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9/29

生死與存在-自生命的「陷落」與「破局」為始

某位朋友買了「存在主義心理治療」,卻說看不懂(那本書的中譯本是正式的學術專書,並不容易理解),於是讓我興起了寫這一篇的念頭,說不起日後再陸續增補,那天還能像吳九箴一樣出書(謎之聲:你會不會想太多了?)

(吳九箴就是他囉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89019)

就我這四年來的閱讀範圍,包涵存在主義、心理治療(我都讀很冷門的派別)及生死學,甚至是佛教教義,我極力的去尋找他們之間的共同點,而非歧義,在描述上,無法有如寫學術論文般的嚴謹,這點是我必須先聲明的。此外,我發現,我是以自身的脈絡與經驗來理瞭存在主義與生死學,若解釋時也由此方式出發,或許也能讓別人更為容易理解一些。

談生死學或存在問題,一開始便開門見山的談,切入沙特或者是海德格,讀者的接受程度可能不高,我想,從我的一個高職同學的故事談起,比較適合。(換言之,就是出賣同學囉)

J與我在高職相識,是個非常優秀的學生,雖然學科普通,在電腦程式上的造詣卻不差。高職畢業的前一年,他與我們同科(省立三重XX資料處理科)的學妹開始交往,少年時期的熱戀,自是十分幸福甜蜜。

從同學那邊聽聞,他與學妹之間有一個「十年計畫」,也就是他們倆預定了一個時間要一起完成學業,以及如何如何的雜碎小事,十年計畫的最終目標,便是結婚。

這件事我們的班導也知道,謝師宴時她當著我們的面,告誡同桌連同我在內的幾個學生:人生的變數還很多,他們的十年計畫,實在難以成真,當心到時候達不成,失落感將會很大。

後來J考二專,考運並不理想,吊車尾考上了花蓮的一間學校,他與學妹之間也變成了遠距的戀愛。

接下來的事情的發展,我是過了幾好年才知道。

J才到花蓮沒有多久,學妹便提出分手,跟別人在一起了,J於是乎開始自暴自棄,借酒澆愁,二專也沒有讀完,便休學當兵去了,還簽了三年半的自願役士官。

一開始,我只當是個八卦聽聽,同情同情J可憐的遭遇,直到後來才懂得這件往事的涵義。

J到底失去了什麼?讓他如此的痛苦?我想,除了與學妹之間實質的連絡之外,最重要的是他失去了一個在他腦中建立起來與學妹共渡一生的「夢想」及「未來」,或許除了愛上學妹之外,他也愛上他們兩之間的那一個夢想。

他開始將自己給「投」入了那個名為「十年計畫」的藍圖之中,漸漸的,「十年計畫」變成了他「存在的義意」,他變的只是為了這個「夢想」與「未來」而活著,一但學妹與他分手,他除了面臨「夢碎」之外,他也同時失去了他生命的推力,以及存在的意義。這種情況,或許能稱之為「破局」。

另外「當生命陷落時」的作者「佩瑪‧丘卓」也曾提過,當她親自聽聞先生告知外遇時,她的整個世界都「碎了」的情形。

(「當生命陷落時」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176793)

「佩瑪‧丘卓」如此說:
我還記得很清楚,有一年初春的某一天,我的現實世界突然罄竭。當時我雖然尚未聽聞佛法,不過那的確可以稱的上是一次真正的屬靈經驗。那是在我先生告訴我他有外遇時發生的。當時我們住在新墨西哥洲北部。那一天我站在我們家門前喝茶,聽見汽車開上來的聲音,然後是關車門的聲音。接著他從屋子的旁邊繞了過來,在沒有任何預警的情況之下,劈頭就說他有了外遇,想和我離婚。

我還記得那時我感覺天空非常寬闊,屋邊河水潺潺,茶杯裏冒著熱氣;時間靜止了下來,我腦筋一片空白,裏面什麼都沒有-只有光和無邊的寂靜。接下來我回過神來,撿起一塊石頭,向他砸了過去。


套用之前的觀念來解釋,對「佩瑪‧丘卓」而言,婚姻與丈夫,是她存在的意義,以及精神的全部寄託,人活著能為家庭無怨的付出,必然是認為這個家庭具有一種值得我們犠牲的義意與價值,讓人將生命中的不順遂與痛苦,變的可以承受。

但是先生外遇,等於是一種全盤的否定,甚至是嘲笑了她之前所做每一件事的價值,讓她驚覺自己的婚姻,不過是建立在一個謊言的基礎之上,於是,在她得知生先外遇的那一刻,她自己進入了一種以「陷落」名之的狀態。

法律離婚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再來的財產的分配也不難,但問題來了,沒了先生、沒了家庭,之後,她該為了什麼而活著?

同樣的情形,套用在別的事物上,例如,你對政治有很強烈的期待,等到某人選上後,才驚覺他是個草包,或者根本就只是個只會貪污的混蛋,這種背離期待的情緒、情感的落差,也算是一種人生的「破局」,差別只在有人投入政治的情感多,有人投入政治的情感少,不見得每個人都會對政治產生相同的情緒。

換而言之,一個人對某事物所投入期待與情感越深,破局時的失落時情感反差也就越大。

各位或許會問?這些個比喻或許能懂,但和生死學有什麼關係?

我是如此的認為,不論J的「破局」,或者是「佩瑪‧丘卓」的「陷落」,人生不管多順遂,活著的時候總是要遇上那麼一兩次。

然而失去了所謂「生命的義意」,你或許可以再找一個新的來代替,等到面臨死亡時,除了自體肉身的衰敗外,精神上也必須面臨到「破局」與「陷落」的限致,反過來說,對生理上健全的人而言,「破局」與「陷落」也是精神體驗上最近「死亡」的狀態。



「解離的真實」中三則談死亡的對話←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生命的禮物:給心理治療師的85則備忘錄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