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9/01/30

2009/01/30 的流水帳

我相信我一直都很清楚,為什麼專家學者說陰天的時,自殺率為什麼會飆高的原因,低低矮矮的烏雲,有種天要壓下來的感覺,什麼都變的陰陰暗暗的,但奇怪的是,我童年的時候明明很喜歡這種天氣,它隱約的透露著一種奇特的神秘感。

可是到了長大之後,尤其是這幾年開始,我越來越不喜歡這種陰陰暗暗的天氣,那裡都不能去,或者該說,去到那裡都不適合。

這幾天的年假,除了中間的幾天放晴以外,我很少出門,在陰天裡做模型,那種空虛感又回來了,不過這和有沒有女朋友真的沒有關係,我跟別人不一樣,或許是我天生敏感,我知道這種空虛感是自找的,即使有人陪伴,這種空虛感仍如影隨行,強烈異常,好像想要去抓著什麼來依靠,卻又是抓住什麼不值得,做什麼都沒有動力。


最近在做模型時,這種空虛感越發越覺得強烈,我開始想要放棄它,好像我己經做的夠多了,重複一樣的步驟、程序,消磨自己的時間與體力,這讓我自己都煩了,我對它們的愛己經消退太多了。

可是過了沒幾個小時,我又想要拿起鈔票,跑到模型店去買台自己從未組過的MG,來填補我沒完沒了的空虛。

然後,思緒就在這種想要放棄與再買一台之間來來去去,自己也拿不定主意。

我這種研究存在主義的人,比別人更瞭解死亡,我幫自己立了一個死亡的終點牌在那邊,三不五時端詳著,卻還是不清楚,從現在這一步要走到死亡之間,我要做些什麼?

或許做什麼都可以?或許做都不得值?

羅洛.梅說,人其實並不喜歡終極的自由,那是一個沒有外部結構的環境,當一個人自由到「什麼事都可以」的時候,人會感覺到更空虛。因為人存在的「意義」,只有在被限制下的環境中才能得到,講難聽一點就是犯賤,人必須要有失落與做不到的事,才能讓自己的生命有奮鬥的感覺。另一方面也可以說:生命的高峰也要有低潮來幫襯,如果生命一直都處於高峰,最後剩下的,將只有麻痺。

最後回到最初提到的那一點,我大概知道為什麼陰天的時候,我的心情會開始轉壞,低低的雲與烏黑的天空對我而言,就像是一個標誌,提醒著我,生命永遠在不停的消逝,而那是一個如急迫而來的終點。

(呵,寫完以後心情果然就好多了,這篇我就不許大家回應啦!省得你們又在猜東猜西了)



2009/01/23的流水帳 新光三越裡的挫折XD←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奇聞異事錄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