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10/20

沙特的心靈路程

一個「了悟」的過程,是否真正的需要一次徹底的「心靈崩潰」?佛教教義裡有著這個東西,但是他們並不願多所著墨,我只能說,那天你遇到了,你就懂了,以下文章節自《觀人觀雲觀生死》一書,談沙特的心靈路程。
當沙特每天早晨醒來,看大街上人們安然無恙的走著,他便立刻想到,那是因為有一位聖徒在房裡寫了整整一個通宵,因而人類獲得了一天的「緩刑」,這個聖徒有朝一日將勞累至死,人類可能會因此而陷於愚昧。 《沙特自傳:讀與寫序言-惡夢醒來是早晨 潘培慶》 儘管沙特有如此般的使命感,卻發展成「文字神經症」──往後,他也覺醒到:「我的神經症保護了我,並透過寫作給了我幸福」 《觀山觀雲觀生死-余德慧》 對於一個飢寒交迫的人來說,文字竟不如一塊麵包和一件衣服,它毫無能力去救個奄奄一息的孩子。他(沙特)以為祝詞語為聖物,視作家為聖徒,可是他現在卻認為作家是個苦役犯:他…萬念俱灰,懷疑他選擇文字是否是一個根本的錯誤,正是在這種沮喪的心情使他喟嘆道:「我竟為一個非我同類的女人糟蹋了我一生」!他心中自問,耗費了那麼多的日日夜夜,塗滿了那麼多的稿紙,向市場拋出了一本又一本的書,這一切是否值得?」 《沙特自傳:讀與寫序言-惡夢醒來是早晨 潘培慶》 我並沒有受騙,我清楚地看到我只是在重複著自身 《沙特自傳:讀與寫》 天才並不是什麼贈品,那只是人們在絕望的環境中創造出來的脫身之路。 《沙特自傳:讀與寫》 「文化並不拯救任何什麼,也不拯救任何人,也不在證實了什麼,它是人的產生,人把自己投射其中,又從其中認出自己...我孩提時代的特性,己經被磨損的模糊不清,飽受羞辱,被人拋擲到腦後;可是它們依舊存留在我這個年逾半百的人的心裡,稍不留神,它們就會跑出來。」 《沙特自傳:讀與寫》 壓制了童年的偏執,沙特的後半生才像猛虎出檻地活過來,內心的大江大河才開始成形,他為自己找到了根本的關懷,知道爾後的日子如何繼續活下去。 《觀山觀雲觀生死-余德慧》


轉載-陳國華醫師之死←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將生命還諸「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