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8/01/28

中年危機的夢

星期六下午,吃完中飯以後我便去睡午覺,做了一個奇怪夢。

在夢裡,我往幸福路的後半段走去,要轉往中平路,至於要做什麼,我自己也不清楚。

夢中的中平路卻是近二十年前的樣子,那個時候幸福路後半段以及中平路才剛舖好沒多久,除了柏油路以外都是水田及池塘。

當幸福路走到底,我正要轉向中平路的方向,大略在目前新莊高中的地方,發現有人將整條路給封起來(更奇怪的是,新莊高中的所在地,直接就變成林口台地的山坡邊緣),在辦喜宴,賓客座的滿滿的。

我被辦喜宴的人擋住,沒有辦法繼續走下去,只好回頭,心裡頭有一個聲音:「走不進去,走不進去」。

喜宴裡的賓客玩的非常盡興,唱起卡拉OK,唱的是范曉萱的「眼淚」,直接從副歌開始,唱的極為悲傷。

我的心裡突然又有一個聲音傳來:「時間不夠,時間不夠」,一直重覆到我從床上驚醒為止。

這個夢說起來很簡單,如果是別人的夢,或許並不容易解釋,分析自己的夢就容易的多了。根據我這個半生不熟的心理學研究者的分析,這個夢表現出我潛意識中的中年危機。

被喜宴給擋住了路,代表了我想走入婚姻,不得其門而入的感覺,且對婚姻又有某種恐懼或疑惑的感覺,看著別人結婚,又不免得羨慕起來。

賓客唱范曉萱的「眼淚」,這首歌我並不是很熟悉,卻表代了兩層含義

一、它是我二十出頭時的流行歌曲,帶有我開始在懷念年少歲月的意味。

二、范曉萱本人存有某種世俗定義的精神問題(以刺青時的疼痛來證明自己的存在),當年她的歌便存有某種過於早熟的悲傷,正好與我的狀況變成一種連結。

至於最後在耳邊重覆的:「時間不夠,時間不夠」,則表示我或多或少走到了人生的中點,雖然還有很多很多的願望與想法,卻越來越時不予我,人生的可能性越來越少,不管是做什麼,時間都不夠了。(「時間不夠,時間不夠」也源自於電影「當尼采哭泣」中布雷爾醫生的夢境對白,當時布雷爾也同樣面臨了中年危機),

分析完這個夢,我才回想起,怎麼最近回到家後,開始變的異常認真,一直在K英文,每星期至少唸十個小時以上。(因此壓縮到了管理網誌的時間,留言比較晚回及少回都是出於這個原因)

雖然我的工作收入不算太差,做了近七年了,卻略顯有些停滯,我知道雖然世俗的功成名就有如幻影一般,活在這當中人,又不能不在乎它,我隱約的有一個想法:我必須先走過完世俗的考驗,此生方能得到完滿。

余德慧在他的著作中增提到,不管男人再如何逃避,三十歲是一個關鍵點,最多延遲到三十五歲,一定會產生一個「定下來」的念頭,我初讀此段落時內心非常的抗拒,我目前的所做所為,卻真真實實的朝著這個方向走。

若是按照虛歲,過了這個農曆新年以後,我也該33歲了,有時候我會覺得我的人生平平淡淡,不曾年少輕狂,好似沒經驗什麼大風大浪,總是感覺缺了點什麼,有時候翻起歌德的「浮士德」,總覺我便似浮士德老研究,空渡了歲月,擁有卻若感似無,一片孤寂,我的未來,又在那裡呢?我的潛意識以夢境的方式,表達了我仍然存在的盲動。

不過在完成這次的心理分析後,我卻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或許我早有準備,晚到青少年叛逆與早發的中年危機,就在一瞬間渡過了,該面對的,終於是要面對的,或許殘酷,快樂與苦澀摻半,卻非得要走完的人生。



Cast Off!命理師模式啟動!←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本社社員的心聲及本人回應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