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7/27

我愛許純美!!

昨天上個現場直播的評論性節目,結果來賓是許純美,還是兩個小時的特別節目。 在極近的距離下觀察許純美,讓我對這個社會所謂的許純美現象有了完全不同的認知。

在看完現場的許純美前,我從來不相信台灣需要什麼狗屁的公共論述跟公共的媒體。 但是看完許純美後,我從來沒有那麼迫切的渴望台灣要個公共媒體,跟他在同一個節目攝影棚簡直就是人生的一大汙點。 而根據副總在節目中對於阿美姊兩小時的切身觀察,副總有幾點發現可能是觀眾愛看阿美姊節目的原因。 1.許純美本人有相當的演藝圈天賦,阿美姊在代替美人姊坐上主持台後很快的就適應狀況,把現場的節揍敢抓的很好,整個節目進行的依然相當流暢。 2.口無遮攔,阿美姊真的是口無遮攔愛講什麼就講什麼,或許這就是觀眾愛看的原因之一。 3.相當聰明,阿美姊的反應相當的快,對於任何問題都能夠快速的作出反應,甚至有令人出乎意料之外的動作。 4.想看他出丑,由於他講話與作為頗白目,許多觀眾或許都是以看他出丑的心態在看節目,甚至有人是以幹譙的心態在看。 5.戲劇性,他的人生相當的戲劇性,或許是真或許是假,但不論真假台灣社會所喜歡的一種戲劇性人身在他身上被展露出來。如此戲劇性的人身在媒體上被暴露出來,或許才是他受歡迎的真正原因吧。 除上述觀察外,副總也做出幾個評論與感想來看阿美姊與許純美現象。 1.極度的不快樂,我是感覺到阿美姊並不快樂,雖然整個節目很熱鬧,可是我卻不覺得有快樂的感覺。在整個宣嘩笑聲不斷的節目過程中,我並不覺得有什麼快樂的感覺,我認為阿美姊並不快樂而他在節目中也只是把不快樂傳染給大家。 2.非女性主義,許多人認為阿美姊是女性主義反抗男性沙文主義的代表,但實際上副總認為他根本沾不上女性主義的邊。女性主義講究的是男女間相互尊重為人而不是男尊女悲的不平等,但許純美本身並沒有做到這點,他只是一個極度男性沙文主義架構下的一個反動,不過就是在男性沙文主義架構下藉由反抗來搏取男性的關愛。這點可以從他追求愛情,以及不斷的在攻擊背離他的前男友中看到,而他自起所追求的也不過是一個男人可以養女人,女人為何不可以養男人的迷思當中,這些都是背離女性主義的思維與想法。 3.觀眾的期待,副總個人認為,許純美本身符合社會大眾對於所謂『上流社會』幻想,甚至是妄想。由於上流社會的神秘與低調,社會總是普遍期待要偷窺上流社會的生活,此點可從某週刊的盛行即可知道。而阿美姊打著上流社會的名號出現滿足大家對上流社會的刻板印象。但實際上,就副總的研究來看,阿美姊並非上流社會的一環,他其實只能算是個有錢人,但有錢人畢竟跟上流社會是有差別的。而上流社會也非阿美姊所說氣質、涵養、內涵與衣裝的差異,而是一種傳統、榮譽感與傳承。講的更白一點就是家教,古語『三代為宦,三代方知穿衣吃飯』就是說明此點。氣質、涵養與內涵與衣裝只是相當表面的上流社會現象是可以培養的,但上流社會社交圈中家族的傳統、榮譽感的繼承卻是需要繼承的。而台灣大眾普遍對此點缺乏認知,因此整個社會對上流社會的認知往往停留在膚淺的錢與名牌追求上,而許純美本身就是錢與名牌的化身,因此符合台灣社會的期待。但副總這邊要說,阿美充其量不過是個有錢的台妹罷了,此點並不會因為他身穿名牌或著有內涵就所有改變。就像我不會認為王永慶是上流社會成員一般,王永慶固然是經營之神但他依然指示各企業家而分 結語 其實看完整個阿美姊的節目,副總認為阿美姊就是所謂煽腥色的集合體,他是台灣社會在追求煽腥色的產物。其實許純美現象只能說是台灣病態的表現,有人說他有完美收視群,副總倒認為我們還需要更多的研究。但是台灣此種社會文化的出現,是不是代表我們社會在價值與風氣上出現什麼問題? 我本身對許純美沒有太大的偏見,但是我依然非常不喜歡他的種種舉動。如果要我給他任何的建議,我是建議請他退出演藝圈或大眾媒體之前,畢竟它缺乏接受公評的自覺。接受公評乃是公眾人物的最基本條件,如果阿美姊無法理解此種事情或許他就無法理解為何許多社會大眾對他的敵視。



精神鴉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好站推薦 100yeah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