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4/04

台灣心聲

人類,這種動物,我真是越來越不明白了。
你問我是誰?說出來你大概不信,我就是你們口中所說的「台灣」,載著你們的那個島嶼,也有人叫我「航空母艦」,但這是什麼東西,我搞不太清楚。 前幾天聽老弟「琉球」提起,才知道東森有個叫做「橘子箱」的地方可以投書,於是我也提筆寫了一篇,托個人類寄上網路來,談談我這幾年來的心酸血淚。 我出生已經不知道有多久?依照人類的歷法來算,可能也有個幾百、幾千萬年吧?但我知道這時間並不算長,和「歐亞非」及「南北美」這兩位老大哥比起來,我簡直稚嫩的像個新生兒。 和其他的兄弟一樣,我出生沒多久,就有一群動植物住進來了,像是樹呀、熊呀、鳥呀,猴子等等。直到最近,有個新的物種,叫做人類的,也就是你們,也在我身上住起來。 一開始,我實在是沒有辦法分清楚,人類和猴子之間的差別?說老實話,不管我左看右看,這兩個東西的差別實在不大,直到後來我才發現,人類對東西的破壞力,是遠遠的超過猴子的。 你們起先住的那群人還算客氣,沒有在我身上造成什麼破壞,他們不會拿超過他們需要的東西,用多少才拿多少,我們他們相處起來,還稱得上和平。直到最近這幾百年,這種情況才發生改變。 從我老大哥「歐亞非」那邊不斷的有另一群人類搬到我這裡來住,人數遠遠超過原來居住的那群人,尤其是近四、五十年,人類的數量更是只能以「暴增」這兩個字來形容。 增加人口也就算了,還把我的身體挖的千穿百孔的,叫我痛的要命,每天晚上都睡不好。又把一些有毒的東西,丟到我的血管裡,讓那些原本活在我血管裡的魚,大半都死光光。 這還不打緊,你們之中那群新來的人類,在我身上蓋了一棟棟的建築物,壓的我喘不過氣來。又建了好幾座水庫,截斷我的血管,讓我身體裡的血液循環變得很糟。才沒幾年,醫生說我己經老了幾十萬歲。這些帳,我真不知道該跟誰算?難怪你們人類有一個叫做尼采的傢伙,說什麼地球上有一層皮,而這層皮有許多病,而有一種叫做「人類」的。沒錯,如果沒有人類這種玩意,相信我的日子會好過很多。 更叫我無法理解的是,在我身上幹了這麼多壞事,居然還口口聲聲的說,你們人類是愛我的,每天把「愛台灣」這三種字掛在嘴邊,說我是你們的母親,說完以後,又繼續的踐踏我的身體,原來人類對母親是這樣子的表達愛意的呀?我真是領教了。 說真的,人類又怎麼會愛我呢,你們從頭到腳都只愛你們自己吧?若認真的分析起來,你們愛的應該是「在台灣上的人」,而不是我「台灣」,還是對你們人類來說,愛與踐踏是兩句同義複詞? 聽說你們跟原來住在「歐亞非」大哥那邊的一群人類弄的不怎麼愉快,大概會打起來吧?到時候可能會在我的身上砸出幾個窟窿。想想,算了吧,別那麼小氣,你們畢竟是愛我的。


首頁│ 下一篇→惡魔梅菲斯特的教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