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4/18

以車為家 夜泊殯儀館 伴妻兒骨灰



(註:想自殺、認為自己過的很「背」、生命沒有意義、工作壓力很大的人,請看看這一篇吧,我相信99.9%讀者的日子過的比他都還要好,人家都活的下去,所以還有什麼好嫌的?)

【記者林保光/高雄市報導】
每到深夜,高雄市立殯儀館與金山寺間的小巷裡,總是停著一輛計程車,吳家永白天跑車載客,晚上睡在計程車上,為的是能天天陪伴葬在金山寺的妻兒骨灰。這樣的生活,他已過了七年。

六十五歲吳家永與妻子在澎湖認識,婚後兩人育有二子,一家人從苗栗縣一路搬到高雄市、高雄縣,「開計程車,收入不穩,買不起房子,只能四處租房子」。

他說,因為賺的錢有限,「三頓沒一頓飽」,太太很賢慧,在楠梓加工區當女工添家用,即使懷孕,仍挺著大肚子到農田撿馬鈴薯,充當一家人的三餐。

但天有不測風雲,大兒子在廿年前十七歲時,到楠梓加工區當工讀生,上班途中被車輾斃;七年後,妻子也在高楠公路上班途中被貨車撞死。妻兒的骨灰,都放在高雄市金山寺。

吳家永從此和小兒子相依為命,要小兒子和他輪流開計程車賺家用,但小兒子卻把賺來的錢拿去賭電動玩具,還向地下錢莊借「日仔會」,常常有人到家裡逼債。

當時他已罹口腔癌、糖尿病,無力管教,又不願見兒子墮落,決定眼不見為淨,七年前離家。沒想到小兒子三年前受不了逼債,燒炭自殺,剩他孤伶一人。

吳家永說,每天開車最多賺八百元,扣掉油錢和打胰島素等醫藥費,沒有多餘的錢租房子,在高雄又舉目無親,無人投靠。離家後,發現高雄市立殯儀館夜裡沒人,晚上可以在殯儀館的公廁洗澡;從此以車為家,吃睡在車上,盥洗則利用殯儀館公廁。

尤其,妻兒骨灰放置處金山寺就在殯儀館旁,每天天一亮,就能看到妻兒,「看到他們,我感覺有活下去的力量」。

他說,賴以維生的「小黃」已老舊,監理單位規定計程車駕駛不能超過六十五歲,三個月後自己即將滿六十五歲,到時候連車也無法開,「走一步算一步吧!」他想,在天上的妻子或許會保佑,讓他得到低收入戶之類的補助,度過餘生。

他說,賴以維生的「小黃」已老舊,監理單位規定計程車駕駛不能超過六十五歲,三個月後自己即將滿六十五歲,到時候連車也無法開,「走一步算一步吧!」他想,在天上的妻子或許會保佑,讓他得到低收入戶之類的補助,度過餘生。



存在主義與自由主義的差異←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轉載)-靈修人易犯的毛病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