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4/10

台灣所謂四大族群的謬誤

這是最近開始要談的東西 長期以來四大族群的說法其實是被民進黨給騙了 只要照著四大族群的說法走,台灣永遠沒有族群平等

最近要選總統,挑動族群的言論不免躍躍欲試,兩邊候選人都不停的提到有關族群的話題。但事實上,長期以來台灣的族群分類一直處於錯誤的分類法,此種分類法常常被使用但其實是根本上的錯誤。 族群兩個字從來都不是正式的學術用語,族群的涵義也相當的模糊不清,用一個涵義不清的概念來區分臺灣的住民狀況,結果就是造成台灣現在嚴重的不平等概念。在大陸沒有族群這個字眼,只有民族這個字所以有比較明顯的少數民族政策。但很遺憾的是,台灣在民進黨執政後由於民進黨缺乏對民族了解只想建造國族,因此出現一套完全以福佬人為中心的族群說,也就是目前所謂的四大族群說。 原住民、本省人、客家人與外省人四大族群的分類法,就是從福佬人的中心去看台灣的住民。在這個分類中,隱藏著只有福佬人才可以稱為本省意即正港的台灣人的意味,其他人都不可以叫做台灣人,他們都有各自的統一稱呼。這些各自的統一稱呼下,正包含著福佬人的驕傲不願了解他人的心態,因為無論是原住民、客家人還是外省人其來源都遠比族群稱呼來的複雜。但因為福佬人為中心的分類,結果就是將不同語言與來源的人硬是畫作一個族群,比方說將來自大陸35省的人看作一體,但卻完全無視35省間在語言、文化甚至種族上的差異。 而這種福佬人為中心的分類法,當他變成政策時就是一場災難。以母語為例,外省人的母語明明不是所謂的北京話卻硬是被劃成北京話,依照母語教育原意該學的各省方言,完全在福佬人中心的族群分類下犧牲掉。也正因為此種非類法,所以才常常出現那種外省人佔優勢的說法,從台大經經濟某教授的研究到民進黨的宣傳,最喜歡講的就是外省人佔境優勢的說法。但實際上,所謂的外省人優勢說法可以成立,乃是建立在那套福佬人中心主義的保護傘之下。由於在分類上將外省人當作鐵板一塊,因此可以明確塑造出外省人都是受益者的假象。以泛綠愛台派最愛說嘴的說國語運動來說,由於將外省的母語假設為北京話, 就此可以得出外省人是語言資源優勢者。但來自大陸其他三十四行省的各省人士,其實操著完全不一樣的方言,除北京市人外恐怕也沒有人將所謂的國語當做真正的母語,因此外省人事實上是與所謂的福佬人一般遵守所謂的國語政策,而非站在所謂的優勢地位。而在此種思維下的產生的母語政策,唯一受益的就只有福佬人的閩南語,外省人比原住民還遭在母語政策上被完全犧牲。此外,所謂的外省人在公務員考試上優勢說,依然是一個外省人鐵板一塊迷思下的產物。泛綠最喜歡攻擊的省籍配額制度,事實上乃是國府在大陸時為讓人口差異頗大的各省人士在中央政府有均等的機會所設計的制度。如果按照四大族群的分法,省籍配額的確讓外省人佔優勢,因為台灣只是中華民國的三十五分之ㄧ,但如果將外省人族群拆解後將會發現,原來所謂的省籍配額並不會均等的落到所有的外省人頭上,而是必須依照他的省籍來進行分配。因此,在制度上其實省籍配額制度並不是刻意的要在省籍上區分優勢,會有省籍優勢的問題乃是因為國府遷台後所產生的結構性問題。 從上述的例子中,其實就可以看出所謂四大族群的分類法,其實正是一種族群不平等的最佳表現。 因為四大族群的分類觀,根本就是以福佬人為中心的分類,福佬人已經占據分類上的優勢。也因為有此優勢,福佬人才可以假造所為其他族群有優勢的說法,刻意的迴避福佬人的實質優勢並忽略掉最根本的階級問題。台灣如果想要消彌族群問題,就應該直接從族群分類法下手,拿掉所謂的四大族群論述,創造一套非某族群中心的分類法並徹底的區分其中的差異性,否則台灣的族群問題將會永遠難以解決。



外山恆一的政見發表說起←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什麼叫做民調不公...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