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7/28

國家不等於政府

最近沉醉在之前推薦的1001yeah的文章中 那位朋友的文筆真的是相當讚,不但文筆犀利其中更包含不少我認為值得學習的地方 最近這篇『韓國能,我們為什麼要能』更是讓我覺得頗歡樂 (網址:http://www.1001yeah.com.tw/article/050334.html)

該文的作者達文西台北後援會會長閻驊提到在大學時代認識一位韓國同學,那位同學果然是真強者 不但在畢業時送作者一本「一本圖文並茂、韓英文對照的奇書,內容是教您如何製造汽油彈、如何攻擊警察、如何顛覆政府。」,更留下一句讓作者難以瞭解的名言「國家不等於政府,所以我們習慣愛國、卻不習慣愛政府!」 幫我把賭以黎戰爭結果的五百萬賭金中四百萬捐給家扶中心的閻驊老大無法參透上述那句話,副總在這邊解經給大家聽,報答他把我的四百萬賭金拿去捐給家扶中心。 「國家不等於政府,所以我們習慣愛國、卻不習慣愛政府!」這句話,其實直接點破現代國家的本質, 或著說近代國家問題的根源。近代歷史興起的民族國家在歷史的潮流中逐漸朝向民主化發展,但民族國家的本質並未隨著民主化而改變。只不過民族國家的認同逐漸的變成一種國家領導的國族認同。國族與民族的差別在於民族認同強調對民族的認同以及之後衍伸出的一民族一國家,而國族主義則是強調國家所塑造出來的民族認同。在當代國家中,國族主義是常見的因為近代以來交通的便捷使得人口流動的難度下降,因此過去以歷史文化的民族認同實在難以在成為國家凝聚的中心。 此時由國家所建構的國族認同變快速的竄起,取代民族成為當代國家認同的重要問題。國族主義之所以可以快速的竄起取代民族主義,其最重要的關鍵就在於國族主義可以避免過去民族主義在血統、文化與歷史上認同的矛盾,藉由把所有人歸在國家之下重新建立一套認同。例如國父孫中山先生的民族主義就可視為是國族主義的一種,因為其將個種族、族群歸在一個國家之下,因為在同一個國家下所以我們有同樣的民族認同。 回頭來看「國家不等於政府,所以我們習慣愛國、卻不習慣愛政府!」,這句話跟國族認同或民族認同有什麼關係呢?其實很簡單,不論民族或國族的認同,最終的目的都是回到對於自己國家的認同。既然對國家認同,那當然就是愛國啦。可是,這個愛國可是建立在對國家的認同上,既然是因為對國家認同而愛國,那麼當然是一種建立在情感上的認同與愛,而非對國家機關的認同與愛。 講到這邊,一定會有人問,這樣等於只解釋了為何習慣愛國,但為何不習慣愛政府卻沒解釋。 沒錯,前述的國族與民族認同的問題的確只解釋到為何愛國,但並沒有觸及為何不愛政府。 不愛政府,其實是出於另外一個當代國家最常用的觀念,亦即民主或自由主義。當代的民主大多以自由主義為基礎,自由主義有個相當大的前提與假設,也就是對於政府等國家機關的極度不信任。從洛克以降自由主義者總是認為國家的權力最終會侵犯到個人的各種權利,因此自由主義者對於政府與國家機關可以說是極度的缺乏信任感,甚至將其視為必要之惡。因此當代的民主制度設計,在精神上根本就不是要我們愛政府機關阿,而是要我們懷疑盯著甚至抱持厭惡政府與國家機關之心。 而回到最初的那句話,他的涵義到最後顯現的就是當代大多數民主國家的矛盾之處,亦即要我們以感情愛國家但卻要我們理性的厭惡政府。所以我才會說,這句「國家不等於政府,所以我們習慣愛國、卻不習慣愛政府!」一語道破當代國家重要的矛盾之處。因為愛國家等於愛我們自己,但是那可不等於愛那個隨時會侵犯我們權利的政府。此點矛盾在許多先進民主國家中並非那麼嚴重,但是在韓國那種民族性非常極端的國家中,就會顯現的非常出來,難怪韓國人搞起學運、抗議可是真槍真刀的搞,不像台灣那種半調子的絕食。 不過寫那麼多可不是說要台灣人學泡菜佬阿,我只是想要點出其實現代國家在根本的兩個重要基礎上是相互矛盾的,只不過大家都忘記或著矛盾沒那麼重而已。至於要台灣人學泡菜佬搞那套,我想看看日本人給台灣人的評價就可以知道了。(日據時代日本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的民政長官後藤新平給台灣人的評論是貪財、怕死、好面子就可知道那些高喊台灣魂的人腦袋真的在想什麼) PS副總也很討厭中研院徐永明那個「民主國家也要穩固的認同基礎」的鳥理論



好站推薦 100yeah←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最不藍的黨員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