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10/11

一個簽名檔

最近副總看到一個簽名檔 簽名檔如下 『當遭受威脅的國家,內部出現越來越多"和平反戰"之類的論調的時候,戰爭的威脅只會更大,歷史上,戰爭的發生,往往都是被侵略國內部姑息侵略國的聲浪坐大所導致。希特勒入侵西歐、伊拉克入侵科威特、越南入侵柬埔寨,都是這樣造成的。』
有人認為這個簽名檔很有趣,不過副總覺得這個簽名檔顯露出某些問題,是反對『和平反戰』的重要觀點與思維。 其實很簡單的是,歷史上到底有多少國家在面臨威脅時曾經有過和平反?的示威?就過去來講,恐怕是沒有。和平反戰這種東西恐怕得到一次世界大戰後才在對世界大戰的反省與民主化運動中開始出現。也就是說,所謂和平反戰的論調基本上出現的歷史時成很短,過去或許有所謂的反戰的觀點,但在民主化潮流不足或可以說當時民主國家就是佔有優勢的侵略者的情況下,反戰從來就不曾是主流的聲音。如果從這樣的觀點來看,國際上真正和平主義高漲的時期並不多,僅有一次大戰結束後短短的幾年。那個時期是一個殖民解放的民主與追求和平的時期,但是隨著美國孤立主義、過於苛刻的凡爾賽合約與全球性的經濟大恐慌,結束了一個以和平與民主為主流思想的時期。之後所興起的就是法西斯與軟弱西方國家的思維。 到目前為止或許有人會認為是姑息主義的開端,但是副總並不認同這種說法。法西斯的興盛與西方國家的軟弱,關鍵還是在於整體大環境的問題。當經濟環境楚於世界性恐慌的情況下,正常的民主國家恐怕難以在外交問題上強硬起來。其中的關鍵不在於是不是姑息,因姑息乃是有能力阻止卻不阻止。但在那個法西斯興起的時期,西方主流民主國家真的有能力阻止新興的法西斯國家?或許二戰初期的戰史就是最好的說明。美英在東南亞擋不住日本的南下、英法在西歐戰場節節潰敗,或著可以從一個國家的權力的起伏來看,受到經濟不振影響使其權力逐漸衰落的老牌民主國家,與權力逐漸上升的新興法西斯國家。這兩個『馬後炮』的觀點來看西方民主國家對德國這個新興法西斯國家的態度是否是『姑息』恐怕是有相當的疑問。
222222.jpg
《圖片對於新興的法西斯德國,英法等民主國家究竟是『姑息』,還是『無力阻止』存在很大的討論空間。》 同樣的,柬埔寨與科威特這兩個被侵略國家在面臨被侵略時所面對的問題恐怕並不是國內的和平反戰聲浪。柬埔寨被越南入侵時,是楚於一個分裂的內戰狀態,一個國家既然楚於內戰狀態又如何會有和平反戰的聲浪?同樣的科威特對比伊拉克,雙方的國家權力差距過大,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前雙方還在談判桌上,考量到當時兩國國力差距與當時談判的情況,科威特內部如何產生和平反戰的論調?如果再考慮到科威特的政治體制,和平反戰聲浪恐怕會微乎其微。其實可以發現,不論是柬埔寨或科威特在面臨侵略時,其實內部是不太可能存在『和平反戰』的聲音。 而歷史上最成功的反戰和平示聲浪,出現在1970年深陷越戰泥沼的美國,越戰是場不屬於美國的人的戰爭。介入越戰讓美國國力大傷,與侵略和被侵略無關,美國介入一場東南亞國家的內戰。或許反越戰的結果,讓越共成功的赤化越南,但實際上這也無關侵略與被侵略,因為就某種角度來說,美國介入越戰的方式與政治上干預的手法就某種程度來說,就是一種對其他國家的侵略。因此,就這個例子來看,和平反戰不但沒有提升被侵略國被侵略的機率,反而在某種程度上阻止美國侵略干預他國。 副總認為那些所謂『和平反戰』聲浪會是姑息侵略者的說法,基本上是完全忽視歷史與國際關係現實的結果。或許現實主義學中有關權力大小與戰爭的關係分為兩派看法,但不論權力差距過大會導致戰爭或權力差距過小會導致戰爭,兩派都不會出現『姑息』的結論。歷史上似乎缺乏姑息的實際例子,乃是因為姑息除有『有能力阻止卻不阻止的』涵義外,更帶有強烈的『價值判斷』已經把對方列為『邪惡』、『不正當』的一方。就如同前頭的簽名檔所述,也正是因為有侵略者這個不正義的角色,才會有姑息一詞的存在。正因為這類帶有強烈價值判斷名詞的使用,才能把不正確的歷史觀念論述的看似正確,但是這類利用價值判斷名詞去誤導事實的做法,是不是真的能夠帶領群眾走向正確的道路,副總認為一次大戰的開端、二次大戰的開端恐怕就足以說明一切。


轉變中的中國崩潰論←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正視民主亂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