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6/07/09

作文人生

雖然常常寫投書,我知道自己的文筆普普,最多,也只一般人好上一點點。 記得我的求學生涯裡,不管是小學、國中、高中,甚至是讀專科的時候,我寫的文章,老師讀了從來不賞光,分數很少超過八十分,六十分是家常便飯,還有老師曾經一氣之下,乾脆不及格的。原因有二,其一,我的錯字很多,這也怪我寫字時常常心不在焉。另一個原因是,我喜歡亂寫一通,擺明了就要和別人不一樣。我己經沒有了青春期的叛逆傾向,若是再叫我連寫文章時都要寫的正經八百的,那還不如不寫,說不定,那個時候,我己經開始透過書寫,來表達我的內心深藏己久的反叛因子。 我記得那遙遠的童年時代,唯一一次拿到八十分以上的作文,是一篇遊記,最有趣的是,父母親那時忙於生活,平常很少帶子女出門遊玩,回想起最近一次的出遊經驗,己經是不知道幾年前的事情,我只好亂寫,拿國語課本裡的東西拼拼貼貼,再加上一點點想像力,寫的也像是有那麼一回事的,老師給我的評語居然是:「沿途的景物描寫的不錯,但是遊玩的經驗寫的太少」,嗯...這是見鬼了嗎?

上了國中,有一次妹妹要寫一篇關於反安非他命毒品的徵文,她寫不出來,我剛好那時有空,就代她出手,一寫就是近三千字,滿滿六大張五百字稿紙,這也是我生平第一次寫這種超長作文,中途還沒了靈感,差點連那種八股的四維八德都要寫進去了,那篇聽說老妹的老師還挺喜歡的,說要送去比賽,但最後卻落的沒消沒息,大概是寫的還不夠八股吧?算了,寫仁義道德的八股文,本來也不是我的興趣。 考高中高職聯考時,那個佔了近四十分的作文,我也居然莫名其妙的拿了個二十五分,相較之於其他同學,這個分數算高了,最近一次去考研究所,雖然沒上,但是作文滿分一百,我也可以拿個七十五,像我這個樣子,表達能力應該都算是中上程度吧? 二○○四年,有次流灠東森網頁,看到了一個叫橘子箱的單元,讀了幾篇,心想:「他媽的這種文章都可以上,那我寫的憑什麼上不了」,就以本名投了一篇談公投的到了東森,沒想到真的刊了出來,當時東森一天還只有兩篇投書,我投書一上,就忙著召告親朋好友,就好像上了電視那麼開心,後來寫書寫多了,發現這也沒什麼,總不可能寫個幾篇,就能得到政論家的美名,且能寫的體裁有限,更糟的是,如果跟人家打筆戰,連筆戰的話題都還是那幾個統與獨,民主與獨裁的問題,這些東西在別討論區上頭早己不知論戰過百次,再多說也是無用,為求突破,我潛藏的反骨個性又來了,也真虧東森老編的大人大量,我那個不入流的惡劣小說,以及「偽新聞」,他居然都能照單全收(我被退稿的幾率很低,雖然沒算過,但可能只有十五分之一)。 我自己也很好奇,為什麼老編會對我的東西照單全收?或許這是具備指標義意吧?「你看,這麼惡搞的一個傢伙,他寫的東西都能刊,大家就趕快來東森寫投書吧!」 算了,亂猜也沒用。據聞有人因投書橘子箱而改變人生,對我而言效果或許沒有那麼顯著,卻也讓我了解,除了日常無趣的工作外,至少我還有其他「可貴的」專長吧?現在若是要叫我那群同事,對時事發表一篇評論,那還真他媽會要了他們的命。 但這有什麼好驕傲的?我又沒機會去電視台當名嘴,像黃光芹或陳輝文一樣賺大錢,這總歸也是無用的。想開點,回去過正常日子吧。(不過副總目前己經開始在于美人的節目裡出沒了,有興趣的人可以注意一下)



翻書札記《終於學會愛自己:一位婚姻專家的離婚手記》←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大舅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