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7/10

泰坦尼斯之夢v1.0

看不出來吧?其實我很愛奇幻文學這種東西,AD&D的鉅作「柏德之門」就破過好幾次,在電腦遊戲「冰風之谷」中,更是殺「怪」無數,這篇大約是六七年前寫的東西,最早的作用是世界觀的背景設定,寫著寫著卻又開始寫起人物來了。

當然,那時候我還沒開始寫BLOG,文筆尚且生澀,就現在自己看來,世界觀設定亦須大加修改,不過一些大綱的東西是不變有太多的變化。我在當兵受訓的時,曾到陸軍通校的圖書館裡借書,三個月借了二、三十本,小說裡頭的軍事組織編制,便借用了現代C4ISR的精神,及部份LQY小說中曾經談到的概念,前半段可能有些枯燥,真正的故事重點,放在主角「奧森.波美斯」登場後。



--------------------------------------------------------------------------------

  風暴大陸早期的歷史,因年代久遠,除了遠古的精靈典藉丹(Den Bible)和一些零星民間傳說,我們並無法取得足夠的正式資料。所幸自十三世紀以降,經由美迪埃大學(college Midie)眾多學者不辭勞苦的實地考證下,風暴大陸早年的歷史,已能從破碎片的圖形中,漸漸的整理出一個概要的輪廓。

  約紀元前一萬五千年,位於薩拉米斯森林(salamiss古籍裏的森林,位置約略在目前的甘特沙漠)裡的精靈,開始向西遷移,約略只經過了五個人類世代,他們就抵達了風暴大陸西邊的海岸線,並在森林及海岸的沿途中進行殖民。至今我們仍無法得知,為何原本崇尚自然的精靈,會如此違背他們的天性,遷至風暴大陸上的魯本-坦茲平原,進而成為了風暴大陸的歷史開端。

  現今的諸多學說中,以十三世紀初美迪埃大學的史學系教授-魯伯特父子所提出的”森林燥化論”最為可信。魯伯特父子曾對薩拉米斯的森林化石及丹(Den)進行多次嚴謹的考證,在”萬年王朝興衰史”這本學術著作裏指出,約一萬一七千年前的一次氣候改變,造成薩拉米斯森林在一千年之內面績急劇縮減,即是精靈們離開森林的主要原因。除此之外,魯伯特父子還從宗教、文化等等面向提出舉證,來為其學說背書,其篇幅整整佔其巨著的十分之一,使得該學說提出不到五十年,即獲得風暴大陸上主要學術機構和大學的承認。”森林燥化論”可謂是當前最嚴謹、流行最廣的學說。另外,還有充滿了宗教色彩的”神意論”,以魔法為觀點的”魔法戰爭論”等,都已隨著”森林燥化論”的興起,漸漸的淡出歷史主流。


  自紀元前一萬五千年到紀元元年這段時間,學者們統稱為”精靈文明時代”,依三世紀的史學家葛魯西的分類法,可以分為三階段。

BC15,000~BC9,047:議會時代

BC90,047~BC4,346:族國時代

BC4,346~BC0:帝國時代


  我們所熟知最古老書卷-精靈典籍-丹(Den),其成書時期大約是在BC10,000年,為傳說中第一位可考的精靈吟遊詩人-克勞斯(Klauss),在古風暴大陸上進行百餘年後的遊歷後所作,它記載了古老精靈族的詩集、神話故事、起源傳說及克勞斯的個人著作,其編幅計有三十二卷,十餘萬言,是當前我們了解神話時代精靈歷史的唯一線索。

  BC2,000到AC1000年間,這本書曾一度被賦予各種宗教、政治上的涵義,進而成為某些教派的聖經,而作者克勞斯甚至被奉為神祇。直至十一世紀以降,”精靈文化復興運動”展開,此書方被還原為本來面目。

  據丹(Den)所載,精靈族大舉西遷時,也同時帶來三項影響深遠重要的資產,分別是文字、鐵器及族國制度。尤其是族國制度,更是風暴大陸上一項獨特的政治現象。

  族國制度的建立,是由於當初遷入魯本-坦茲平原的精靈們,共區分為十七個姓氏,早期拓荒運動,亦是以這十七個姓氏為中心發展,逐漸在風暴大陸上創立起十七個大小不一的聯邦國家。

  族國制度對風暴大陸早期的歷史有難以言寓的重要性,後世的學者們甚至認為,族國政治亦是精靈能掘起於風暴大陸的主因。由許多現今的遺蹟可以約略的了解,17,000年前的魯本-坦茲平原,事實上是個並不適合文明生物居住的蠻荒之地,當時的平原上遍佈了地精、食人魔及半獸人,甚至是未開化的人類,想在這種朝不保夕的環境中生存,其實不是件容易的事。

  因此早年的精靈拓荒者,有系統的進行資源及人力的規畫,只要每當一個殖民地在某地區站穩腳步,人口達到一定的程度。即開始進行規畫對下一個區域的武裝殖民。新的殖民地除了擁有部份舊殖民地的資源外,在政治上也和舊殖民地有著緊密的連繫。族國殖民地的特徵,大抵都能從精靈都市的名稱得知,例如史塔芬戴勃(stave.daler),其中的stave指的是城市的正式名稱,daler則是該族的族名。

  這些武裝殖民者如此反覆的進行約五個人類世代拓荒行動,其勢力就跨過了魯本-坦茲平原,再經過十個人類世代,就完全征服了風暴大陸的中心地帶,以精靈們極貧乏的人力資源來說(BC12,000年,推估仍只有四十至五十萬人口),已算是極為偉大的成就。

  不過此時仍是只有”族”,而沒有”國”的觀念,族國時代的成熟期約在BC9,000,此時的精靈族已完全的征服整個風暴大陸,人口可能也達到了兩百五十萬至三百萬左右。傳統居於領導地位的精靈議會影響力日漸沒落,取而代之的是族國勢力的日漸龐大。史學家標示族國政治興起,議會時代終結的那一天,也就是精靈族國-奧瑟夫(Authuv)公然反抗精靈議會議的裁決,興兵攻打同是族國的波美斯(Bromax)的同一日。

  關於這一段歷史,BC8,884出生的歷史家文特森(wentson)在其作著”遠古至今”有這樣的描述:

自大、傲慢的奧瑟夫族長告訴使者:

"議會僅管制裁我吧!我不相信一堆歷史的灰燼還能起什麼做用。"

(遠古至今Ancient to now.第二部.十六節)

  不過奧瑟夫族長強硬的口氣,並不能有效確保他的生命,六個月後,當他的腦袋被掛在精靈議會的大拱門前,得到的只是輕藐。

  然而精靈議會的勝利,並不能有效的保障議會的權威。為了討平奧瑟夫,議會搜羅了最後儘存可用的政經資源。卻仍用了整整六個月-不是在戰場上獲勝,只能靠收買奧瑟夫族長的親信,策動政變,才平定了這個的”判亂”。此舉是無疑是將自已的弱點,完整無遺的曝露出來。如古諺所云:「垂死的獅子不但無法補捉獵物,只會引來兀鷹。」,這正是此時搖搖欲墜議會的最佳寫照。而“遠古至今”裏還有這怎一段:

年輕的騎士蘇爾特,出征回奧瑟夫歸來後,日以繼夜磨著他手上的劍,有人問他為什麼要這樣做?他回答道:「分享議會屍體的時間就快要到了,怎麼能不早早做好準備?」

(遠古至今.第二部.二十章)

  不過,精靈議會這橦危樓,卻沒有那麼快倒塌。最後一任精靈議會的議長-哈克曼-後世稱為”普魯斯萊的老狐狸”,以他靈活的交際手腕,縱橫運籌於諸國之間,將之精靈議會招牌的剩餘價值,發揮到了極至。因他的維繫,精靈議會還能有名無實的再支持一百四十五年。但是到了BC8902,刑具仍然架到了哈克曼的脖子上。

刑行者問哈克曼是否有遺言交代,哈克曼答道:

「後人或許會嘲笑我是個不識時務、阻擋時代潮流的保守份子,但是請不要忘記,我可是用一個人的力量,支撐起一整棟的危樓!整整一百四十多年啊!如此偉大的哈克曼,還有什麼好遺憾的。」

(遠古至今.第三部.哈克曼篇)

BC8902年伍德斯的族長奈森勞.伍德斯,最後一次進兵精靈議會的所在地-芬德堡,將這座擁有數千年歷史的古城,焚燒殆盡,遠古時代的政治體系-精靈議會,正式走入歷史。


--------------------------------------------------------------------------------

族國創建時代

BC9047到BC4346的四千七百年,是精靈族國彼此攻伐的年代。族國時代還可以向下再分為四個時代。

族國創建時代:BC9047~BC7351 :1696

族國戰國時代:BC7351~BC5800:1551

千年和平時代:BC5800~BC4813:987

第二次戰國時代:BC4813~BC4346:467

  族國創建時代,戰爭的肇生原因主要多源於領土糾紛。十七個精靈族國在拓荒殖民的同時,並沒有仔細劃分各族的責任區域,造成的各族國間的領地縱橫交錯,只有極少的族國具有某區域的完整控制權。例如奧瑟夫族國的首府蘭斯頓.奧瑟夫(Landston.Authov)半徑五十公里週圍,就有三座其他族國的殖民地,其他的族國如有意攻打蘭斯頓.奧瑟夫,以騎兵的速度,只需不消半日時程即可兵臨城下,怎不令奧瑟夫有如盲刺在背?

  不過就族國創建時代的戰爭規模而言,通常只有在數百人至數千人左右,甚少有過萬人的紀錄,其戰爭的進行是由運動戰和攻城戰串連而成,甚少發生決定性會戰。十一世紀米迪埃大學歷史系教授-李.泰爾(Lee Tyre)認為造成此種戰爭型態的原因有四:

一、據統計,BC9000年平均各族國的只有10,0000~15,000人,因人力資源的缺乏,造成各國的領導者不願意進行人命耗費甚鉅的會戰,而以運動戰代替。

二、族國的統治者對各城市的掌控能力不足,難以充份動員。

三、農業的經濟型態造成的時間上的限制,使得秋季收穫後才能開始戰爭,春季前就必須結束。

四、築城技術較攻城技術進步,使得圍城的動作變得曠日費時,並需維持龐大的後勤補給。

  這種慢性演變的環境下,族國創建時代續持了一千七百多年。雖然戰爭的進程緩慢,但仍有五個的族國滅亡,同時也有五個新的族國獨立,直至族國戰國時代,仍維持了十七個族國的數目。


--------------------------------------------------------------------------------

戰國史與波美斯王族

  李.泰爾在”戰國史”的序裡寫道:

「如果沒有波美斯王族,這本書大概會減少一半以上的篇幅,今天的戰國史,也將不會是我們所熟知的戰國史。」

  波美斯,即使是在近八千年後的今天,這個名字仍然帶著令人畏懼的敬意。

  自BC7351至BC5800的這一千五百多年間,波美斯王族連續出現了五位軍事天才,他們分別是奧森.波美斯(Auson.bromax),馬塞那.波美斯(Masana.bromax),赫柏特.伯恩(Herbert.boen),佐德.波美斯(Zod.bromax),托爾.波美斯(Torll.bromax)。這五個人輝煌的功業,使歷史不得不以他們為焦點。

  奧森.波美斯出生的時候,波美斯的國勢正有如狂風中的微燭,隨時都有熄滅的可能。作為東魯本-坦茲平原的四大族國之一,波美斯只擁有三座萬人以上的城市,總人口不過十萬,與當時最大的族國奧瑟夫相比,仍不到其規模的五分之一。

  奧森.波美斯的祖父-菲利曼.波美斯,是位精於政策的政治家。卻也相對的突顯其在軍事上的弱勢。BC7355,他和奧瑟夫的族長約登.奧瑟夫進行聯姻,以確保其在國內己搖搖欲墜的權力。他的兒子-費羅.波美斯,娶入當時奧瑟夫族長第四位公主的條件是-一座城池,加上保證以奧瑟夫血統者做為王位繼承人。

費羅.波美斯本人並不喜歡一段政治婚姻,他與奧瑟夫公主的婚姻裏,冷漠與無言佔據了大多數的時間。四年後,他們的第一個兒子”奧森.波美斯”誕生時,他也沒有太多的喜悅。據說,他看到兒子第一眼時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我都還沒有接王位,敗家的人就來了。」

  他所指的是,奧瑟夫可能利用兒子的血緣關係,進一步的將勢力滲入波美斯,說不定等到兒子執政的時候,波美斯即完全降為奧瑟夫的藩屬了。

  他沒有將這個兒子養在自己的住所裏,而是寄養在軍史學家阿馬凱斯(Amakeths)的家中,當作是視不見為淨。

  奧森.波美斯,這位歷史上第一位被稱作”大帝”(The Great)的統治者,就在這種被家人、族親敵視的環境下成長。照一般的情況來說,他有可能長成為一名孤僻、憤世嫉俗的人。相反的,他完全不在意,因為光是流覽阿馬凱斯(Amakeths)家裏的藏書,以及和阿馬凱斯進行兵棋推演,就夠他忙的了。

  BC7306,反奧勢力者連袂攻入波美斯王宮,將菲利曼、費羅父子及其家族等八十餘人,屠殺殆盡。雖然叛亂在一個月後被奧瑟夫的部隊平定,但是此時的波美斯王族,也只得廖廖無幾的數人。而奧森.波美斯因為沒住在王宮裏,正好躲過這次死劫。

  此時奧瑟夫的族長-奧森的祖父-約登.奧瑟夫,面臨了一項決擇,是要直接兼併波美斯,還是另一個親奧瑟夫的傀儡政權-本來他是沒有這項考慮的,但因約登.奧瑟夫也正同時面臨者其他的外患,並沒有餘力再兼併波美斯這塊領地。

  於是,在他權衡下,奧森.波美斯基於血緣與家族僅存者的雙重理由,順理成章的登了王位,比他父親估算的還要早很多,當時他四十五歲。

  做為奧瑟夫的附傭國,年輕的奧森.波美斯相當懂得謹守分守的道理,在他當權的前六十年,除了軍備擴充外,他小心的應付著他的外祖父,並暗中進行分化奧瑟夫活動。

  BC7245,約登.奧瑟夫赫然發現他的王國已經不在他的掌控之中。他的三個兒子在奧森.波美斯的煽動下,均各自建立自己的部隊,與他分庭抗禮。約登.奧瑟夫目前充其量只剩下三分之一的奧瑟夫王國。

  約登.奧瑟夫當機立斷,立即下令出兵波美斯,要除去他這位”能幹的外孫”。此時約登.奧瑟夫雖然只掌控三分之一的國力,但仍優於波美斯。約登相信,只要他一出兵,奧森的人頭就可手到擒來,接下來三個兒子的”叛亂”也能順利平定。

  不過,交鋒的結果並不如約登.奧瑟夫所預期,他以優勢的兵力被擊敗。當他被五花大綁到架到奧森.波美斯的面前,他咆哮道:

「快放我回去,我的三個兒子馬上就要派兵來救我了,兔崽仔奧森,你快沒幾天好活了。」

奧森.波美斯沒說什麼,只是對約登笑一笑

「祖父」

接下來他拿著手上的三封信續道:

「很不幸的,他們都來信叫我偷偷的殺了你,你叫我這個做外孫的該怎麼做呢?」

  奧森.波美斯並沒有將外祖父殺掉-即使對他而言這不是件難事,然而他可不想背上這個殘殺長上的罪名,這樣一來,反而會給了他三位舅舅出兵的好藉口。一個月後,他將祖父這個燙手山芋送回三個舅舅那兒,讓他的祖父直接去對付舅舅們。

  BC7202,奧森.波美斯終於成功的擊敗他三個舅舅裡的最後一個-柯瑞爾.奧瑟夫(Korell. Authuv),將奧瑟夫的舊領完全收為已有。此時離他登上王位,共一百零四年,換句話說,奧森.波美斯只用了一百零四年的時間,讓波美斯從一個叢薾小國,一躍而成為東魯本-坦茲上的首強,就當時的環境而言,成就不可謂之不高。

史學家分析奧森.波美斯的成功原因有二:

一、他是第一個大量採用魔法部隊作為戰術骨幹的軍事指揮官:在奧森之前,魔法部隊雖已廣泛的應用於各戰場上,不過大多數是屬於輔助功能,使用最頻繁的.多為火球術(Fireball)及召喚術(summon)。

奧森.波美斯的魔法部隊則一反傳統,用的是傳送術(Transfer)、神視術(Vision)及心靈感應(telepathic)。李.泰爾的另一本著作”王者的將道”(The generalship of kings)裏,曾作如此的解釋道:

「在風暴大陸的各個種族裡,就屬精靈的魔法天份最高,平均每一百人中,就有兩位具備成為高級法師的資質,比起半精靈的千分之五及人類的千分之二,各高出四倍及二十倍,因此也只有在精靈文明時代,才有可能建立起這種魔法部隊….。」

「傳送術的使用,除了能大幅的增加部隊的機動性,使之與一般騎兵的相比,移動速率快上十倍,亦能延伸應用於物資的後勤補給。」

「以神視術取代斥候,做為第一線情報收集的手段…………借心靈感應術建立資訊交換系統,擴大指揮官所能監控的戰場範圍。」

二、奧森.波美斯使用常備兵與動員兵混合的方式來建立他的部隊,量少質精的常備兵(由1,000到5,000不等),負責部隊基幹。常備兵的使用,戰時不受到農作季節的限制,可以做遊擊及長期籠城戰。若事先評估有會戰的可能,則再動員量多、素質不高的動員兵。如此一來,可使人力資源的調度更具彈性。

  BC7179,奧森.波美斯正式兼併伍德斯及泰坦尼斯兩國,統一東魯本-坦茲。然基於政略上的考量,他仍保留其他三國的名號,以”兼任國王”的名義進行統治,以避免過度刺激亡國的舊臣。那時,在他的頭上有四頂王冠,所以後世也有人稱他為”四王冠之王”

  環東魯本-坦茲的所有國家都相信-亦是擔心,奧森.波美斯在統一東魯本-坦茲後,將會對他們提出更多的領土需求,而另一波的戰爭將無法避免。不僅僅是擔心,部份國家亦透過私下秘密結盟來防堵波美斯。但奧森.波美斯接下來的行為卻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反而對東魯本坦茲週邊的國家生伸出了友誼的雙手。

  奧森當然也有稱霸風暴大陸的野心,不過一連串的軍事勝利倒還沒有到讓他昏頭的地步。他很清楚,單就波美斯的國力而言,想完成這樣的事業,仍嫌不足。如他所說的名言:「野心需與實力相稱,不然只會造就悲劇。」況且自與約登.奧瑟夫開戰,到兼併伍德斯與泰坦尼斯為止,己歷經六十餘年戰事,也令他倦意萌生。

  歷史的走向通常不能盡如人意,著名的戰爭的掮客-沙達曼(zadama),開始遊走於各國之間,向國王們強力推銷他的”波美斯威脅論”。沙達曼認為,波美斯的和平盟約,是一只包裹著毒藥的蜜糖-甜美而包藏禍心,最後他們仍無可倖免於波美斯的利劍與鐵蹄。李.泰爾曾說:

「平心而論,沙達曼的理論不無道理。奧森只花了一百二十餘年就統一東魯本坦茲。當此之時,波美斯有一百萬人口、九千個常備兵、四萬預備動員兵,及將近一千六百人的魔法部隊。放眼望去,波美斯臨近的諸國,無一俱有與之抗衡的力量,這些國王們會產生這種莫名的恐慌情緒,進而相服沙達曼的理論,其實是可以理解的。」

  BC7178,各國國王們將心中的恐懼化為實際行動,史沃德(Sword)、佛肯斯(Fokens)、戴勒(Daler)、蘭瑟(Lancer)、塞勒佛斯(Silvers)、佛羅爾(Forrow)等六個族國的使者,秘密會盟於蘭斯的首府比爾斯.蘭瑟(Bilers. Lancer)。此次會盟的結果,就是著名的”波美斯包圍網”-一個為了反制波美斯勢力而存在的攻守同盟。其盟約規定,包圍網裏的任何成員,均不得單獨與波美斯進行任何結盟與接觸。若同盟裏有任何一方遭受波美斯的攻擊,所有成員均須即刻施以軍事援助。該同盟的成立,等於是對奧森.波美斯的和平政策投下了不信任票。不過外交受挫的奧森並不氣餒,靜靜的等待時機來臨。


--------------------------------------------------------------------------------

哥爾會戰

  BC7171年秋,戴勒的族長拉柏斯.戴勒(Lapos. Daler)亡故,新王安德魯斯.戴勒(Andelus. Daler)改變既有外交路線,獨自與波美斯媾和。此事件引起了反波美斯同盟其餘五國的反彈,四個月後,他們動員了將近五萬的部隊,指向戴勒。表面上,是要摘下安德魯斯的王冠,但是另外一個意圖,則是要拿下奧森.波美斯的項上人頭。

  BC7170年一月,五國聯軍在統帥阿比達奇.蘭瑟(Abidalzim. Lancer)的帶領下,開向戴勒的首府-歐帝斯.戴勒(Otis. Daler),且於二月初展開圍城。然阿比達奇此舉並非真要拿下歐帝斯,他真正的目標,是要引出波美斯的主力。並將之一舉殲滅。

  為什麼阿比達奇能如此的自信?根據他的推算,就算是全國總動員,波美斯上下最多只有五萬兵力。為了防守各據點及城塞,大概需要兩萬人。負責後勤作業及運輸,至少也要個五千到一萬人。奧森.波美斯實際能運用在戰場上的,最多不過二萬至兩萬五千人罷了。而阿比達奇手上,則有實實在在的五萬人,多出其整整一倍有餘。只要奧森敢來,阿比達奇沒有贏不了的道理。

  BC7170三月初,阿比達奇終於得償所願的引出獵物。他收到情報,奧森已渡過魯本河,向歐帝斯.戴勒而來,據說他曾問的探子道:

「奧森這傢伙能帶了多少人來?一萬?還是兩萬?最多不過是兩萬五千人。」

「報告將軍,只五千人…」

「什麼?五千人?不可能!………….難道他瘋了嗎?回去給我再調查清楚。」

(波美斯史綱-奧森.波美斯篇)

  奧森.波美斯的確是只帶了五千人而來,其中還有一千名的魔法師及五百人的輜重隊。換言之,實際編制的戰鬥人員將只有三千五百名左右。

  阿比達奇再三確認情報,得知這位”四王冠之王”確確實實只帶了五千人,目前正停駐於歐帝斯南方六十里(約二十公里)處的葛里高利(Gregolre)。當下大喜,立即解除歐帝斯.戴勒的包圍,大軍直指葛里高利,誓將奧森一舉擊潰。

  然而,當阿比達奇的大軍浩浩蕩蕩開抵葛里高利,卻赫然發現奧森的部隊己有如空氣一般的消失無蹤。經由阿比達奇派騎兵強力搜索後發現,奧森的部隊局然出現在北方三百里外的若拉斯(Nolas),這個的結果更是令阿比達奇驚訝道:

「怎麼可能!他只有兩天的時間,怎麼可能跑得了三百里這麼遠。」

  阿比達奇毫不氣餒,大軍再指向若拉斯,但結果仍然相同,此次奧森的部隊是出現在東方兩百五十里外的李威斯(Lewis)。

  據古史所載,BC7170年三月至九月,整整一百八十天的時間,阿比達奇和奧森兩人就在戴勒的領地裏玩這起種貓抓老鼠的遊戲。每次阿比達奇總是差一點點,讓奧森從自己的指縫中溜走。不僅如此,奧森還多次成功的突擊阿比達奇的補給線,讓阿比達奇的幾度部隊陷入斷糧的危機,部份史學家將這段過程戲稱為”阿比達奇的萬里追擊戰”。

  九月中旬,阿比達奇改變戰略,兵分六路,從各方向要將駐紮在勞登(Laudan)的奧森包圍起來。就在包圍網漸漸的縮小到只有十平方里的同時,奧森又一溜煙的消失了。

  阿比達奇當前狀況,只能用進退兩難來形容。他手頭上的五萬人,光是糧食的消耗整整就是奧森五千人的十倍。奧森避而不戰,只會使阿比達奇的補給更形拮据,五萬大軍師老無功。奧森的用意極其明顯,他是想透過消耗的手段,讓阿比達奇知難而退。

  十一月二十一日初冬,駐紮在魯本河畔哥爾(Gol)的阿比達奇在終於決定退兵,兩個月以來,他的部隊陷入饑寒交迫的穹境中,戰力日漸衰退,面臨癱瘓邊緣。如果此時與奧森開戰,就算奧森只有一萬人,他也討不到什麼便宜。正當他下令的部隊準備回師的同時,突然傳回這樣情報,令阿比達奇至為震驚。

  「波美斯的主力二萬人,己渡過魯本河,並會合奧森的主力,向哥爾快速的逼進中。」

  這回換作是該阿比達奇要逃命了,但光是要動起這五萬大軍,阿比達奇就用了兩天兩夜的時間。十一月二十四日早晨,正當阿比達奇正要離開哥爾,奧森的部隊追上了阿比達奇。

  兩軍遭遇的結果,就是歷史上著名的”哥爾會戰”,或有人稱之為”哥爾屠殺”。阿比達奇疲弱、飢餓的軍隊與奧森新銳的勁旅一交鋒,當即兵敗如山倒。這支號稱風暴大陸有史以來最龐大的兵力,就這樣冰銷瓦解了。

  阿比達奇本人亦未能倖免於難,法師們老早就以神視術確認他的位置,再利用傳送術將一千個突擊隊員傳送到阿比達奇指揮所附近,一舉將阿比達奇擊殺。十一月二十五日,奧森下令全軍展開追擊,這又是歷史上一場規模空前的追擊戰,一連持續五天之久,直至戴勒的邊界為止。史學家統計戰爭的結果,波美斯軍總共只損失了三百人,但反觀聯軍則死傷近一萬人,再加上近兩萬人被俘,五位重要將領陣亡。此次戰役的結果,波美斯獲得了無庸置疑的勝利。

  李.泰爾評論此次戰役道:

  「觀查BC7170年戰役的重點,並不是在於哥爾會戰,而是之前長達兩百餘日的戴勒領追遂戰。奧森利用傳送術的特點,搭配上一支小型的部隊,法師只需經兩個梯次,就可以將全軍傳送完畢。法師們的神視術,則完全掌握了聯軍的動向,使得整個戴勒領地幾乎沒有死角。

  反觀對手阿比達奇的情報掌握能力太差,所以才落得持續撲空、屢遭斷糧的下場。奧森擁有的最大優勢,就是”速度”與”情報”,這幾乎是之前大部份指揮官們所經常勿視的,或根本完全不關心的。而奧森卻能將之化為致命的利器,這段歷史的教訓,甚是遠大於其後的哥爾會戰。然而很不幸的,我們直到現在,都還無法再複製出如此型態的部隊。」


--------------------------------------------------------------------------------

波美斯和平(Bromax Pax)的來臨

  哥爾會戰後,反波美斯同盟己形同失去生命力的巨獸,只能等待奧森.波美斯的宰割。五國聯軍合計損失了六成以上,且均是難以彌補的精英部隊,現在除了自保的以外,實在很難再有餘力與波美斯抗衡了。

  BC7169年六月,以霍爾.波美斯(Hore.bromax)為首的使者團三百餘人,來到了蘭瑟的首府-比爾斯.蘭瑟,負責與反波美斯同盟的五個國簽定和約。由奧森所受意的條件出人意料的寬大-兩萬個戰俘只需要以兩萬個金幣即可贖回,各戰敗國需負責賠償波美斯前一年的軍事費用,最後,再加上沙達曼和他學生們的腦袋。

  各國代表們很樂意於在和約上簽字,這條件低於他們的底線太多了。尤其是最後一點,由於那些腦袋都不是長在他們自己的脖子上,他們當然都是毫不假思索就答應了。

  BC7169年七月,七國的代表在比爾斯.蘭瑟的戰神殿裏,正式簽署著名的那勒斯和約。和約上沒有註明,但是無毫無疑問的,波美斯已經取得了這七國中的霸權地位,這一紙和約除了正式的瓦解反波美斯的同盟之外,還代表了以奧森意志為基礎的”波美斯和平”(Promax Pax)正式誕生,之後的東風暴大陸雖還曾發生許多零星的衝突,也多都能在波美斯的和平仲裁下解決。這種均衡的態勢直至三百多年後,才發生改變。

  BC6860年,四百九十一歲的奧森.波美斯在王宮的病榻上去世了。據說他死前曾如此說道:

「一部再偉大的戲劇也是終究要落幕的,一本再偉大的書也是終於要結尾的,奧森.波美斯這個要角己經要走下舞台,但是這齣名為”歷史”的戲劇,還是會繼續不停的演下去吧。」

  蘭瑟的史官曾在BC7069年的百年和平紀念會上見過奧森本人,並和他長談數次,他的私人筆記在曾有如此描述道:

「奧森.波美斯的相貌和一般人所的想像的並不相似,他並沒有和”大帝”這個尊號相稱的氣質。他的身材中等,眼神深邃,話語中不帶有一絲的傲氣。倒像是一名位氣質高尚的學者,或是一名歷史學家。站在他身邊,你感受不到他是操控三百萬性命的”奧森大帝”,而只是位謙遜的朋友。」


--------------------------------------------------------------------------------

馬塞那.波美斯

BC6870年秋,臥病在床的奧森.波美斯接見了他第三個兒子,同時也是預定的王位繼承人-馬塞那.波美斯

「馬塞那,我已經快死了,大概就是這幾年吧,我病重的消息,附近各族國大概都已經知道了吧?那個在陳封在記憶裏的反波美斯同盟,大概又會出現了。」

「沒關係,我國還有大將耶拿和莫里斯,這兩位將軍都是上上之選,相信這場騷動應該很快就會被制止。」

「馬塞那,你是波美斯族國的繼承人,也是奧森.波美斯的繼承人。我今天所要教你最後一課,亦是最重要的一課。做為一位君王,最危險的時刻,並不是敵人的劍離你的咽喉只有一吋,而是…..」

「我知道,父王。最危險的時刻,是你的屬下威望高過於自己。」

「沒錯,但是我奧森.波美斯沒有這種煩惱,反倒是你-馬塞那.波美斯,這才是你該煩惱的?」

「父王您曾經說過,波美斯的那頂四色王冠其實只是一個裝飾品,你或許可以得到它,但是卻不能保證你的確有實力保有他。覬覦者,將永遠會像狼群一樣環伺著你,直到狼得到你的東西為止。」

「那未來的波美斯之王,你的做法呢?」

「我會先鑄好一把屬於我自己的劍,再用那把劍將狼群馴服。」

「希望你能做得到。」

(波美斯史綱-馬塞那.波美斯篇)

BC6869年春,第二次反波美斯同盟在比爾斯.蘭瑟成立,比任何人的預算還要早。不過這次參加的國家只剩下蘭瑟與佛肯斯兩國,聲勢亦不若三百年前的那次浩大。

「父王,馴服狼群的時機已經到了。」

「好,那你需要多少人呢?五萬人夠不夠?」

馬塞那.波美斯笑道:

「三百多年前父王只用了五千人,現在我也只要五千人就夠了。」

(波美斯史綱-馬塞那.波美斯篇)

BC6869年夏初,馬塞那.波美斯帶著五千人渡過魯本河,展開了屬於他自己的傳奇。七年後,當他回到蘭斯頓.波美斯的時候,他證明了自己確實是波美斯王冠不二人選。

--------------------------------------------------------------------------------



六行的讀書心得←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毒舌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