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11/15

這就是法律系的高材生

http://www.ettoday.com/2005/11/15/141-1869374.htm 看完真的只有這個感想 這就是台大法律系的高材生?
台灣的法學教育大概是差不多了,真的就是單純的玩法。 1.第四權理論在傳播學上也只是理論的一環,這在當初媒體改革時已經講過了。 2.他所舉的例子基本上與tvbs的例子相差太遠,要用tvbs的例子扶助弱勢,跟這件事情相差的天差地遠。如果說要舉證政府可以管制媒體,我要講這件事情根本沒有人反對,還要論證什麼? 3.我要質疑的是,以台灣的媒體環境政府到底有沒有辦法做到所謂自由與公平的實質均衡?當政府一方面已經費做至入性行銷的同時,又如何做自由與公平的實質均衡,或著我不得不懷疑說到底什麼是實質的均衡? 4.關於外國人的問題,基本上經濟部已經回答的很清楚了,東方彩視是『本國法人』,此實在硬凹要用控制說實在令人難以信服。 5.『從吸引外資、促進產業發展的角度而言,應該是希望資本來源愈多元愈好,所以衛廣法第十條並不是指「每一位外國人」』其實前後的邏輯搭不起來,很有問題。因為衛星電視並不佔用頻道資源,與無線電視不同。況且所謂的資本來源多元,究竟是指『單一電視台』還是就『整體衛星頻道』並無定論,因此他的推論基本上很有問題。 所以他最後那個要採取控制論的說法實在令人沒有辦法接受,因為衛星電視頻道基本上與傳統的無線電視不同。而且當初廣衛法的目的是為要成立亞太營運中心,開放頻道吸引外資的結果。如果連整套法律的來龍去脈都沒弄清楚,這就是最大的問題。 最後要講的是,我很反對實質控制的說法,因為實質控制說等同是給國家有濫權空間的解釋。行政機構隨時會有機會侵犯人民權利,如果給予實質控制這種法律解釋法,基本上就等於認同『政府可以擴充解釋』,這其實等於埋下以後政府濫權的基礎。 講真的如果法律系的學生,只知道在那邊配合政府的講法,而不去思考當代民主政治與自由主義的立論基礎,那就真的只是在那邊找幾個說法在為政府辯護而以。整個問題現在都是在法律上有爭議,法律系的學生如果連法學裡面有諸多爭議說法都不知,只知道採取某一方的說法,那就只能說台灣法學教育的失敗在此完全顯現。


結果出來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羅文嘉你哭啥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