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4/04

少年的巨大蘿蔔之夢(下)

上篇在這裡:巨大蘿蔔之意即為「巨大機器人」,別想歪了XD,感謝WonderJimmy的網誌給我提供了部份的靈感。
http://blog.sina.com.tw/schorst/article.php?pbgid=8256&entryid=171608

「B14,M3及D4」

他看著說明書,一邊拿著斜口鉗,口中默念零件編號,一個個的將它們從塑膠框架上剪下來。

難以置信,過了近二十年,他又重新拾起這個遙遠的嗜好,做起鋼彈模型來。

邊做,他忍不住的讚嘆:「現在的模型真方便,連模型膠都不用,分件、分色都很完整,只要組起來,再稍微的打磨一下,整個作品就很漂亮,根本就不用上色。」

老婆或親友偶爾會用異樣的看著他的「作品」,用質疑,或略帶嘲笑的口吻問他:「都幾歲了,怎麼還要跟小孩子搶玩具?」

他也只能帶著尷尬的神情笑著,這個問題,實在難用三言兩語來回答。

算一算,他出社會工作己近十年了,這十年讓他懂了很多東西,包括人與事之間的傾軋,以及習慣職場上的複雜競爭關係。

他覺得自己「成熟」多了許多,在處理事情上,他越來越能投入,不帶有感情的。

有時候他卻又會忍不住的疑質自己,這種「成熟」,其實是對事物熱情的消退。

十多年前,他讀過台灣早期的動畫雜誌「先峰動畫」及「神奇地帶」,裡頭提到了一個日本動畫中常見的主題:相對於具有無限可能性的少年,「大人」是沒有用的,那些「大人」,己經被他們的工作、體系給綁死了,什麼事都不敢做,什麼事都不想嚐試,只會守他們小小的天地,過著沒有生氣的生活。

他還是少年的時候,讀到這一段,他暗暗的想道:「哼!我以後一定不會成為『沒用的大人』」

但一年又一年的過去了,他卻覺得自己越來越像當年他所否定的那些「沒用的大人」,膽小、世俗、功利。他曾想過:「我其實從來都不想改變,不知不覺中,我卻發現自己變了。很久很久以前,我並不是這個樣子的。」

現實世界的殘酷,就像一個巨大的黑洞,不斷的,吞噬著他微小的自我,他只感覺自己越來越渺小,人生的可能性,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少。

或許,做模型對他而言,是那微小自我的最後堡壘,讓他能與童年時代重新連結,找回那種全然投注熱情的感覺。

也就是這個理由,才能讓他如此義無反顧的做下去。

那天,當他又拿起斜口鉗,開始做起模型時,突然間分神,望了一眼正在客聽看卡通動畫的三歲女兒。

雖然在之前,他不曾認同過那句話,那句經常在日本動畫中經常出現的台詞,他一直認它太過濫情,根本與現實脫離,但是在今天,他突然懂得那句話的含義。

他在心裡,對著他的女兒說:

或許,這世間上的清濁善惡總是如此難辨。

我越來越難明白,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

而我這輩子也無法真正的拯救世界。

但我發現,現在這些對我而言,都不再重要了。

「我只要能守護著妳們,守護著我所愛的人就好了。」

這樣就夠了。



何以人類要反真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六行的讀書心得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