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9/25

恐懼或戒心的正面價值

這篇與靈修的關聯性較大,「恐懼」在一般靈修中,不論是那個派別,幾乎都有提及,靈感是來自我養的那隻白文鳥,它幾乎什麼都怕。

只要是會反光的東西,例如塑膠或金屬製品(例如:一隻筆),拿到白文鳥面前,它就一副想要逃走的樣子,等發現沒地方逃了,接下來便擺出一付「威嚇」動作,要和那東西拚生死。

白文鳥也不會接近不熟悉的人及物品,只敢在有限的範圍內活動。

我家人一對白文鳥的行為感到好笑,它幾乎什麼都怕,我卻對這種行為提出一種解釋。

白文鳥的恐懼會令人感到好笑,是由於我們這種人類己經處於一熟悉的環境,我們幾乎知道家裡頭每一樣東西的用處,但白文鳥並不知道。

白文鳥原本是一種野生的鳥類,在野外中,對同類之外的所有物種起戒心,還有對未知的事物感到恐懼,是求生的方式。

假設在野地中,白文鳥遇到的並不是一隻筆,是一條蛇,它要是笨笨的去和蛇打招呼、作朋友,八成會淪為那條蛇食物。

我們可以假設在演化中,曾經發展出「不會感到恐懼」以及「沒有戒心」的物種,或者是同一物種中,某個個體就有這種特性,但是這種物種或個體的生存率比「會感到恐懼」及「具有戒心」的物種或個體還要低,久而久之便被掠奪者給殺光了,留下來的,便是「具有戒心及會感到恐懼」的物種及個體,甚至感受要非常強烈才能生存。

因此,我在此「沒有根據」的推論:恐懼,以及人與人之間的猜忌(戒心的表現),會不會是根植於基因內的因素,是種生物保全自身的本能呢?

在為數不少的靈修系統中,恐懼與戒心一直是我們極欲克服及去除的情緒,但根據上述的推論,我卻認為恐懼與戒心也是一項有價值的情緒作用,我們或許應該重新價評它們,當然,個體也不能發展恐懼與戒心,否則連過日常的生活都很困難。



Canon EOS 400D之改圖篇←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關於動畫的純然流水帳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