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年10月2日

為自己做慈善

我還有一些住院中的事情要寫,但姑且置之一旁。
這次要回到街上,照樣看看廣告吧。

儘管這樣說,我身體還沒完全恢復健康,「照樣」走街一兩小時會有問題,
當前要去離家不遠的一家蕎麦店。XD

日本很多大眾性餐館和茶館,在門口或桌子下面的擱板上有放著
一些報紙、雜誌、漫畫書之類以供客戶翻翻來消閑。
我每次進入這家店就要拿當天報紙看一看,
但仔細看報導就要往後退,首先還不由得尋找哪兒有否有意思的廣告。XD
這一天,我在頭版角落發現一則表現強烈的廣告文。

いのちによいものは
髪にもよい。
[為生命好的東西,一定為頭髮也好]

---資生堂 含有母乳成分的洗髮精「SUPER MILD Chikara」報紙廣告

哇,這不是有點說得過火嗎?
---是的。最近很多向女性的美容保養品廣告
採用令人覺得有點過分的「高貴」成分(不一定指價格昂貴),
或在廣告上就用一些誇張的表現。

我就地一下子想起的有,
含有珍珠粉的肌膚保養霜和保健食品,
把白金化為奈米粒子而加入的保膚用品,等等。
這個品牌的洗髮精,雖然不使用珠寶之類,但特意談起「生命」的廣告表現還是不簡單。
而且,這些美容用品使用後過一天就被洗掉的,好可惜啊!

我並不知道這些成分到底有甚麼樣的、又多少的效果。
但我想,即使其他也有更有效果的成分,
廠商們一定會繼續使用這些具有易懂高級感的成分,
也繼續以這樣架子很大的表現來宣傳這些商品。
因為,(至少他們認為)這樣做才會給消費者心裡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
換句話說,「用一些了不起的成分來保養自己身體」這種快感,
應該遠比實際會感到的效果有說服力。

但現代日本女性為甚麼想要給自己做那樣了不起的事?

就此我想像到的是,以前我在本站提到的「自分へのごほうび」這一句。
我要重提這個句子,對於其中包含的氣氛談一談。

「ごほうび」這一詞在我的日中詞典裡有解釋說「獎賞」、「獎品」、「賞錢」等等。
但其實也有卻近乎「犒賞」的意思。
再說,這個「ごほうび」對實際的成果或功績姑且不提,
當你看到對方在某些嚴厲情況下一直繼續努力就深受感動,
想要給對方一些令人充分滿足的東西作為代價...是這樣的感情吧。

我記得,有一個有名句子也描述同樣的氣氛:
「自分をほめたいと思います」[現在我要讚揚自己]
這是日本女子馬拉松選手有森裕子在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獲得季軍之後,
接受傳媒的採訪,腳步蹣跚眼淚汪汪地說出來的一句。
她的季軍這個成績並不是使人都滿足的,但其背後有一些使人掉淚的故事,
(上屆奧運會得亞軍之後失掉目標無法維持毅力、又傷害腿接受手術等等)
她一直忍受這些經驗,繼續努力終於克服逆境才說得出來「讚揚自己」這一句。
無論如何,這一句包含兩個「我」,就是「讚揚」這個動作的主體和客體。

總之我要說,「讚揚自己」、「犒賞自己」這些說話表示,
要把自己(或其一部分)做成一個客體,
換句話說,在自己內部意識到另一個存在來對待。

這一氣氛,在洗髮精、化妝品的廣告上就會這樣表現到吧:
「你的頭發、肌膚(或身體其他部分)
 天天飽受紫外線、受污染的空氣和其他負面因素疲勞不堪,
 好好犒賞(安慰、照顧、報效etc..)它,讓它高興高興吧」

我甚至想,可能有些女性對於自己的頭髮、肌膚等部分以對待一種寵物那樣的感覺來看。

日本人本來對讚揚自己這種行為就會有比較內疚的感情,
但我看,在那種「自己內有另一個存在」的意識上,犒賞自己做得再豪華也不會太介意,
因為這可以看作一種慈善活動。
加上,「以往一直承受苦境的我」算是離自己最親近的存在,是自己才理應最瞭解它,
犒賞要豪華一點也哪有問題?

我從洗髮精和化妝品之類開始了話題,不料內容偏於女性方面。
但其實,現代社會上還有一大批人摩拳擦掌等候為自己做慈善的機會。
這就是,將在2007年迎接退休的團塊世代人。
他們都認為,在自己多年給多個方面的獻身之上才能建立了這個現代化日本,
並都知道,現代社會有空有錢就能享受多少豐富樂趣。
他們一旦鼓起幹勁開始想給自己做慈善的時候,不知街上就會出現多麼過火的廣告啊。



變節生活←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可能性幻想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