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年4月19日

尋找ネタ型消費

最近美國、俄羅斯等國家推行的宇宙開發計劃
也對其他國家非政府團體的利用開始開放,
據說有很多企業、團體提出各種物質或生物裝在宇宙火箭裡,
託機組人員在太空進行實驗。
日本也有不少話題說,這次有某家企業打上甚麼、做甚麼實驗之類,
其中好像也有一些比較令人感到意外的東西。

據報導說,有名日本酒產地高知縣的釀酒公會於去年10月,把當地生產的乾燥酵母裝在俄羅斯Soyuz火箭打上。該火箭順利完成大約十天的宇宙航行,其後那些酵母被退回公會,以供多家造酒業者釀造土產酒。釀好的日本酒以「土佐宇宙酒」為名,今月1日就在全國出售了。其銷路相當不錯,雖然上市貨量一共達到8萬瓶(1瓶720毫升換算)之多,過了一週就幾乎賣光了。一般來說,近年日本酒銷售情況因燒酒暢銷的影響不能說好的,所以這次熱銷可是破例的。高知縣造酒公會會長對此表明非常滿意,還幹勁十足地說道「我們一定要讓這款宇宙酒在日本人飲酒習慣中深深扎根」。
※土佐是高知縣地區的舊名稱。

唷,這真有意思。
他們應該期待那些酵母放在無重力的宇宙空間時,會發生一些質量上、機能上的變化,
還影響到日本酒的味道,因而企圖創造一些新風格的日本酒吧。
...我當初這樣想,沒想到他們好像其實根本沒有這樣的主意。

我查了幾則有關記事,
但在哪則都沒有看到,這些酵母跟從來的狀態有甚麼變化這種解釋。
總算看出來有一條記述:「軽やかだけれど飲み応えのある土佐らしい味」
           [宇宙酒雖是輕快但充分有感覺,總之頗有土佐酒的風格]
嗨,我又碰到一些很難懂的酒類味道表現,
但這個表現究竟是說,這款酒跟通常的當地土產酒沒甚麼不一樣,是吧?
還有,我在電視上也看到有關報導,是採訪宇宙酒試飲會,
有一位參加者嘗它一口後就說:「嗯,很有神祕的味道!」
....先生請問您,您沒有其他有內容的感想嗎?_?

總之,這些日本酒的原料酵母從來只是有一次飛到宇宙順利回來而已,
並不是這一旅程給它帶來甚麼影響的,
自然用它釀造的酒,跟其他日本酒相比也並沒有甚麼差別。
可是,它銷售情況居然好到讓有關人士十分驚訝的地步,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對此想了半天,模糊想到:
那些聚到宇宙酒的多數消費者,應該不是為了嘗嘗一款新式日本酒的味道,
而是為了談談一款新奇日本酒的話題,才來買的。

(想像上的對話)
△我日前喝過有點不一樣的日本酒啊。
▲嗯,是甚麼樣的?
△那款酒的原料酵母是,曾經搭在俄羅斯火箭上,飛到宇宙遊一遊的。
 其實...(其後△先生可能談到一些其他周邊事情)
▲欸,這好像真的了不起呀。話說那個味道是怎麼樣的?跟通常的酒有甚麼差別?
△嗯,啊,相當好喝啊。但老實說,我沒有感到太大的差別。
▲是嘛。
△但怎麼說呢,我一邊喝一邊想到無邊的宇宙,暫時享受一些宏大的感覺哈哈哈。

如果△先生日前喝過的只是通常的日本酒,
它再好喝,上面對話也只需兩、三行就會夠了。
但只要附上「酵母去過宇宙」這個小插話,對話內容就會一下子多到幾倍。
然後他會得到一個正面評價:「他有一些有趣的經驗」。
為了獲得這種小話題和小聲譽,即使自己通常喝啤酒而不太喜歡日本酒,
也可以接受一兩次「改宗」--這種心理,我倒是頗能理解的。

應該有些人已經就知道,日文有一詞說「ネタ」。
這是現代日本人的對話中頗為常見的一詞,除了幾種含義之外,
也有「值得給別人說的特別話題」這個意思。

現代社會可以說是一個對ネタ很有興趣的社會,
只要在他們的經驗裡有一些有點新奇的因素,即使其結果是沒甚麼不一樣,
他也算是有一個ネタ。
尤其是一些愛說話、天天尋找ネタ的人就會運用一些想像力和修辭法,
很容易讓這個話題變成完全珍奇的事件。

我看,很多人對宇宙酒採取的消費行動的背景,可能有這個尋找ネタ的心理。
最近,手頭和心情有點寬裕、但不太習慣於花大錢的人逐漸增加,
他們時而付出一些金錢和時間來買一些跟通常有點不一樣的經驗,
其後在別人的談話上(或在BLOG上 XD)提到這個話題作為ネタ,感到夠本。
今後如果景氣就這樣好起來的話,
無意中採取這樣消費方式的人,也可能多起來。

還有,這個宇宙酒的事情可能表示一些日本人愛好的ネタ特性:
有點意外的配合;靠近實際生活;
包括受大家歡迎的因素(不知為甚麼,很多日本人都喜歡宇宙)。
我想,宇宙酒的成功不是味道或品質的勝利,而是ネタ的勝利。

但這樣想來,我怎麼也不想那位造酒公會會長「讓宇宙酒在日本人飲酒習慣中扎根」
這個期待太容易實現。
因為既然有一次給別人談過的ネタ,才不能再次提吧?
他們還是需要再加一把勁,來推出一個別的新ネタ吧XD



不需情人的情人節←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歡笑的第三領域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