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4/01

(轉載)-生命輪迴之《韓湘子》

(如果我親自去看,說不定我也會跟他一樣感動的哭出來吧,因為我明白那種道理,沒有刻苦銘心的痛,就沒有真正的徹悟,寫這劇本的人,道佛二家的書必定讀過不少。這篇是我認為東璟寫的最美、最有感情的文章,讀了不只十次,好不容易讓我再找到一次,當然要轉貼了。)

文/林東璟

不知道讀者有沒有這樣的經驗?有些人,妳第一次跟對方見面就產生莫名的厭惡感,那是一種沒由來的情緒;而另一個人卻讓妳產生好感,甚至有一見鍾情的情愫在發酵。為什麼會這樣?

明華園2004年新戲《韓湘子》是一齣以生命輪迴為架構的歌仔戲,前世總總生離死別的遭遇,造就了來世相遇時的情緒。

藍采和奉命度化韓湘子成仙,但韓湘子當時是一隻修練千年的公鶴,和另一隻母鶴夫妻倆生活得逍遙自在,藍采和必須想辦法先讓靈鶴變成人類,才有可能加以度化。然而,「有針苦無線,誰是牽線人?」

於是,藍采和藉由晉武帝司馬炎之手,射殺了這兩隻靈鶴,其中,小生孫翠鳳飾演的鶴童投胎轉世成為人類韓湘子;而旦角鄭雅升除了飾演鶴兒之外,更分飾其他三角,包括淮西節度使吳潔麟、菜市場賣豆腐的阿柑姐和淮河女神弱須。

看到三個長得很像前世妻子的女人,韓湘子也一頭霧水,不知道究竟誰才是他的前世愛人?於是,韓湘子在師父帝雲釋的教導之下,學會了宮商角徵羽五音,前四音象徵著春夏秋冬四種情境,羽音則可讓吹笛者幻化乾坤、心想事成。韓湘子遂吹奏羽音,欲「重回現場」,看看鶴兒遭射殺之後,究竟投胎轉世到誰身上?


情節至此,我以為接下來會像電影《小活佛》一樣,一位西藏高僧喇嘛輪迴轉世之後,投胎到三個嬰孩身上,而且分佈在不同國家,連性別也不一樣,最後三位都通過認證,前世果真是同一位喇嘛來轉世。《小活佛》藉由三位轉世者意喻身、口、意三元素,那《韓湘子》呢?

羽音吹起,韓湘子終於發現,前妻竟轉世為他不可能愛的人,即他的師父帝雲釋!心愛的人既已成為出家僧人,在眾仙的勸說之下,韓湘子也只好滿懷悲憤、「羽化」成仙,登上蓬萊仙島。

不知道為什麼,本來看這齣戲沒什麼情緒的我,看到這個突如其來的大轉折卻差點要湧出淚水。這是一種「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悲戚感嘆,也是深刻體會「想要卻得不到」,也不被允許去得到的深沈悲痛,一種受限於大命運之下的屈服,一種在紅塵間施展不開的無能為力。

從輪迴的角度來看,某些人跟人的相遇是必然的,重點在於相遇之後我們要用什麼態度去面對他/她?是要繼續惡言相向、整天抱怨對方不好、乃至於老是喜歡上不該喜歡的人;還是以禮相待、和平共處,至少做到「塵沾不上心間、情牽不到此心中」的互動模式?

這齣戲最吃重的角色是鄭雅升,由於她一人分飾四角,幾乎必須不停換裝,且每個角色的個性扮相皆不相同,她必須忽而是女中豪傑吳潔麟、忽而是耍寶又搞笑的阿柑姐,還要扮成莊嚴肅穆的女神,每個角色所需的動作身段體態都不一樣,跟唐憲宗對打時也必須邊打邊唱戲,鄭雅升在此劇的演出相當辛苦且精彩!

此外,《韓湘子》除了中場休息之外皆不需降下簾幕換幕,事實上,就算沒有中場休息,整齣戲也是可以一氣呵成的。角色的過場大致上都有合理的安排,有些會自己默默退場,有些則是利用會移動的山景進退場,有些則是直接在舞台上變裝,這也意味著演員們在身上穿戴了好幾層戲服。我本來以為那些山水布景是電動的,移動時非常平滑柔順,但是聽到孫翠鳳在謝幕時說,布景裡面都藏了許多工作人員,他們也必須按照動線走位,才不會讓道具相撞,這才知道原來是「手排車」,除了台上的演員,幕後工作人員也很辛苦。

而丑角陳勝在《韓湘子》的戲份極少,他出場的時候還對觀眾席說:「等很久了喔?!」退場時則說:「不用等了。」引起戲迷的笑聲和掌聲,我差一點以為鄭雅升要藉由阿柑姐的角色成為一位旦丑兼備的演員。孫翠鳳謝幕時表示,明華園第三代演員已經開始嶄露頭角,在這齣戲中也有重要的角色;我覺得這對歌仔戲來說是個好現象,戲劇人才代代相傳,才能開枝散葉創造出更豐富的演出內容,吸引更多觀眾觀賞演出。

我喜歡《韓湘子》的謝幕方式,眾演員上台時再度小小表演一下,有別於排排站的模式。我所觀賞的是十二月五日星期日的場次,遠傳電信董事長徐旭東也到場看戲。回家的路上我就幻想,將來成為有錢人時,我也要大力支持贊助各項藝文展演活動。

2004/12/7

文章原址: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tjlin/3/1243120817/20041207210353/



怪.力.亂.神 (多年來閱讀心得的總結)←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生命只能有一種衡量的標準嗎?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