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8/14

學生只關心這種問題?

網路的確是個好地方
讓各種人上來,包含中小學生。最近在某個部落格中突然跟一些國高中生打起筆戰來,突然發現我國的教育,或許需要更多的思考與改革。自己跟國高中生打筆戰,其實頗為意外。起因就是因為副總手賤批評那些廢髮禁學生所謂廢除髮禁的『十足理由』,因為那些理由頗似是而非。從此,我就成為那些國高中生的公敵,變成反動分子、守舊派等等。 經過筆戰,我發現現在的國高中生,包含某些大學生。似乎對於民主 、憲政與自由有非常大的誤解。或著是說,台灣現在許多人喜歡把某些事情無線上綱到憲法與人權方面,這次廢髮禁活動就是一個例子。 沒錯,在民主國家中,憲法與人權非常重要,但是不代表每一件事情都可以無線上綱到憲法與自由權。與言論自由不同的是,髮禁的廢除與否在憲政的架構下本來就是屬於合法授權的範圍。本身由於行政法的補充授與學校管理學生的合法權力範圍內。髮禁本身並沒有廢不廢除的問題,因為本來就不存在。如果授與各校決定,那就是學校的權力。或著說,縱使教育部下公文要學校廢除髮禁,那學校本身會不會用服裝儀容等其他名詞代替,大家都不是第一天出來混想也知道會如何。整個問題的關鍵在於,到底髮禁的界限有多大,而不是廢不廢除的問題。 副總要講的是,台灣的學生似乎並沒有受到很好的教育與思考訓練,或著說是整個社會的問題。就如同副總之前所述,整個社會呈現一種自我愚民化的傾向,學生去爭取的權利基本上是一種虛無根本不存在的權利。但卻被自由與憲法的陰影下遮蓋,最糟糕的是學生的請求跟社會呈現的問題是相同的,就是追求某種一以畢之的想法,認為只要叫教育部廢除髮禁就天下太平。這種作法正好是,台灣自我愚民化的最佳表現。 我擔心的是當學生運動,也開始呈現自我愚民化的結果時,那整個社會的病情似乎相當的嚴重。如果學生只會關心或著是想到這種根本不存在的問題或權利時,那似乎就顯示出整個社會並也常常在關心這種東西。最後關於筆戰的內容就不需要講了,因為小白文頗多。


大事件日本解散內閣←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族群的偏見在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