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10/05/21

2010 05/24日的流水帳 漫延的憂鬱

如果各位有訂閱我的Plurk,大概會發現本人是一個常有灰暗發言的男人,好吧,雖然我長的跟文藝青年相差很多,但實質上卻是一個內心敏感的好男人呀,偶爾悲春傷秋,飲酒作對的..(這種發言實在很不要臉= =)。

但或許是我實在太懂得怎麼去描寫那些個痛苦的內在感受,害的我的讀者朋友們,也開始大吐憂鬱苦水,後來我便得到一個綽號-「精神領袖」,顧名思義,就是「精神病們的領袖」。

OK,搞笑結束,現在開始談正題,或許各位會覺得看身心科是件難以啟齒的事,憂鬱症、慮焦症是一種很嚴重的病,但現代人的生活壓力,可是比農業時代的人還要大上數倍,除了工作的壓力以外,人際壓力,還有對自己期許的成就壓力,一大堆的壓力壓在自己身上,無時無刻的,人不瘋才奇怪。


話說為什麼我會去看身心科呢?我是為了看ADHD(注意力不足過動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這種「病」,我曾經讀過很多關於「它」的書,發現我「應該」就是一個長大的過動兒,我有很多症狀與書中描寫的幾乎是一模一樣,而我媽也說,我這個人從小就很難帶,有ADHD症狀的人,只有少數在長大後症狀自動消失,絕大部份的人都會持續到老死。

ADHD的成年人,由於無法持續的在某一個問題上專注,常常會遭受到很多人生挫折(尤其是職場挫折,這種人很難管,幾乎是無法管理),「現代」型的社會是一個需要管理的社會,不適合ADHD這種具有破壞型的人生存。我想,各位如果真的開始有那種長期憂鬱的傾向,或者是想要自殺的念頭,最好就去找醫生,這也沒什麼好怕的,小弟我就去看過兩間身心科門診,會去看診的人,也不是什麼瘋的很可怕的樣子,都跟你我差不多,看病的理由,不外乎是很平常的失眠或壓力大之類的問題(還有很皮的小孩),某法師說過:多想兩分鐘,你可以不用自殺,但我知道很多內心灰色的人,多想兩分鐘只是讓他們死意更堅,快去掛號吧!這才是正途,不是坐在那邊多想兩分鐘。

於是為了讓我能夠好好的專注在工作上,我去了身心科,第一個醫生認為成人ADHD不適合用藥物治療,於是把我當作焦慮症病人看待,但我也跟他據理力爭,這是因果問題,焦慮的症狀只是ADHD所引發的結果,治焦慮症只能算是治標不治本,但他是醫生,說不過他,他開了焦慮症的藥給我,我吃起來並不是很有效,看了兩次便不再去了。

我知道在精神醫學中,有時候疾病的分類其實很難有明確的分野,A醫生診斷某甲為憂鬱症,但是B醫生卻有可能做出不同的診斷,這也是精神醫學與一般的醫學差異最大之處,

於是我便想了個法子,找國內專門治療ADHD的醫院與醫師,那麼我被診斷出ADHD的機會便能相對提高。(這真是一個投機的作法呀><)

上星期六我便到了關渡醫院,跟醫生談了半小時,他大致同意我的一些症狀,但是由於成人不適用於「利他能」,又因為我有憂鬱的傾向,他便很有技巧的開了一種叫做「威博嶲」給我,這一種以抑制回收多巴胺,來治療憂鬱症的用藥,但其原理卻也同時治療ADHD(ADHD的病因有可能是因為腦部多巴胺含量少的關係)。

說實話我吃了以後,注意力的確是有某種改善,雖然並不是每天都很顯著,但至少讓情緒穩定下來了,比較不會有太多的負面想法。

過去我實在很怕吃什麼藥的,好像會被人貼上標籤,但在情況真的糟糕到不行的時候,吃些藥讓情緒穩定下來,或許也是種不得不為之的作法。




2010/3/24日的流水帳←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10/6/7日的流水帳 話說關於自殺的念頭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