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5/31

2009/5/31日的流水帳


(此為文開書院裡所販賣的葫蘆,製作精美,害的我好想買一個回家。謎之聲:買葫蘆做什麼?拿來收妖嗎?)

一、關於流水帳
話說寫流水帳的用意原本是為了湊數,但日子一久,也寫了近200篇的日記,偶爾回頭再翻下,其實會讓人想起很多原本遺忘的事情,關於某個時刻的想法,有時候甚至會在腦子裡想想,為什麼當初我會寫出那種東西呢?那種處於一時之下的情緒轉折?

這種湊數的東西,倒真正成為了記錄我人生的一種做法,或許有一天,我可能不會再做模型情報,但流水帳我還是繼續寫下去。


二、回鹿港
這個星期四,我跟父母親回到鹿港,我跟我的阿姨並不是很熟,因此說不上什麼說,見面沒多久,我就跟我老爸跑到龍山寺去拍照了。

其實阿姨並不太清楚自己得了胰臟癌,她只約略的知道她「長了不好的東西」,家人沒有勇氣告訴她,她自己也沒有勇氣去問,我們這一趟回去看她,用的名義也不能是「因為得知妳得了胰臟癌,所以特別回來看妳」,只能說是來鹿港玩,順道探訪而己,我們大約在十點的時候便回到台北了。

話說當女人七嘴八舌的聊了起來,男人實在是插不上什麼嘴的,總不是些什麼大事,不過是些陳年老帳。我媽後來告訴我,大妗與二妗之間的恩怨,是因為生男子的時候,大妗有放鞭炮而二妗沒有,因此二妗就出言諷刺,天呀~表哥都己經四十多歲了,還在計較這種事情,女人真是不能得罪的,一句話可以記恨四十年,這也太離譜了吧!

不過回到鄉下以後,我居然被誇是皮膚白?這真是奇怪的讚美呀!話說自從我很勤勞的用了我妹妹給我的DHC洗臉香皂,每天早晚各洗一次,一年下來皮膚的狀況真的好了很多,呃,不過本人大概還是長的不怎麼樣,唉,光是皮膚白還是沒什麼用的。



(這裡是文開書院的入口,照片中那位穿紅色衣服者,就是我老爸 )

三、這一台MG脈衝己經做我的筋疲力盡,接下來是拍照工作,我大概也沒有什麼力氣再去做下一台了,MG丘貝雷就~byebye吧,或許有機會我會將MG無限正義給做好吧,現在MG無限正義在我的家裡,因為關節壞掉,必須修理,因此呈現屍塊狀態。

四、這星期就開始讀英文了,花了五千塊去報名的線上學習系統,到今天都沒有開始,我真的是浪費時間又浪費錢呀!


關鍵字: 龍山寺 情報

2009/5/27日的流水帳 明天回鹿港←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09/6/9日的流水帳 Excalibur!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