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10/28

失望與生氣

由於我對邏輯批判民主亂世說頗不滿,所以找到朱雲漢的演講稿。 想必來部落格的人也有看到,不過有個人令我頗為不滿。
當他在寫混蛋理論的時候,我其實沒有什麼太大的意見。除了台灣人特有的民主謬誤外,其他都很正常。或著說,連台灣人的民主謬誤都也是很正常的。 副總與社長向來厭惡民主謬誤,我想這是許多會社常客都知道的事。所以副總批也頗民主謬誤也頗正常,但最令我不滿的事。就是那個人把邏輯教授批評朱雲漢教授的民主亂世論也跟進,甚至批朱雲漢與南方碩幫獨裁者唱和,副總就非常不滿。 我罵他渾蛋,因為他沒有查證就給人扣上帽子。他自稱博士生,卻連博士生該有的寫文章態度都沒有,這種做法怎麼可能不讓人批他混蛋,但他卻以我反對中國民主化為回應,認為我之所以罵他混蛋是因為他要求中國民主化。 這種回應法,真的讓人頗為不爽,副總甚至懷疑,他到底在博士班或著說碩士班學了什麼東西?做學問的基本態度,就是要查證,今天別人已經明白的跟你講罵你混蛋是因為你不查證就隨便扣人帽子。你卻以不相干的東西來回應,甚至是因為對方反對民主一樣。 副總要講,如果要以這種方式來迴避自己在沒查證的情況下扣人帽子的問題,那大可免了。博士生?連基本的學術倫理的觀念都沒有,你今天在文章中批判某人,但問題是你批判的根本不是事實時,你是不是應該有所反省最少也該有點內咎,如果連這點都做不到,我實在不知道博士生跟小學生有什麼差別?博士生的帽子也不用帶了啦,博士讀成這樣不過是在污辱美國的教育體系。 批判?哪有什麼批判,不過就只是表現自己是意識形態的奴隸而已。


朱雲漢的民主亂世演說稿←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高捷案依照慣例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