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12/09

過度悲傷的「孤單的北半球」



我喜歡模仿別人唱歌,大約十五到二十二歲的時候,我認為模仿就是要練到一模一樣,喜歡的歌,我可以練到五百多次,直到每個音節都熟記為止。

後來我發現,除非每首歌真的能熟記到滾瓜爛熟的程度,否則唱歌時,若太過執著於細節問題,只管自己模仿的像不像,會使得整首歌聽來無法連貫。

於是我發現一種簡單的技巧,不是去「死背」那首歌,而是去分析這種歌其中的情感成份,以及所需代入的情緒,即使不曾經歷過那種感覺,也必須要「想像」那種緒的存在,在演繹歌唱的時候,歌者本身的思緒與情感必須完全除去,替換成「歌」的情緒。如此一來,即使沒有模仿的完全一模一樣,總也有八分樣。

很奇妙的是,有時候當你模仿那個人的情感,真的會有種碰觸到別人深層情感思緒的幻覺。


這首「孤單北半球」便令我很疑惑,這是一首屬於「等待」的歌曲。就「等待」的本身,也能分別為許多不同的細膩情感,除了一般相隔兩地的等待以外,尚有「偏向絕望的等待」(黎明的「為我停留」)、「默默守候一個人的等待」(陶喆的「天天」)或者是「甜蜜的等待」(歐得洋的「六色彩虹」)。

一般來說,等待的歌多半是苦的,但是總有希望有苦盡甘來的一天,因此在演繹時,多數為「苦甜摻半」。

孤單北半球理應屬於「苦甜摻半」型的等待歌曲,但當我唱起這首歌時,總覺得原唱人「歐得洋」歌聲中的苦味,實在是多點。

用我的晚安陪你 吃早餐 記得把想念 存進撲滿
我 望著滿天星在閃
聽牛郎對織女說要勇敢

別怕我們在地球的兩端 看我的問候 騎著魔毯
飛 用光速飛到 你面前
要你能看到十字星有北極星作伴


這一段,唱起來需要一種「甜」的感覺,想像著愛人的笑容,呢喃的耳邊細語,以及過去種種快樂時光,但歐得洋的情感演繹卻是平靜的一些。

到了

少了我的手臂當枕頭 你習不習慣
你的望遠鏡望不到我北半球的孤單
太平洋的潮水跟著地球來回旋轉
我會耐心地等 隨時歡迎你靠岸

少了我的懷抱當暖爐 你習不習慣
E給你照片看不到我北半球的孤單


這一段的感情的確是屬於那種苦澀的等待沒錯,但理應在「世界再大兩顆真心就能 互相取暖 」,這一句就要準備切回甜密等待的感覺,可是歐得洋並沒有切回來,到最後「想念不會偷懶 我的夢通通給你保管」,歐得洋反而把這首歌唱感傷了。

據說,歐得洋的家人並不喜歡歐得洋走歌唱這條路,「歐得洋」也只是個藝名,是否因為這層關係,或者是生活中的不如意,使得這首歌中慘入的悲傷情緒太過了?

林依晨的翻唱版本,情感的起伏演繹就差歐得洋許多,但是我認為較偏於悲傷。

(林依晨「孤單北半球」)



(梁靜茹的版本-「甜」的感覺抓的就很到位,這個女人當時可能在熱戀中…)


不過歐得洋後來的「六色彩虹」,雖然一樣也是首等待的歌,但相對上就「甜密」許多了。


(歐得洋的六色彩虹)


關鍵字: 情感 快樂 耐心 世界

柳生劍影的最終之戰←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鋼彈中的三大謎之問題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