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12/03

選舉最後一天的虛無感

突然之間,台北縣長選舉的勝敗,好像和我沒有什麼關係了。 不知道為什麼的,是不是忙昏頭?只是過了一下子,我今天突然對選舉變的很冷感。 想想我整整在自己的Blog裡做了近一個月的「選情分析」,到了最後一天卻覺得無關緊要,這種感覺真奇怪。
當然,我還是會去投票,對像也不會改變,只是我們應該想想另外一個問題,從兩千年以後,為何每當台灣選完一次,族群或藍綠間的傷痕,又不斷的擴大一次?而且這次僅只是地方性的選舉,嚴格說來和中央政權的興替是沒有什麼關係的,但選風卻越來越差,相互攻訐之情形,史所少見,不像過去,至少還可以保持個君子之爭的表像,現在的情形,卻是真真正正是徹底撕破臉了。 為了什麼?還不是因為權力?台灣的體制,與其說是民主,卻越來越像是一場「公辦賭局」,賭的是每個人的政治前途,可能僅只差個幾千或幾萬票,就決定你是「成王」,還是「敗寇」,參與賭局的還不僅只是當事人,操盤者還跟著下注,你今天說要辭黨主席,那麼明天我也要跟著辭!天呀,現在才是2005而己,我卻好像己經看到了2008! 每位選候人,除了賭自己,還綁著選民們的期望和恐懼,就像馬英九要先贏縣市長大選,2008才能問鼎大位,而陳總統則說:「嘉義若丟,中國就會來」這種話。 這不是叫選民和支持者憂鬱嗎? 但選完後又真的是那樣? 我認為,其實大部份的承諾都會被當作是屁話,台灣是速食出名的地方,隔兩天,就沒人記得當初那些鳥蛋了。 因此,我那需要在意個什麼勁? 我的日子照常要過,報告照常要寫,最多,我那個挺綠的主管憂鬱個兩天,而我高興個兩天。 再來,就啥事都沒有了。 天呀,我居然為了高興兩天的事情,煩腦了快一個月,他媽的真是荒謬。 (雖然自覺荒謬,但是終歸要有始有終,明後天會做個回顧專輯,本站就要回復常態營業了,政治很煩沒錯,希望各位繼續支持,謝謝)


羅文嘉的現世報,周錫瑋的老鼠冤←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縣市長選舉報告-前言 之 老師說的你有沒有在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