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8/12

我們都在改變世界,但不見得會是你想要的樣子

以前無聊亂k政治學,得了一個可能人家不會認同的結論:每個人都可以改變世界,而且也正在改變世界,只是那個改變的結果,不見得會是你想要的樣子。

我曾讀過一本書,它提到,人類的每次交媾的時候,會有數億的精子,而只有一個精子能與卵子結合,因此,只要在某個歷史的環結上有一點點的不同,某個精子沒有跟「命定」的卵子結合,我們所知的世界,都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或許希特勒與拿破崙都不會出現,文藝復興也從未發生,又或者生出了一個超級天才,卻發明出了毁滅全世界的武器,但無論如何,只要有所變動,不管再如何的微小,那種影響都會漸漸的擴散開來。


他說,很有可能我們座時光機回到過去,踩死了一隻小蟲子,我們現代人類社會便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統治地球的,說不定便是另一種生物。

甚至我們也不用踩死一隻蟲子,只要我們身上的微生物散佈到古代的空氣中,也會改變整個歷史。

所以說,無論我們個人如此的渺小或微不足道,我們都正在影響這個世界,沒有「我」或有「我」的未來世界都是不一樣的。


雖然每個人都有如此之大的影響力,但是我們是無法去控制那種影響力的,我想或許可以做此解釋,人理智與理論上認知的世界,與真實的世界永遠不同,總是存在著差異(即使是再如何微小的差異),一個空想架構出來的理論體系,無法套用在真實的世界上而運行無誤(我想,這一點尤其是可用眾多的經濟學理論來證實,每個時間流行的理論都不同,而每種理論似乎都會生出其他的問題來。)。


巫師唐望有一次跟卡斯塔尼達在一起,卡斯塔尼達救起了路上的一隻蝸牛,免於它可能被車壓過的命運。

但是唐望卻告訴他,那隻蝸牛想要過馬路,你反而浪費了它的時間,又或者,你放走蝸牛的地方,正有隻獵食者在等著它。

所謂的「禍福相依」,我們永遠無法得知那個選擇,是真正的好,或許,我們可能造就了一個更壞的結果也說不定。

我們只能活著,走著,然後做出選擇,如此而己。



Never←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原住民的智慧(Plurk整理版)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