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8/25

不食人間煙火的法律判決

今天(8/25)新聞報導,罹患先天全骨不全症的「玻璃娃娃」顏旭男,五年前在學校由陳姓同學抱往地下室上體育課時,因天雨路滑,摔跤多處骨折致死。顏旭男家訴請學校、陳姓同學等人連帶損害賠償,一審原判顏家敗訴,但台灣高等法院於昨日(8/24)改判顏家勝訴,可以獲得三百卅三萬餘元賠償。
台灣高等法院改判的理由分為兩部分,學校方面因景文高中疏於設置保護殘障設施,違反保護他人的法律,致生損害顏姓學生,應負侵權行為的賠償責任。而抱他的陳姓同學則因法官認為如何妥適照顧殘障人士,是相當專業的工作,陳姓學生並不是專業工作者,未量力而為,亦應負過失侵權責任,並照法官判決交付保護管束。此外,學校與陳姓同學還要負擔約700多萬的賠償金。 此判決引起相當大的討論,許多人認為法院的判決相當不合理,最大的爭議是法官對陳姓同學的判決。筆者認為法官對學校的判決,還算是合理的範圍之內,因為學校本來就應該設置保護殘障人士的設施,整起意外的發生也是因為學校建築沒有設置提供殘障學生使用的無障礙設施而起,因此法官判決學校有過失算是相當的合理。但對於抱著受害者的陳姓同學,法官以「如何妥適照顧殘障人士,是相當專業的工作,陳姓學生並不是專業工作者,未量力而為」所以判決他需要負擔侵權責任,則是非常的不合理而且可以說是「不食人間煙火」。 筆者認為,法官所採取的觀點根本就是「不食人間煙火」,因為陳姓同學只是受害者的同班同學,並不是專責來照顧受害者的看護,且事件的發生是在於受害者本身有移動需要的情況下,經過受害者的同意抱起受害者移動時發生的。陳姓同學抱起受害者移動,是否符合法官所謂「照顧」的定義?這點是非常有爭議的,因為對陳姓同學而言抱起受害者只是一種「幫助」需要幫忙的同學,而非因工作需要而做的「照顧」。既然陳姓同學本身不是專門照顧受害者的看護而只是幫忙,那法官怎麼可用「照顧殘障工作需要專業」的理由來判決陳姓同學敗訴,除非法官認為「幫忙」與「照顧工作」是一樣的,但是這種定義根本與現實上社會大眾認知有很大的差距。如果依照判決書的邏輯,以後民眾在街上可以對殘障人士的需要視而不見。因為「幫助殘障人士」等同「照顧殘障人士的工作」,而照顧殘障人士是「相當專業的工作」,所以一般民眾根本沒有能力幫助殘障人士。 法律的訂定乃是為了保障社會秩序使人民的權利不受侵害,司法判決的目的也是如此。但法律是死的,人是活的因此許多法律會因不符合社會現實需求而遭到廢止與修改。同樣的司法判決除合法外,更不能遠離社會的現況。以這次的判決來看,法官採用的理由與社會現況差距太多,根本就是「不食人間煙火」。這種「不食人間火」的判決,怎麼可能建立起民眾對於司法的信心呢?筆者懇請這些高高在上的法官們,回回神去瞭解一下「社會現況」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台灣的未來在髮禁?←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教育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