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12/31

唉................丟臉阿.....

剛剛看完東森的新文章,只見到YUIO的新文章 http://www.ettoday.com/2005/12/31/142-1888036.htm 不要說標題與內容不合,內文我都覺得臉丟的很大 還好他現在說自己是大學畢業,要是他敢說自己是公共行政系畢業的 不要說我覺得很丟臉,任何公共行政老師恐怕都會抓狂,因為他連行政法的基本原則都弄不清楚。

基本上我只挑他有錯誤的地方 1.特別權力關係,這是源自於德國的理論,大致上的意思是說,公務人員相對於公家機關是屬於下對上的隸屬關係。而上對下可以要求其盡義務,但下對上卻不一定能主張其權利,也就是說當上級機構可以剝奪下屬的權利並要求其服從,而大致的適用範圍是軍人、公務人員以及學生。而這個理論本來是我國過去行政法的重要理論,不過這個理論近年來有被打破推翻的情況,從釋字187號釋憲案開始,201、243、266、298、312、323、338、382、430等釋憲案所做的決議,都是突破傳統的特別權力關係理論,且在民主法治的觀念下能否容許這種剝奪個人權利的原則存在,其實有很大的爭議。而在實際上我國的公務員與政府的關係早就從「特別權力關係」演變為「公法上的職務關係」;只是公務人員與國家在公法上的職務關係,不能等同於適用工會法和勞動基準法的勞雇契約關係。他現在套特權力關係來講,你是要回到過去那種不重視人權的威權社會嗎?再者根據過去到最近所累積的釋憲文,牽扯到兩件事時個人是可以提出行政訴訟的,那兩件事就是「人民服公職權利」及「財產權之部分」 退休金的增加與減少,是明確與財產權有關,軍公教哪裡不能沒有意義?(我真的很想問他的行政法是誰教的?) 2.憲法與行政法不同,憲法裡面是沒有特別權力關係這套說法,特別權力關係是行政法用的,雖然行政法為憲法的補充,但不能因此就說『根據中華民國憲法公職教師與政府的關係屬於特別權利義務關係,是屬於上對下的命令服從關係』。還好他用筆名,不然他的行政法老師恐怕會跳出來殺人,不然就是覺得自己怎麼教出這種學生,可以把行政法的理論硬是推到憲法身上 3.勞動契約的問題,基本上,沒做軍公教與政府並不是勞動契約關係,但是基本上軍公教與政府間還存在一個行政契約的概念。而退休金究竟適用行政契約概念或是必須以法訂定之可以再討論,但基本上硬要說教師無權爭取是對行政法的完全無知。 4.接著是補償問題,那個邏輯真的很有問題。當我本來退休後的所得替代率為110時,你把我降為95%,依據信賴保護原則,該補償的應該是要補償退休收入減少15%的損失。他把所得替代率的修改' 做是有補償,完全扭曲信賴保護原則中關於補償的部分。他所謂的85%~95%的退休所得替代率,這本來就是當事人應得知利益,根本與補償無關,這算哪門子的合理補償? 5.關於勞工問題,前面已經講過依據行政法的理論,軍公教與政府的關係是不能被視為是「勞動契約關係」,但是基本上這跟軍公教能不能被視為勞工是兩碼子事。你能不能被視為勞工,是看你是不是受雇者,而非有無勞動契約。他竟然可以違背社會上的區分通則,硬要去創一個非勞動契約關係就不是勞工的說辭,我真的很佩服。 講了這麼多,只有一個結論。就是YUIO真的已經不是白目了,根本就是吳龍二號。完全不管自己講的對不對,反正只要他講的就一定是對的。不過我真的要說,好在他現在不敢寫自己公共行政系畢業,不然恐怕公共行政系的教授跟畢業學生都要去追殺他,簡直是快把公共行政系的臉都給丟光了



康建淽的新文章←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如果中國早早投降?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