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2/27

長篇流水帳

工作

早上起床就寫日記實在是件奇怪的事,我昨天加班太累,又要花時間看布袋戲,以致於沒有精神再寫些什麼東西,昨天還有人特別用MSN來問了,真是感謝他,像我這種天天都要寫些什麼來著的人,要是一天沒有寫些什麼東西,讀者會不會以為我出車禍還是什麼之類的?(謎之聲:你會不會想太多了?)

我現在的腦袋,應該說是這星期以來的腦袋都很零亂,工作上的壓力與挫敗,實在讓我有灰心意冷的感覺,大概是這三年以來最嚴重的,我知道大家來這邊不是為了要聽我抱怨,但就像作家杜斯妥也夫斯基說的一樣:「把這些事情說出來,或許能讓我舒服一點」,即使是沒人看,獨白也能當作是一種舒壓的方式。不過想到那些什麼電又什麼電的員工,還有因為金融海嘯失業,又有一堆小孩要養的人,我的挫敗實在算不上什麼,小小咖而己,公司今年還賺錢,明年也會賺錢,短期內應該不會有什麼裁員計畫,我只是被念念而己,自信受挫,仍實屬幸運,反正,更遭的情形我不是也遇過了嗎。

偏財運

沈侵在這種狗臉歲月的情緒中,實在不是一件好事,我越來越懷疑命理倒底準不準(算命這種東西,我自己也學了十年),每個算命的都說我35歲以後就不錯,還發大財呢!連房子都可以買兩棟(當然是要看買在那邊呀,台北市的房價到新莊買三棟都沒問題了),但是我己經活到33歲了,這東西到現在還是連個譜都沒有,不要跟我說我會突然中彩券呀,我尾牙參加了七次,連個最小獎都沒中過,偏財運背到極點,怎麼會有可能呀。


圖畫

小時候原本立志要當畫家,但由於家人受到瓊瑤小說的影響,認為讀美工的唯一出路,就是去畫電影看板,然後吃不飽穿不暖又娶不到老婆的(因為女方家長一定會嫌男方窮)於是才去讀了資料處理科,不過愛畫畫的興趣還是在的,讀高職時空閒的時候,還兼研究各家人物設定的筆法,如車田正美、美樹本晴彥等。

小學時代最自豪的一件事,就是大家還在畫那些幾近殘肢變型的人體,我畫的就是「聖鬥士星矢」裡的紫龍了,連偷偷幫老妹代工,畫了副山水國畫,被她國畫老師誇到不行。

這個興趣在入社會以後幾乎是放棄了,由於沒有受過什麼正統訓練,似乎永遠也突破不了極限。

這興趣帶給我唯一的好處,大概是對於圖型的記憶力與觀察力,該優點之於做模型,是極其有用處的,你能比一般人還更能分析出套件造型上的優缺點,以及解讀出改造上的各種細節。

沒想到最近提起畫筆,又畫了幾張圖,唉,真是零亂的可以,就像我的心。

賣水餃

我媽跟我爸都很會做吃的,之前曾經嘗試過轉行賣小吃,生意做的非常不錯,卻由於怕沒有時間照顧小孩,只好放棄。

但這兩個人,尤其是我媽,仍然會研究一些新口味,做做實驗,我想,要是改天我來個中年失業,我就去跟他們兩學學賣水餃算了,然後在大光明上打廣告,團購還有折扣,如何?

讀軍史

大約快十年前,我曾做過一個軍事史的網站,現在己經荒廢很久了,現在的網友都知道道我是做模型的,卻不知道那一段往事,想當兵也做到四年三十多萬人次,如果改算成page view,可能有兩百多萬以上。

那時候為了做這個網站,讀了一堆軍事史以及一八○○年代的軍事資料,這件事的經驗帶給我唯一的好處是:服役時跟你的軍事以及戰略知識都比你長官們豐富,像是「希理芬計畫」,這東西他們還不見得懂呢。(戰爭研究中最有深度的問題,為分別以「克勞塞維茲」與「約米尼」為代表的兩派,對於戰爭能不能成為一門科學的辯論,這算是我接觸到科學哲學邊緣的開始。)

這都是年少時代的執著與狂熱呀。

MG新安洲

還是在考慮到底要不要買

布袋戲-天罪

銀鍠朱武終於死了,棄天帝回歸天界,唉,朱武你這個多情的魔,還是這樣子走到了絕路,家人朋友死的一個都不剩以後,就連你自己也死了,唉。

個人勇氣

年紀大了,很多事情卻不敢做,我知道生活很艱難,可是我選擇去面對,去承受,這樣算不算有勇氣呢?連我自己也不知道,

這讓我想到了「巫士唐望」系列中曾經有個故事,唐望想要讓自己的孫子去學習巫術,可是孫子只會想一些世俗的東西,說什麼「爺爺我學巫術你就買台摩托車給我好嗎」之類的,但是學習巫術是不能在這種情境下開始的,否則便會喪命,唐望感嘆自己孫子失去了幼年時代的個人勇氣,卡斯塔尼達回問唐望,你為什麼不施法術讓你孫子變的有勇氣呢?

唐望回道,個人勇氣是一種很私人的東西,法術只能讓一個無害,卻無法讓人家有勇氣。

這或許解釋了,我弟弟就是因為失去了個人的勇氣,才會活的這麼無力吧?而一個人真的也只能在自己能被改變時,才有機會被改變。

尾聲

寫了這一堆,人也服務多了,我下午還是去爬個山,透個氣好了。



2008/12/25的流水帳←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2008/12/30的流水帳 我媽也很八卦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