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7/20

精神鴉片

馬克思提出的精神鴉片說果然是一個相當好用的東西 這種東西在近代幾乎是被人家所濫用

精神鴉片是馬克思在評論宗教時所提出,它認為宗教是毒害人民的精神鴉片,讓在底層的人忘記自身的痛苦與被剝削。馬克思是個非常強調結構的思想家,他或許看到在整個社會結構下所產生的問題。 但是近代以來,精神鴉片的應用非常的廣泛,從中共政府批評大學生多層次傳銷到大紀元批評中共政府的發展主義,每每都用精神鴉片來批判對方,顯示出精神鴉片已經逐漸的變成一個常用的形容詞。 精神鴉片之所以可怕,在於讓某些人處於痛苦而不自知,或著說與以前某人所提的洞穴論一般,在洞窟中而不自知。 近來副總在政論性節目兼差,聽到不少call in那真的是精神鴉片的重度中毒者,甚至連媒體本身都處於精神鴉片之下。光一個趙建銘事件,零零總總的意見從駙馬父子貪污是因為國民黨荼毒太深,到他們貪污該死都有,也有同情公主與夫人的溫情說法。不論哪種說法,副總總認為脫離不了精神鴉片,畢竟要他們討論民生問題太過困難也太過痛苦,藉由意識形態的精神鴉片才有辦法談論公共事務。 樂觀的民主主義者總認為公民社會、理性論述是可以存在的,但副總認為理性論術與公民社會其實是難以存在的,因為理性、公民社會裡面的公共論述總是那麼的虛幻或著是那麼的空虛,畢竟什麼是公共領域這個價值的決定就非公民所能決定。 講了那麼多,重點是什麼呢?就是我跟社長還是決定要搞新興宗教........很莫名其妙吧!!



台灣的法學教育與法律人←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我愛許純美!!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