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6/07

2010/6/7日的流水帳 話說關於自殺的念頭

基於某些理由,我必須要將我的某些想法給寫出來,幫自己做個紀錄,這個系列的文章會盡力要求重現我內在的某些想法,力求坦白與寫實,但一開始我還有點不知所措,不知道該從那邊寫起,最近我終於有些靈感了,我該從我比較熟悉的主題開始寫,第一個題目,就寫關於自殺的念頭吧。

當然,我雖然真的開始動過自殺的念頭,但離真的去死,恐怕還有一大段的路要走,首先,我是一個很怕痛苦的人,我被美工刀割到一個小傷口,到都怕的要死了,於是別說是割腕。

還有我到高的地方就頭昏,故跳樓也不可能,如果說是上吊,或投水,那麼我壓根就很討厭那些個自己無法控制自己的感覺,至於吃藥或燒炭呢?這死不掉的話,恐怕會更慘。

就這樣子,活著痛苦,死也怕,就這樣子要死不活的活著。


我這個人很奇怪,如果真的有人說他(或她)想自殺,還是又聽到什麼人自殺死掉的消息,我其實並不會是那麼的訝異,我不是不能體會自殺者那種絕望的心情,不過這時候一定要把自己的感覺給封閉起來,不會盡往裡頭想,否則會越想越傷心。

但久而久之,自殺而死的人越來越多,我越覺得自殺從悲劇,開始變相昇華的像是喜劇一樣,就像富士康的十二連跳,原諒我實在沒有一般人的同理心,但一口氣有十二個人跳樓,整件事就變的很滑稽,我實在開始期待下一個跳樓的人,跳越多越好,只差沒有開個賭盤而己。

我個人雖然離自殺的路很遠很遠,卻並不反對人自殺,一個人能夠決定自己的命運到什麼程度呢?我們活在一個「號稱」自由的社會,但更多時候,人的命運是身不由己的。我曾經讀了一下那本候文詠所寫的「白色巨塔」,裡頭的寓意,對我而言並不難理解:「有時候是一個人身處的結構決定了他的思維方式,所謂換了位子,真的就要換了腦袋,不然,人家會說你不上道」

然後,我們就常載著自己也不喜歡的面具活著,有點覺悟的人會當然會痛苦。不過久而久之,那個面具載久了,就變成了你真正的樣子,你想脫,也脫不掉了。

所以,我們怎麼可以對自殺這件事情,感到傷心或可悲呢?或許他真的選擇決定要做他自己,他對自己人生戴著面具的這件事情,感到徹底的絕望與厭倦了,他需要一個痛快,這個痛快,同時也是人生的終點線,甚至還能由他自己決定,他經由自殺完全掌握了自己的命運,此時,你怎能說自殺有什麼不好呢?

還是,人己經可悲到連自殺的自由都不被充許了?

我什麼我們不能平心靜氣的去看待這一件事?一個決定自己命運的舉動,為何會被視為一種「惡」呢?從社會的結構面來看,一個正當壯年的人自殺,他原有家庭經濟的重擔,便會落到別人的身上去擔,而每個人都不想當那個倒楣鬼,這是真的,我們看待一個人的有用與沒用,不就是看在他能不能賺錢,行實經濟功能的這個層面上?

就像,一個台大、建中或北一女的人自殺了,其所能引起的關注,定會比什麼雜魚牌高中職的人多很多,因為社會國家對他(或她)有期待,希望他(她)在不遠的將來,能做一個「有用的人」,大賺其錢,增進國家的GDP,而雜魚牌高中職的人,未來對社會的建樹可能就少了很多很多。

如果這個人不幸是什麼遊民、獨居老人的,那感嘆生命逝去的聲音,想必是更少了,甚至,有可能在死前還被視為一種「社會問題」。唉!真是可悲,因為我們生命被看待的價值,己經跟錢綁在一起了。有錢即是有用的人。

而我們又怎麼能評批自殺者是一種軟弱的行為呢?你看,連續死了十二個人以後,連一向強硬、不輕易認輸的郭台銘,都被搞的焦頭爛額了,這真是件好事,其實應該再多死幾個,這樣子才能讓那種堅信人定勝天的人相信,還是有些人的命運,是你用金錢所無法掌控的,錢怎麼可能買到一個人的信仰,一個人的靈魂呢?

對於自殺的問題,我寫了這麼多,或許我會被人家認為是瘋子吧? 但我只是把我長久以來,放在心裡的話給說出來,這樣子,或許會讓我舒服一點。

很多人的內心裡,可能也有這類想法,只是缺了一個人,幫他們說出來而己,我認為,經常面對人性中根源死亡衝動的人,他們反而不會真的去死,我們常說做人要「獨立思考」,是呀,一但人真正開啟思考後,又為什麼反而會有種思考是一種禁忌呢?



2010 05/24日的流水帳 漫延的憂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10/09/04日的流水帳-買了一盒T-34/76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