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7/16

這個病,終於好了

自2005年以後,我對閱讀有了障礙。

並不是指一般的書,小說我還能讀的下去,我所讀不下的,只有政治類的書而己。

我的同事說過,過去,他被強迫讀了一些他不想讀的東西,以致於到現在,除了動畫以外,他幾乎無法再讀一些太複雜的東西。

我,則是讀到政治論述,便滿子開始批判,媽的,這些好聽的鬼話,做的到再說,根本讀不下去,這種反應大約持續了兩年。

到了前陣子我寫那篇存在主義與自由主義之間的關係時,想起了一個命題:存在主義有沒有發展出一個政治論述?或者,受到存在主義影響的政治論述?

有的,漢娜.鄂蘭應該便是,她曾受教海德格與雅斯培,兩者都是存在主義的大學者,我過去曾經小讀過海德格的思想(在一本名為「社會科學的理路」中,有篇介紹海德格的思想),好像真的與鄂蘭對政治參與的論述接近。

這一次,拿起政治學的課本來,終於不會再感頭痛,所有過去讀過的每一個字,似乎都有了全新的感受,感謝老天,我終於不再自怨自艾。

或許,明年我又會重新準備再上考場吧?

模型部份,我要先放個一陣子了。


關鍵字: 感受

這個星期五-十三號,大不吉←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所謂電腦蠢蛋的福氣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