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3/04

怪.力.亂.神 (多年來閱讀心得的總結)

我為什麼對於「修行」的東西有所研究,還能將布袋戲裡演的東西認真的分析一番,這其實源自於四、五年前,我為了自我治療我的憂鬱症,而進行的閱讀,台灣人一向很避諱去看心理醫生,而我也有相同的情結,自力能完成的事,我不想外假他人之手。

我的入門書為余德慧的《生死無盡》,方讀畢時,對其中的描述還有點一知半解,其後又讀了余先生寫的《生命史學》,當中有篇提到墨西哥有種巫術的傳承,此外,香港的陸志文先生,也曾有篇《走進生命的黑森林》,約略提到相同的東西,我雖無固定的宗教信仰,但家庭教育的關係,令我較傾向佛教,於是對佛教以外的東西,自然有種排斥感,認為那些是邪門外道,不過有了這兩位先賢的背書,我想拿來試讀一番也可,對於一個得憂鬱症的人而言,反正情況己經不可能更糟了。

嚴格來說,我第一次讀的是《寂靜的知識》,這本書裡充滿了巫術後期光怪陸離的奇幻效果,並不適合拿來入門,直到我另外買了《巫士唐望的世界-新世界之旅》,才得以一窺其徑。

若是對照現代的心理學,應可發現,早期的巫士概念與心理治療有某部分的類似之處(與唐望巫士系統最接近的,應該是存在主義心理治療那一種治療取向),人會痛苦,有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因其人格與欲望與社會現實環境相衝突,心理治療轉變一個人原有的人格,使之適應社會,此時,人內心的疾病與痛苦便自然能去除。


在巫士唐望列系中,早期的門徒生涯,同樣也涉及如何去轉變一個人原有的人格,《巫士唐望的世界》一書,唐望即以誘騙的方式,使作者卡斯塔尼達上勾,卡斯塔尼達原本想要的是食用藥用植物後的幻覺經驗,但唐望卻在這過程中,慢慢的影響、改變,甚至是毁滅了卡斯塔尼達原有的人格,到頭來,卡斯塔尼達原本追求藥用植物經驗的原本目標,變的不再重要。

在《箭術與禪心》一書中也有類似的觀點,一開始以學禪為目標的德國教授,改以弓道入門,但習弓道又不能以射中標心為目的,在學習的過程中,各階段有各階段的困境,等到真正的自弓道中體驗出禪真的義,原本的人格己受到極大的轉變,內心中不再有原本習禪的目標,卻能達禪之境。

先不談這目標與手段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讀《巫士唐望的世界》,當中有些概念非常的速成與實用,當你讀了其中一本,將其實行於生活中,產生某種效果時,自然而然會想去讀第二本,甚至是全集11本,看看當中還有沒有更實用的概念。

但當你讀到了後期的唐望故事才發現,早期的接近心理治療的人格轉變程序,甚至是達成一種高度的清明,或「潛獵」與「作夢」等的高等神通,也不是巫士最終極的目標,真正的巫士終極目標,是死後意識的延續。

在唐望的巫士解釋中,一般人的死亡即是消散,人的意識將為「巨鷹」所吞食,沒有所謂的來生,巫士在經過高度的意識訓練後,能夠隱藏死亡的選項。

當然,巫士的觀察並不一定完全真實,為「巨鷹」所吞食,也只是巫士面對死亡的一種解釋,所謂的「靈魂轉世」,也可以存在於巫士的解釋系統,即「巨鷹」吞食了人的意識以後,將人的記憶取走。當新生命再誔生時,「巨鷹」再將洗去記憶的人類意識授予他人,這一點上,巫士的解釋或許可以相容於佛家的說法。即雖然有所謂的輪迴轉世,但輪迴後與輪迴前的同一個靈魂,或有因果與業的相絆,卻不可再視為相同的一個人(不完全一樣,也不完全不一樣)。

我讀完唐望系列後,對其說法持半信半疑的態度,不過我在石曉蔚以及唐望討論者的討論版上,讀到道教內丹的修行方式,與唐望系統有某種類似之處,道教原來並不是以一單純以修心養性為旨的教宗,他們的終極目標,類似於唐望系統,雖名為「成仙」,但事實上也只是追求死後不入輪迴的一種意識的延續,然相較之於唐望系統,道教的手段溫和許多。

無獨有偶的,道家的修行方式,也隱含著人格改變與心理治療的成份,無怪乎容格拿到衛禮賢的所贈之《太乙金華宗旨》時會大嘆:原來早有人用圖像的方式表示心靈的轉變。

此外,我後來讀《西藏生死書》,當中所描述的「虹光身」,與道家的「屍解」,唐望系統中「藉由死亡來統合身體各部份能量」的說法,居然有異曲同功之妙,有不少人也注意到,這些表面上迴異修行系統,當中原理驚人的相似性

道教成仙思想與巫士唐望學說之比較(上)
http://tw.myblog.yahoo.com/jw!1gXLOe.aHxoobOK.W_jiCA--/article?mid=211&next=210&l=f&fid=13

道教成仙思想與巫士唐望學說之比較(下)
http://tw.myblog.yahoo.com/jw!1gXLOe.aHxoobOK.W_jiCA--/article?mid=210&prev=211&l=f&fid=13

Almost Blue的blog,他將「唐望」與「道家」並放,但是並沒有比較出這兩者之間的關係
http://blog.yam.com/user/dolaphin_yblog.html


死亡的用意

在唐望系統中有一個看似矛盾的說法,巫士追求的終極目的,雖然是一種死後的意識延續,但是要達成這個目標,巫士卻必須全然的接受自己終將一死的事實,利用死亡的概念追求自我的清明,等到巫士全然接受了死亡與自我的毁滅(或者是真正的經驗過死亡),以及克服認識死亡之後的恐懼,巫士擁有了隱藏死亡的選項,但巫士早己不在乎自己死或不死。(同於《箭術與禪心》中的原理),能對任何事處之泰然的生活於日常之中。

若是能瞭解這一點,於是故乎我們對於佛經裡的一些公案,便不再是如此的不能理解,佛法是什麼?「吃飯的時候吃飯,睡覺的時候睡覺」,透過對於死亡與無常的認識,達到以「平常心」面對一切,幾乎所有的修行類似的結果,終究不是為了追求神通,而是使人達到安身於世路徑,「見山非山」而回歸「見山為山」。

結語

因為今天感冒請假在家,特別有時間寫一些東西,我是邊流鼻水邊打完這一篇網誌,昨天與爆肝王在MSN上聊了一段時間,就是談這個東西,可惜我聊MSN時很難清楚的表達我的意思,MSN需要即時回應,容易離題或被誤解,另外阿剛也在許久之前問過我對修行的看法,但是他的問題總是需要長篇大論才能解釋。

這篇算是我四、五年來讀書心得的總結,當初第一次《生死無盡》時,那種死亡概念能一時間驅散憂鬱的效果,讓我一頭往裡面栽進去,總是在尋找著這些概念之中,若有似無的相關性,前些年我想要寫個清楚,卻總是沒有能力做到,直到了最近這幾個月來,我方才產生了一個比較有系統的概念。

至於修行到底有沒有用,修行者死之後是否真的能達到意識的延續,這點我無法給任何人掛保證,電影「達摩」裡有一段有趣的對話,僧人問達摩:「人死後會去那裡?」達摩回答:「不知道,因為我又還沒有死」,這回答或許仍然是這一切問題的極限。



箭術與禪心-第八章:從箭術到劍道←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生命輪迴之《韓湘子》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