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8/02

錯誤的媒體改革心態

昨日(8/1)新聞局公佈有衛星頻道執照換發的審議結果,結果東森新聞S台、龍祥電影台、彩虹頻道、CASA(太空衛星電視城股份有限公司)、華爾街財經台、蓬萊仙山及歐棚衛星電視台等七個頻道換照審議沒有通過審議,不予換照並依照法律規定,這七台8/3日起就必須停播。
而審議結果一公佈,馬上就在國內掀起宣然大波。對於審議結果,七個執照沒有過關的電視台相當的不滿,甚至表示要提起釋憲並提起國家賠償。而在野陣營更認為,這是白色恐怖借屍還魂。但媒體改革團體則對此次執照審核的結果,抱持肯定的態度閱聽人監督聯盟發言人林育卉更表示「這是台灣電視史上第一次,審查委員會已展現道德勇氣,但媒體改造的路還很漫長。」雖然媒體改革團體抱持肯定態度,但還是有不少學者提出質疑,認為執照審合過程已產生「寒蟬效應」,並批評新聞局的審查標準是「鬼扯」。更有學者認為政府介入並不適合。也有學者建議,應該遴聘沒有特定政治色彩者,甚至應該公布審議委員名單,「以昭公信」。對於整件事情的發展,目前還是爭議不斷。 媒體改革不知何為言論自由 台灣的媒體亂象的確非常明顯,學界普遍認為新聞頻道數量過多,導致惡性競爭邏輯主宰新聞呈現,是台灣電視新聞亂象關鍵病源。或許台灣媒體需要進行改革,但改革媒體的方式必須非常謹慎,以免侵害到言論自由。例如閱盟七月底以「下屆國會即將減半,電子媒體也該有一套退場機制」理由,與媒改社連袂籲請新聞局以「媒體減半」手段重建廣電秩序,就是非常不妥當的方式。雖然媒改社成員羅慧雯表示:「新聞自由從來就不是保障媒體老闆的經營權,而是保障記者採訪與報導的自由,藉此實現人民知的權利。」並質疑「政府接管出問題的銀行沒人質疑是侵害憲法保障的財產權,但政府若依法律規定審查換照,決定對表現差勁的新聞台不予換照,就會有人說是侵害新聞自由。」。而這次的換照審議的結果,可以說是這些媒體改革團體鼓吹下的產物。 但就筆者來看,台灣的媒體改革者對於改革媒體完全就是「價值霸權式」的改革,完全不知言論自由言論自由為何物。為何「下屆國會即將減半」所以「電子媒體也應該減半」?電子媒體與國會改革完全不同,國會席次多少是制度上的設計,可以藉由民主程序與以討論,但媒體的存續與否卻是由市場來決定,又豈可說是要減半就減半?此外媒體減半要減少哪些媒體?是誰來決定?是政府?還是那些所謂媒體的改革者?筆者想請問那些高呼監督第四權的媒體改革者,當你們監督媒體時誰來監督你們? 此外縱使言論自由「只保障記者採訪與報導的自由」,但政府藉由控制媒體的經營許可證的發放,難道就沒有造成對於媒體言論自由的侵犯?當媒體可否繼續經營控制在政府手上時,記者的報導與採訪自由不會受到限制?這豈不是睜眼說瞎話?媒體縱使亂象叢生需要改革,媒體改革又豈可侵犯言論自由?這些所謂媒體改革團體,只顧媒體改革完全不把言論自由當作一回事。 媒體改革的錯誤心態 為何台灣的媒體改革者會完全只顧媒體改革,而忽略更為重要的言論自由呢?筆者認為,關鍵就在於那些所謂媒體改革者的兩大錯誤心態。 一、價值霸權,媒體改革者本身就自以為是某種唯一不可挑戰的價值觀與道德觀,任何違反其價值觀的都是應該被改革、批判。但種想法完全與民主政治所捍衛的自由觀完全背道而馳,違背多元價值的觀念也忽略言論自由的重要。也因為如此,媒體改革者才只顧媒體改革,而不顧言論自由。 二、過分注重媒體忽略市場走向,媒體改革者常常倡言媒體有多糟炒作新聞造成社會負面影響,卻完全忽略媒體的走向並不是單純的媒體單純可以決定,消費者的喜好往往才是決定媒體走向的真正因素。消費者喜歡看,媒體才會播。如同某個記者所言,「不是喜歡播那些八卦新聞,而是不撥收視率就會下降」只要市場的偏好不變,媒體縱使減半內容一樣會是羶腥色。完全把責任歸咎媒體,根本就是一種一相情願是的想法,完全把消費者當白痴完全沒有分辨好惡的能力。 就是因為抱持著這種錯誤觀念,媒體改革機構才會以「下屆國會即將減半,電子媒體也該有一套退場機制」為理由,要求新聞局以「媒體減半」這種違反民主、價值多元與言論自由的方式重建廣電秩序,並對政府妨礙言論自由的媒體換照審議結果抱持肯定的態度。 台灣的媒體亂象並不是一天兩天的問題,媒體亂象的解決也絕非是單純的減少媒體數目可以解決。民主政治是開放與多元的社會,媒體也因該是多元且開放的,或許目前媒體可以說是相當的低俗且缺乏專業。但是低俗不是罪,不專業也不犯法,媒體改革不應該以道德霸權的角度去進行,更不應該以侵害言論方式的手法去進行。台灣的媒體改革,需要尋找一種不侵犯言論自由與多元價值的方式來進行,而不是目前這種價值霸權與侵害言論自由的方法進行。媒體改革固然重要,但是言論自由與價值多元才是民主政治所要維護的根基所在。


網聚討論←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民主將因群眾自我愚民化而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