很多大人天天成為悲慘事件的受害者,
但對一般人的感情來講,
小孩對犯罪無法抵抗,由此會失去的將來時間也更多,因此令人覺得更是可悲。
「這起案子,小孩最受害!」
當傳媒涉及一些慘案時常會說出這樣的老一套話,
但因為最近有這種案子幾乎連日發生,可能在我們意識上,這一句子已經變成
「這個社會,小孩最受害!」

所以,日本社會有機會就想要對孩子們表示歉意。
我覺得,這則小英雄的新聞背景倒隱藏著這樣不太明朗的社會心情。

而且呢...
等受到一個小孩的請願才急忙去研究討論通過決議,
不是很像一個不太靈機的小孩被媽媽申斥說:
「你別逐一被媽說,先自己主動做吧!」...的樣子嗎?
我們社會還需要進一步成長吧!


歡笑的第三領域←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聽話力缺乏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