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4/09

外山恆一的政見發表說起

這是從http://www.wretch.cc/blog/gozira1975&article_id=5169422 看到的東西,之前有看過無字幕版,不過有該部落主把它加上字幕翻譯完整 聽說在2CH被稱為「絕對神」 根據昨天東京都知事的開票結果,這傢伙拿到佔總票數0.3%的15059票,在候選人中排名第八。

整個政見發表會的內容,套句本社的說詞就是「自high」,尤其最後那句「如果我當選的話,那些傢伙會被嚇到,我也會被嚇到。」真是切合本社風格。 但整個外山恆一的政見發表中,其實強烈與明白的指出民主政治最根本的問題。 自由主義的奠基者John Mill曾經在其著作中認為,民主政治要避免多數暴力的問題,就必須依靠說服讓所有人都有機會成為多數派,當人人都可以藉由說服成為多數時就不存在一直受到多數暴力壓迫的一方,而政黨輪替通常會被視為該論點的實踐。 但在現實政治中,Mill所訴諸的藉由說服來讓所有人都有機會成為多數的想法,其實難以實踐。因為在當代政治中,由於政黨制度的限制,政黨輪替常常僅是空有形式的變化而非真正的實踐讓所有人都有機會變成多數的理念。Mill所理想中藉由理性的說服的政治則常常不存在,在許多決定性的選舉中決定選舉勝負的往往是非理性因素。因此在現實政治中,常常出現一群總趨於少數的少數人族群,或著看似位居多數但卻是少數的族群存在於當代的民主政治中。 而此種政治上的遠永少數,進一步的影響到Mill所最關心的議題,個人的自由。Mill非常重視個人的自由,認為「個人的行為,只有在會構成對他人的傷害時,才應該受到法律的規範」,但現實中卻常常出現多數派對少數派的自由進行侵害,而少數派卻因為遊戲規則無法力制止多數人對少數人的侵害。此時,少數人將會因此而朝向民主政治的兩大基石下手,使民主政治逐漸淪亡。 我個人不願虛偽在民主政治下再談那些所謂的民主原則,我個人認為民主國家能夠維繫乃是因為倆各最根本的基石,一國家與生俱來的暴力本質,國家的暴力本質讓民主國家能夠貫徹其多數意志縱使其為非道德的多數暴力。二對民主制度的信任感,民主制度乃是強調對個人信任的制度,正因為對民主政治的信任因此才會參予其中。當個人對民主制度不存在信任感時,則對於民主的參予感將不復存在,此時取代多數人參與的將會少數基本教義派的激進份子領導的民主內戰。 至此,那些原本就屈居於少數的人,將會面臨兩個選擇一是澈底的面對國家的暴力本質,回歸人類最原始的上訴法庭以暴力對絕暴力,亦即以武力顛覆國家。要不就是認清民主內戰的本質,完全拋棄對民主的參與,輕者自決於政治之外重者則存在嚴重的犬儒主義。 外山恆一的觀點,基本上與可以視做一種犬儒主義,他的政見中「那些多數派的傢伙都在胡作非為,這個社會已經變成我們少數派難以生存的環境了。」代表的是永遠屈居於少數者的心聲,但其主張「顛覆政府」卻又要參與體制內的活動則代表他對國家暴力認識的屈服,最終僅能用一種類似搞笑的方式來進行表達。看起來好笑的政見,最終卻隱含著對民主政治與國家體制的不滿。 民主政治發展至今,也不過兩百多年,多數民主國家施行民主政治也未超過百年。但民主政治的發展似乎很快的碰上瓶頸,進而成為諸多民主國家的問題所在。我長期所質問的「民主之後」的問題,也正逐漸顯現。外山恆一,一個類似本社風格卻又明確點出問題的候選人。



不要祈禱大國崩潰←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台灣所謂四大族群的謬誤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