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11/26

周錫瑋 -瑋士公司案北地90重訴2261號民事判決

周錫瑋 -瑋士公司案北地90重訴2261號民事判決全文
【裁判字號】 90 , 重訴 , 2261  【裁判日期】 910815 【裁判案由】 清償債務 【裁判全文】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九十年度重訴字第二二六一號   原   告 臺灣中小企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理人 王榮周 .   訴訟代理人 林廷陽 .         左逸軒 .         張世杰 .         呂燕芬 .   被   告 周錫瑋 .           林珊珊 .       右當事人間請求清償債務事件,本院判決如左:   主   文 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被告勝訴) 訴訟費用由原告負擔。   事   實 甲、原告方面:  一、聲明:  (一)被告應連帶給付原告新臺幣(下同)八百四十三萬零四百二十九元及如附表     一所示之利息、違約金。  (二)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行。  二、陳述:  (一)訴外人瑋士企業有限公司(下稱瑋士公司)於八十五年十一月十一日,邀同     被告為連帶保證人,分別向原告借用三百萬元、七百萬元,借款期限為二年     、三年,約定利率分別按原告基本放款利率加週年利率百分之一點四八、百     分之一點一八,利息自借款日起,每月付息一次,本金自借款日起,分二十     四期攤還,逾期在六個月以內者,按遲延利率百分之十,超過六個月者,超     過部分按遲延利率百分之二十計付違約金。  (二)詎訴外人瑋士公司自八十六年十一月十一日起即未依約繳款,經原告催討無     效,尚欠如附表一所示之本金、利息及違約金迄未清償。被告為連帶保證人     ,自應負連帶保證責任,為此依連帶保證之法律關係提起本件訴訟。  (三)原告以肉眼判斷,認為系爭借據上印文為被告所有,可能係因印泥沾到或印     章弄髒,已致影響鑑定結果。  三、證據:提出借據、授信約定書、開戶印鑑卡、活期儲蓄存款印鑑卡等件為證,    並聲請訊問證人劉正得、簡方鈺、陳定緯及命行鑑定。 乙、被告方面:  一、聲明:  (一)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  (二)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免為假執行。  二、陳述:  (一)按銀行對保程序應有保證人親自到場簽字對保,或至少知會保證人,此為一     般金融慣例及常識,惟被告對系爭債務從不知情,原告亦從未通知、當面詢     問或以任何方式知會被告,被告未曾同意系爭連帶保證行為,亦未曾到場或     以其他方式表達同意對保行為,系爭連帶保證書上簽名、印文亦均非被告所     為,原告銀行內部作業程序有嚴重瑕疵或重大過失,其空以對保程序嚴謹主     張系爭債務存在,顯未盡其舉證責任。  (二)被告周錫瑋、林珊珊於八十三年間,雖本欲私人借貸三百萬元,而於原告仁     愛分行開戶,留有如原告所提八十三年十月十三日被告活儲印鑑卡予原告,     復於八十四年九月二十七日轉由原告營業部開戶,但相關借貸款項均已如數     清償,簡言之,原告所提被告留存於原告活儲印鑑卡相關資料,純屬私人借     貸,且已清償,絕非系爭保證債務。  (三)授信約定書性質上為一借貸契約之從契約,只有借貸當事人方有資格於其上     簽名蓋章,若屬保證債務,則另有保證契約可供其簽名蓋章,只要保證人一     但於保證契約上署名,保證債務即時成立,根本無須留存保證人印鑑證證明     ,證人劉正德稱授信約定書係由被告簽名蓋章,顯屬矛盾之詞甚明。縱使被     告曾於原告銀行開過戶頭,留有印鑑證明,也絕不代表被告簽署過保證契約     或有保證債務成立之默視同意,蓋即便藉此印鑑憑以認定系爭印文為真正,     然前提必須是該印鑑與系爭連帶保證債務相關方可,又豈可以八十三年間被     告留存於銀行之印鑑認定印文屬於被告所為?否則社會上任何第三人只要曾     於任何一家金融單位開過戶頭,留有印鑑證明,再隔個幾年,該金融單位又     跳出來說該第三人應負連帶保證之責,豈不隨時有禍從天降之危險?信必此     已嚴重侵及到交易安全,絕非社會國家之福。  (四)證人簡芳鈺於八十五年十一月十一日間,為原告擔任徵信工作,因為借據的     印鑑與以前的授信約定書相同,所以准予該筆借款,惟被告既從未與原告及     證人簡芳鈺接觸過,又何來保證債務?豈可謹因借據的印鑑與以前的授信約     定書看似相同,該筆保證債務即因而成立?在無被告到場出面對保的情況下     ,證人簡芳鈺准予該筆債務,若非有重大過失,便是涉有刑事偽造文書共犯     之嫌。  (五)按授信約定書第二條意旨,不外要求立約人有名稱及印鑑內容等相關情事變     更發生時,應以書面通知原告,惟遍查合約內容,均看不出印鑑有變更時,     僅憑原印鑑即肯認借貸或保證行為,或是默視授權銀行得擅自變更契約內容     ,或是推翻否定「對保就是要身分證、印章及本人親自到場」之慣例。按連     帶保證性質為連帶債務之一種,而連帶債務之成立若無當事人之明示,便需     有法律明文規定,核其立法意旨不外乎強調連帶債務對當事人之責任過重,     是以成立前應預留相當時間予當事人慎重考慮,以避免其作出輕率之判斷。     然原告至今未能舉證系爭保證債務之成立獲有被告之明示,卻自承「我們為     了客戶的方便,只要當事人沒有對銀行通知印鑑有變更,則所有蓋其印鑑的     借款或保證行為我們都認為有效」,顯然已違反合約之精神及善良管理人之     注意義務,彰彰明甚。  (六)被告筆跡與印文函送法務部鑑定結果顯示:八十六年九月十七日原告借據原     本上連帶保證人「周錫瑋」及「林珊珊」等簽名、字跡與八十五年十一月十     一日原告借據原本上連帶保證人「周錫瑋」及「林珊珊」等簽名字跡皆與丙     類鑑定資料中周錫瑋及丁類資料中林珊珊本人真正親筆簽名字跡筆劃特徵不     同,印文部分A1類周錫瑋印文與C類周錫瑋真正印文比對及A2類林珊珊     印文與D類林珊珊真正印文筆對後均顯示不同,鑑定結果已昭然若揭,足以     直接證明系爭保證債務絕未成立。  (七)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第二次鑑定結論是八十三年十月十三日原告印鑑卡     上「周錫瑋」、「林珊珊」印文與八十六年九月十七日借據上「周錫瑋」、     「林珊珊」印文不相符,足證八十六年九月十七日借據上印章非被告之印章     ,是以如此鐵証實不容原告再託辭狡辯。  (八)被告於八十五年十一月十一日及八十六年九月十七日從未與原告接觸,亦即     被告並未親自到場對保,借據上之簽名及印章均係由訴外人楊晏典偽造,是     以被告絕未與原告成立任何連帶保證債務,原告自應轉向訴外人楊晏典追究     其無權代理行為所生之損害賠償責任。  三、證據:提出開戶印鑑卡、臺灣中小企業銀行活期儲蓄存款存摺明細、彰化銀行    綜合存摺存款影本連帶保證書、業務處理手冊授信篇(以上均影本)等件為證    。 丙、本院依職權調閱臺灣省議會八十五年九月至十二月間周錫瑋之開會簽到簿。   理   由 一、按當事人得以合意定第一審管轄法院,民事訴訟法第二十四條著有明文。本件依   授信約定書第十二條之約定,被告均同意其對原告所負各宗債務,合意以本院為   第一審管轄法院,因此本件本院自有管轄權,合先敘明。 二、本件原告起訴主張:訴外人瑋士公司於八十五年十一月十一日,邀同被告為連帶   保證人,分別向原告借用三百萬元、七百萬元,借款期限為二年、三年,約定利   率分別按原告基本放款利率加週年利率百分之一點四八、百分之一點一八,利息   自借款日起,每月付息一次,本金自借款日起,分二十四期攤還,逾期在六個月   以內者,按遲延利率百分之十,超過六個月者,超過部分按遲延利率百分之二十   計付違約金。詎訴外人瑋士公司自八十六年十一月十一日起即未依約繳款,經原   告催討無效,尚欠如附表一所示之本金、利息及違約金迄未清償。被告為連帶保   證人,自應負連帶保證責任,為此依消費借貸及連帶保證之法律關係提起本件訴   訟等語。 三、被告則以:被告對系爭債務從不知情,原告亦從未通知、當面詢問或以任何方式   知會被告,被告未曾同意系爭連帶保證行為,亦未曾到場或以其他方式表達同意   對保行為,系爭連帶保證書上簽名、印文亦均非被告所為,原告銀行內部作業程   序有嚴重瑕疵或重大過失,其空以對保程序嚴謹主張系爭債務存在,顯未盡其舉   證責任。縱使被告曾於原告銀行開過戶頭,留有印鑑證明,也絕不代表被告簽署   過保證契約或有保證債務成立之默視同意,蓋即便藉此印鑑憑以認定系爭印文為   真正,然前提必須是該印鑑與系爭連帶保證債務相關方可,更何況借據上之簽名   及印章均係由訴外人楊晏典偽造,是以被告絕未與原告成立任何連帶保證債務等   語,資為抗辯。 四、原告主張之事實,固據其提出借據、授信約定書、開戶印鑑卡、活期儲蓄存款印   鑑卡等件為證,惟被告否認為本件借款之保證人,亦否認系爭借據上「周錫瑋」   、「林珊珊」之簽名係其所為,其上之印章亦非其所有,更未就本件保證書為對   保,認不應對本件借款負責等語,是本件爭點首在於系爭借據上簽名是否為被告   親自簽名?系爭借據上印鑑章與授信約定書上印鑑章是否相同?爰分別論述如下   : (一)按當事人主張有利於己之事實者,就其事實有舉證之責任,但法律別有規定,    或依其情形顯失公平者,不在此限,民事訴法第二百七十七條定有明文。而於    請求履行債務之訴,除被告自認原告所主張債權發生原因之事實外,應先由原    告就其主張此項事實,負舉證之責任,必須證明其為真實後,被告於其抗辯事    實,始應負證明之責任,此為舉證責任分擔之原則,最高法院四十三年臺上字    三七七號判例意旨參照。本件被告均否認擔任系爭借據上瑋士公司之連帶保證    人,自應由原告就連帶保證契約關係存在,負舉證之責。 (二)經查,本件原告員工即八十五年十一月十一日系爭借據之承辦人簡方鈺於本院    九十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準備程序期日中到庭證稱:「八十五年十一月十一日時    我是辦理徵信的工作,因為周錫瑋先生是公眾人物,我是依據授信約定書的印    鑑與以前的授信約定書相同,所以我們就准了這筆借款,這筆借據是我直接拿    給楊晏典先生回去簽的,周錫瑋、林珊珊是否是本人親簽的我不清楚,但是印    鑑章是符合的,周錫瑋、林珊珊在八十五年十一月十一日沒有跟我接觸過,我    們是核對印鑑,第一次對保(授信約定書)要本人到場,之後只要印鑑符合就    可以。」,足認原告當時並未曾確認被告周錫瑋、林珊珊是否有為連帶保證行    為之意思?則被告周錫瑋、林珊珊是否有願為本件系爭借款之連帶保證人意思    ,實非無疑。 (三)次查,系爭借據上之連帶保證人簽名「周錫瑋」、「林珊珊」之字樣,與授信    約定書、開戶印鑑卡、臺灣省議會議員簽到單上之簽名「周錫瑋」、「林珊珊    」,二者之樣態及筆勢,單以肉眼觀之,即屬不同,此亦與法務部調查局鑑定    結果意見相符,則原告如何能證明被告周錫瑋、林珊珊確有為瑋士公司保證之    意思表示?再者,系爭八十六年九月十七日原告借據原本上連帶保證人「周錫    瑋」、「林珊珊」印文與被告周錫瑋、林珊珊留存予原告之開戶印鑑卡、授信    約定書上「周錫瑋」、「林珊珊」真正印文,經照相放大比對、特徵分析、歸    納比對、重疊比對後,足認系爭八十六年九月十七日原告借據原本上被告印文    與被告留存之真正印文並不相符,此認定亦與法務部調查局九十一年五月十三    日調科貳字第0九一00二三七四一0號鑑定通知書、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    局九十一年七月五日刑鑑字第一七二四四八號鑑驗通知書之鑑定結果相符,則    本院自無法以此認定借據上簽名之真正。又原告請求將八十五年十一月十一日    簽訂之系爭借據送鑑定之調查證據方法,均因其印文欠清晰而無法鑑定,是本    件相關機關無法鑑定之不利益,自應由負舉證責任之原告承擔。 (四)綜上,原告無法證明被告周錫瑋、林珊珊曾親自表示願擔任系爭借款之連帶保    證人,而系爭二筆借據上「周錫瑋」、「林珊珊」之簽名與印文,均無法認定    與被告周錫瑋、林珊珊真正之簽名、印文相符,原告復不能舉證證明被告周錫    瑋、林珊珊有與之簽訂借據,同意連帶保證瑋士公司之債務,其依連帶保證契    約關係,請求被告連帶給付瑋士公司所欠之八百四十三萬零四百二十九元及附    表一所示利息、違約金,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五、原告之訴既經駁回,其假執行之聲請即失所附麗,應併駁回,併此敘明。 六、結論:原告之訴為無理由,依民事訴訟法第七十八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一  年   八   月   十五   日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民事第一庭                       審判長法   官 張靜女                          法   官 蕭胤瑮                          法   官 雷淑雯 右為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廿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 中   華   民   國  九十一  年   八   月   十五   日                          法院書記官 高秋芬


周錫瑋 -永洲公司案台高91重上235號民事判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永洲案2005/11/27日戰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