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年4月7日

沖繩迷精神的繼承

私は一年分の元気を
沖縄で補給します。

[我去沖繩補給下一年的精力]
---JAL OKINAWA 2006推銷活動海報at羽田機場電車站

又不是為了補給下一年的精力,
但無論如何,我與家人於三月底一起飛到沖繩享受四天遊了。

可能有一些精通日本的人會想:為甚麼這樣不及時的季節特意要去沖繩?
的確,一說到沖繩就會想出來在夏天海岸玩玩的形象。
按照這個看法而言,這個季節應該是太早的。
但我和老婆都不是特別愛好遊泳和海上運動的。
所以,與其在盛夏去闖進人群尋找坐下來的地方走來走去,
不如選擇道路、海岸和其他地方都不太擁擠的時期,
順利訂比較舒適的旅店,隨意訪問一些設施玩玩,這更是適合目的的。

如果我的記憶沒有錯的話,
沖繩這個地方文化成為一種日本人消費行動的重要類型,
大致是在1990年代初葉的事情吧。

記得第一個浪潮是一些來自沖繩的pop music吧。
在一個時期,有一些沖繩人歌手和樂團、以及對民族音樂有興趣的音樂人
給當時日本pops歌壇介紹了一些
由獨特音階而成、包含由民俗樂器奏出來的特色音色的音樂,
它們不久就得到了多數聽眾的熱烈支持。
隨之,有很多的明星原本是沖繩人這個事實也被傳媒介紹,
同時沖繩的多種工藝品、食品、並自然、風俗特色都引起大眾注目來,
這些現象總體形成了一種「沖繩了不起!」的氣氛。 

那麼沖繩有啥了不起?
應該是一種文化上的異國情調。
早在1970、80年代,日本社會的文化方向就已經相當均勻化,
反而沖繩雖是日本國內的一個地方但直到現在也充分帶有一種異文化氣氛。
加之,沖繩跟日本都市恰恰相反的悠閒形象、不令人感到閉塞感的自然風土
都有一種溫柔的癒療力,深刻打動了那些自認為是workaholic的日本人的心緒。
這麼說來,那個在海上跟海豚交流這種癒療性娛樂也應該這些時期開始普及的。

這些沖繩浪潮,當然產出了多數的沖繩迷。
他們當中有很多的是在學生時代或二十幾歲就迷上沖繩的。
我覺得,很多沖繩迷的特色之一是,
迷得又深又久,幾乎達到要改變生活方式或人生思想的地步。

說實話,我的老婆也可以說是一個「小沖繩迷」。
她在二十歲前半去沖繩一兩週旅遊,除了訪問本島之外還巡遊幾個孤島之後,
沖繩這個概念就在她的腦袋裡獲得了一片安住之地。
然後她好多次要求我帶她去沖繩,看我對此態度不太積極就發急得不得了,
幾次索性親手做計劃去了,其中也有一次帶我去。XD

不過她沒有其他很多的沖繩迷那樣病入膏肓,
並沒有天天廳沖繩音樂CD、購買一大堆沖繩工藝品擺在生活空間、
做苦瓜炒蛋和沖繩麵供給餐桌上,等等行為。
但她還時而閱讀沖繩文化、沖繩旅遊等的書,
還有這十幾年來,氣候溫暖下來就說「我要去沖繩嘍!」這個口頭禪。

我想,很多的沖繩迷們也應該一直繼續熱愛沖繩,
這一心情經過結婚、生孩子都不會改變,甚至給自己孩子介紹沖繩的魅力,
這樣下來,原本是一個個的沖繩迷在這十幾年之間就變成了多數的沖繩迷家族。

我透過這次的沖繩遊就有了一個深刻的感想:
為了對應那種沖繩迷家族們的需求,
沖繩的觀光方面人士應該一直刻意研究開發下來,父母和孩子一起可以享受的沖繩。

實際上,很愛做手工玩玩的我女兒一到旅館正如魚得水,
每天樂意到旅館附屬的工藝體驗場或這樣的觀光設施去,
從事石獅子製作(給小獅子娃塗顏料)、傳統布染作業(給事先準備的一張小布塗顏色)、
玻璃盃製造(在專業人員幫助下給鐵管噗一口氣)等各種創造作業。
當然也去海岸欣賞了有生以來第一次的釣魚、跟海豚的交流、
以及在一隻透明船底觀光船的海中觀察。

在工作的餘暇(笑),無論是否都是好吃的,
也有跟本土相當不一樣的、對於舌頭和胃溫柔(沒有泰國菜和一部分中國菜的麻辣味道)的
沖繩料理在每家餐館等候著。

當然,以顧客滿足的觀點來看,每個設施都會有或多或少不周到的地方,
但對這些設施服務概念和內容綜觀下來,
沖繩這個觀光地還算成功地演出一種跟普通生活離得半步的異世界。

我不熟悉,整個沖繩的觀光商業目前獲得多少成就,
但我看,從1990年代的黎明期一直活下來的沖繩迷的精神好像正在確實繼承到下一輩。



放假告知←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沒有善意才有安寧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