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5/06/16

(轉載)-梁羽生談納蘭容若

看了煙花三月,對這位原本並不清楚的歷史人物,居然產生了興趣。
梁羽生談納蘭容若 From《三劍樓隨筆》 納蘭容若的詞,可以毫不誇張他說是詞苑裏一枝奪目的奇葩,與他同時的和後世的詞家對他的評價都非常之高,陳其年將他和南唐二主(李中主、李後主)相提並論,聶晉人稱他的詞是:“筆花四照,一字動移不得”;王國維先生更認爲他的詞不但是清代第一人,而且是宋代以後的第一人。這些評語,對納蘭容若來說,我想當不是過譽之詞。 有一件非常奇怪、幾乎令人不能理解的事情是:納蘭容若爲什麽會寫出《飲水集》那樣的詞來?那些詞一片悲惻情調,不是昔懷昔日便是感慨今朝,十首有九首都是痛苦的傾訴,愴淒的呻吟,如果不知道他的生平的人,一定以爲他是窮愁潦倒的文人,誰知道他卻是極盡人間富貴的相國公子呢!他二十一歲中進士,官至通議大夫,一等待衛,皇帝非常寵愛他,到各處巡視都帶他同行,在封建時代,那可真是一種曠世的殊榮呢! 許多人將納蘭容若與李後主相比,可是李後主那些悲苦的詞,都是在他被俘之後寫的;在被俘之前,李後主的詞卻是充滿了個人的歡樂。但納蘭容若一生沒有受過什麽波折,始終都是過著貴族公子的生活,爲什麽他的詞也會那樣悲苦呢? 據我看來,正是因爲他出身貴族家庭,因此特別感覺到貴族生活的腐朽,他曾經有幾句詞道:“電急流光,天生薄命,有淚如潮。勉爲歡謔,到底總無聊!”看來,他對那種“勉爲歡謔”的生活,是感到無聊透頂的。 納蘭容若的父親名叫納蘭明珠,官至太傅(相當於宰相),可說是位極人臣。但此人庸俗卑鄙,而且貪財,和納蘭容若那種清高絕俗的性格,正是極端相反。我想,也許又正是因此,使他在貴族的血管裏流著“叛逆”的血液,他本質上是一個有正義感的讀書人,他父親的所作所爲,都令他聽不慣,看不慣,可是在封建的壓力下,他又不能公開地反抗父親,因此精神上就感到鬱悶,正像《紅樓夢》中的賈寶玉一樣。在封建壓力下,不能求得精神的解脫,於是在詞章上就化爲悲苦之聲。 納蘭容若的情感非常豐富,他說自己“不是人間富貴花”,而是天上的“癡情種”,這一點也很和《紅樓夢》中的賈寶玉相同。無怪有些“紅學家”,甚至認爲《紅樓夢》中的賈寶玉,即是納蘭容若的化身,大觀園之事,即是納蘭相府之事,做起詳細的“索引”來。這種說法,當然是幾近附會,但兩人的性格,卻擁有共通之處。 納蘭容若自稱是“癡情種”,事實也是如此,他在十八歲的時候有幾句詞道:“十八年來墮世間,吹花嚼蕊弄冰弦,多情情寄阿誰邊?”那時他大約尚未結婚,在夢想一個能瞭解他的伴侶。後來他結婚了,真的碰到了一個知心的人,夫妻非常恩愛,可惜婚後不久,他的妻子短命死掉,他就更悲苦了。納蘭容若寫過好兒首悼亡詞,情感之真摯,允稱千古絕唱《七劍》裏曾引過一首,只從那首詞中也可看出,他是如何的“癡情”了! “納蘭容若詞中,常自稱薄命,不料竟成“詞?”,他後來真的短命,只三十一歲就死了!


「三偽一體」Blog之公告事項←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感人落淚\的芭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