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10/30

職棒簽賭短評

我對我們「職棒」與「職棒球迷」間的關係看法,類似家暴問題,一個老是被丈夫打的女人,雖然整天抱怨又傷心,但是還是無法下定決心離開她的丈夫,因為她還是愛著這個男人,而沒了這個男人,她的經濟上也會成為問題,於是她只好繼續忍下去,一次又一次的原諒這個打她的男人,希望這個男人有一天會改變。


然而男人真的會改變嗎?那天真的不再打女人?我想是不可能,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句話在現實生活中,倒有幾分真實性。

我們從旁觀的角度來看,會覺得這個女人很蠢,但事實上並不會,所謂當局著迷,人類行事與運作並不是單純從理智來看待就便可,其實它混複雜對未知的恐懼,愛與恨總是交錯在一起的,於是人變的可是被傷害、被剝削的。

所以我們會看到,球迷心碎了又回來,對政治人物失望卻又投他一票,對男人的外遇與不專情痛心,卻又一次次的原諒他。到最後成為一種永無止境的自我欺騙。

有位心理醫生用一句話來形容這種情況:「我們真正愛著的,或許是那些我們痛恨,卻又離不開的人與事」,你真的離的開嗎?不在那個局中的人,是難以理解的,或許只能等到我們真能也置之於另一種類似的狀況,才能經驗那種痛苦。



2009/9/24日的流水帳←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09/11/5日的流水帳:我果然討厭行為主義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