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7/11

台灣的法學教育與法律人

最近在趙建民台開案已經正式進入司法審判階段,檢察官將他求刑八年,其他案件大多簽結。 媒體關注的觀點,大多再於為何其他的案件能否簽結和趙建民能否交保,但我關心的並不是此點。 反而是有學法律的人認為,趙建民當醫師過失殺人不過最多判五年,但他內線交易卻要求刑八年,不符合比例原則。這種想法,頓時讓我想到台灣失敗的法律教育體系。

那位人兄的理由不外乎,生命權的侵犯不過五年,財產權的侵犯卻要重判,並不合理。 但是實際上這正是台灣法學教育失敗之處,也就是只管法條其他都不管。 它的最大問題在於兩點 1.比例原則不應該是相對性的,也就是說你殺人是多重的罪不應該跟侵占財產是多重的罪拿來相比。 兩個罪行的比例原則,應該是直接相關於在於該罪狀中的罪行,而不應該拿來比較。 2.內線交易罪基本上並不是單純的侵犯財產權的罪名,內線交易的可怕之處在於對市場機制的破壞。再資本主義社會當中,維持市場制度的公正性,如果無法維持市場制度的公正性,那麼資本主義與市場機制將會遭受根本性的破壞,也因此任何破壞市場公正的行為都應該受到相當嚴重的懲罰。 但遺憾的是,由於我國的立法怠惰,對於內線交易的罪行判定相當的模糊,使得我國的內線交易通常都處罰的很輕微。或著可以說,我國的立法體系,並沒有跟著時代潮流來制定完整的經濟犯罪條款,使得諸如葉素菲、趙建民等重大經濟犯罪,都可以在司法判決確定前過著愉快的生活。而台灣的法律教育長期過度重視法條與考試的情況,竟然還只是在法條裡面鑽牛角尖,完全的忽略現實案件背後的環境與其他因素,也難怪我國長期以來對司法體系還有法律不信任。



騙局一場的拉法葉弊案突破←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精神鴉片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