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4/12

吃狗的普世價值

(副總PO於東森的文章,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很有本社的Style了,這篇的關鍵字是「狗肉」、「普世價值」及「全球化」、「主體性」,這四個當中我們就反過其中兩個XD,副總呀,以後這種東西記得要在大光明放個副本呀。)



最近有則國際新聞,南韓將狗列為家畜讓韓國的傳統飲食文化能夠受到法規管制。

此新聞一出,不少愛護動物團體大舉批評,並希望台灣地區的動物保護團體能夠響應反對南韓政府將狗列為家畜的行動。

此行動一出,果然引起不少響應,包括4月10日的中國時報小社論在內,都將表現了反對殺狗與吃狗肉的觀點,甚至將形容為普世價值。

看到反對吃狗肉的普世價值都出來,我不得不懷疑台灣社會還有任何自主或主體意識可言?

吃狗肉並非南韓的專利,根據某些學術研究,在缺乏大型動物蛋白質來源的地區,狗自然就變成人類畜養宰殺的食物,韓國人吃、華人吃,連古代的阿茲提克人也吃狗肉。那並非甚麼愛不愛動物的問題,只是單純的地理環境下所產生的飲食特徵。

吃狗肉原本只是個單純的飲食文化問題,直到當代全球化後突然冒出個動物權問題把原本單純的飲食文化問題變得複雜。

看看當下反對吃狗肉人士的說法,扣掉極端的動物權素食主義者,大多數的理由也不過就是「狗是人類的好朋友」之類價值性規範來反對吃狗肉。但問題的根本是,既然吃雞豬牛羊等牲畜都可以,那為何狗就不可以?

講明白的所謂的反對吃狗肉,不過是西方的意識形態,藉全球化傳遞過程所產生的價值霸權。

歐美地理特性不同於東方,自然不會養成吃狗肉的傳統,當沒吃過狗肉的西方人看到吃狗肉的東方人,自然因為文化的價值而感到東方人的野蠻。但問題的關鍵並非吃狗野不野蠻,那只是有沒有把狗當食物而以,並不能夠將其當作野蠻與否的標準,但很遺憾的是許多人卻無法分清其中差異而將其當作不可挑戰的普世價值規範。

吃不吃狗那是飲食文化差異,並不是甚麼真的普世價值。真要講動物權的普世價值那等大家都不吃肉再來談,更極端點的講也就是不必那麼偽善,因為人類的存在與發展原本就是對動物權的一種侵害。如果妥協點也應該是針對於肉狗的來源應該有適當管理與控制,不要像現在許多人所控訴的般以殘忍的方法飼養與屠宰身為肉狗。

全球化擴大的時代,更多更多的細微文化差異透過各種方式進行交流,也產生諸多不同的爭議。只是一昧往西方價值觀靠攏,永遠也建立不了甚麼主體性,到最後將會發現自己建立的主體性將只不過是西方文化的縮影,那又有何主體可言?反吃狗肉的普世價值觀,圖顯的只有台灣社會被西方文化殖民而不自知的殘酷現實而以。



宅風的某些抱怨←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副總的星間飛行舞蹈解說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