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4/04

獨白的亡者

月光下,亡者從長眠之地起身,抖落灰塵,在一片萬籟俱靜中獨身漫行。 「除了迷惘,我還能剩下些什麼?」
行走中的幽靈如此自言自語。 「死後的前五百年,我是人們口中的聖人。」 「詩人用美麗的詞彙,來歌頌我的事蹟,而藝術家們用絢爛的畫筆,來勾勒我的輪廓。」 「高大宏偉的建築以我為名,而稚齡的兒童,則不時反覆的歌頌著我所寫的詩句。」 「我,是一個完美的人,容不得有些許的質疑。」 「我,像是天上純白無瑕的雲。」 此時,幽靈停了下來,嘆了一口氣,又繼續著他的步行。 「又過了五百年,我是人們口中的罪人。」 「世所能見的惡毒語詞,如排山倒海的壓著我來,我便成了那比糞便更不堪的污穢。連提到我的名字,人們都只能懷著戒謹的恐懼。」 「此時,我只可能是個污點,一個貶損人的辭句。」 「我,又變成了地上混濁的泥。」 幽靈邊走,邊摸著他飄忽的鬍子道: 「我,到底是什麼來著?我只是做了我認為該做的事,講了我所知道的話語。」 「對那個已經死去的我,一言一行,從來都再也沒有改變的餘地,但是改變的,總是那些存在者的心。」 「若是,再過個五百年,那個己經沉默的“我”,又會被世人如何的雕塑,是天上的雲?還是地上的泥?」 幽靈走到了靜流的河邊,幾許落葉輕浮其上,隨著流水,慢慢的遠離了亡者所能及的視線。 「是遺忘?」 幽靈若有所思的道: 「或許,這一些的一些,終將被時間淡化,如同那被過沖刷無數次的染布,終然歸於一片純潔的白。」 「我們所追求的,及我們所欲,終將因為那流逝的不可逆,喪失任何可得的價值與意義。」 「一切的一切,都將變得無足輕重,沒有含義。名詞與大義,只能化做模糊的發聲語句。」 「如此一來,遺憾是否就不存在?」 「而我那曾經的短暫存在,又有著什麼樣的意義?」 月下幽靈仍是無法了結他的疑惑,獨自的漫遊著。

關鍵字: 質疑 灰塵 遺憾

惡魔梅菲斯特的教誨←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一個關於選擇的故事──捷克人只有一個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