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4/09

不要祈禱大國崩潰

這篇應該是少數可以拿去兩邊釣魚的文章 不過不見得釣的到 而且這篇有點自己札稻草人打的味道

敵國的崩潰,常常是基本教義激進份子最常見的祈禱項目,不論你是民族主義者、民主主義者還是伊斯蘭信徒莫不期望自己仇恨的國家倒下。在台灣海峽兩岸就正好存在兩個祈禱不同國家崩潰的基本教義派,在台灣台獨份子與法輪功(以前外加國民黨)的激進份子大概隨口不離中國將要崩潰,而在大陸激進的憤青們則三不五時的期望日本與美國的敗亡。 就個人來看,現在世界上的大國最好都不要期待他們的崩潰與敗亡,因為那必然導致莫大的悲劇。綜觀歷史大國崩解的原因相當複雜,甚至會影響到日後的戰亂時間,但無論大國的崩解的原因為何,結果都是帶來長時間的混亂時期,西方如此東方亦然。在西方羅馬帝國的崩解,為西方帶來百年之久的黑暗時代,在東方中國朝代的更替往往是百年以上的戰亂的結果。而在這個全球與國家間連繫較過去更為緊密的時代,大國的崩解帶來的結果恐怕更是災難性的,甚至可能會摧毀我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 或許有人會辯解,近三十年來不少國家崩解,但卻沒有帶來任何災難性的結果,但那僅是那些樂觀論者刻意忽略下的結果。近三十年來崩解規模最大的國家是蘇聯,蘇聯在1991年的崩潰如同其1917年建國,以極快的速度就從世界上版圖最大的國家變成一個經濟等待重建的次等強國。在樂觀論者的眼中,全世界版圖最大的國家崩潰卻沒有對世界造成任何的混亂,顯示當代人類文明似乎已經不在害怕大國的崩潰,因為大國的崩潰不會對我們產生任何影響。 在此,容我必須辯駁那些樂觀主義者的看法,因為蘇聯的崩潰可以說是人類歷史上罕見的狀態中產生,因此難以對世界造成混亂。蘇聯崩潰無法造成世界的動盪不外乎兩個原因: 1.與西方隔絕 由於冷戰架構蘇聯與西方國家缺乏直接的聯繫,兩者可以說是有相當的隔絕。尤其在經濟上,西方與蘇聯在經貿上的聯繫少之又少,因此蘇聯的崩潰對於西方國家來說根本僅有政治上的效果,而難有實質上的作用。 2.崩解方式 蘇聯的崩解雖然極為快速,但實際上卻與過去的國家不盡相同。礙於政治體制上的設計,蘇聯的崩解與其說是國家社會的崩潰,倒不如說是一連串藩屬國的失守。蘇聯的崩解,僅是對加盟共和國掌控力的喪失,身為蘇聯主體的俄羅斯本身並沒有崩解。因此,蘇聯的崩解對俄羅斯並沒有影響到繼承蘇聯地位的俄羅斯本身,俄羅斯的國家體制依然安好、國家控制力雖然因蘇聯瓦解而稍顯無力大體存在(以車臣為例),雖然俄羅斯人民必須度過一個經濟不佳、治安混亂、國家榮譽失喪的時代。 從上面兩個地方來看,可以說蘇聯的瓦解與其說是一個國家的崩潰,倒不如說是個國際體系的崩潰。對西方與其他國家來說,蘇聯的瓦解最大的損失與其說是帶來國際混亂倒不如說是讓政客少一個好用的藉口、讓軍方少一個可以騙預算的假想敵、第三世界獨裁者少一個可以抱大腿的對象,這些說法都可以從90年代初期國際軍武市場衰退中看出端倪。另外一個例子或許比較可以參考,就是東歐大國南斯拉夫,南斯拉夫的瓦解就比較類似於國家的整體崩潰。由於南斯拉夫的組成與蘇聯不同,因此南斯拉夫的瓦解帶來內戰、種族清洗與難民,雖然最終在歐盟的干預下逐漸平息,但也是好幾年後的事情,而個人認為南斯拉夫內戰帶來的最大教訓是文明的進步並不會在國家崩解時帶來更多的和平,只會讓有心人殺人殺的更爽快。但南斯拉夫的例子,依然可說是特例因為南斯拉夫本來就是一個由「七國國境、六個共和國、五個民族、四種語言、三種宗教、兩套文字、一個國家」組成的多樣性國家,加上巴爾幹本來就是歐洲火藥庫因此難以比較其他國家。 回到台海兩岸,祈禱大國崩潰的結果將會遠遠不同於前面蘇聯與南斯拉夫兩個例子,不論祈禱崩潰的是哪個大國對於雙方而言都將會是一場災難,而不是一場事不關己的痛快心願。先從台灣說起,中共政權可以說是目前維持東亞地區經濟發展與政治穩定的最重要關鍵。2004年紐約時報專欄作家THOMAS L. FRIEDMAN以Let Us Pray為標題以相當諷刺的口吻祈禱中共政權必須維持穩定,否則整個世界經濟將會面臨大麻煩。大陸是個擁有13億人口的超級大國,中國對於世界的影響力套句中共總理溫家寶的名言就是「再小的問題乘以13億人都是大問題」,中國的一舉一動都將對東亞地區產生龐大的影響,僅距離中國150公里的台灣是不可能自決於中國影響力之外,認為台灣可以隔絕中國的影響力,僅是某些人看不清現實的妄想。當這個13億人口的大國出現經濟或政治上的大規模變動時,台灣必然會如同其他東亞國家一般受到直接的衝擊。而中國存在的強烈民族主義,也可能會讓台灣在中國經歷政治動盪或內戰時變成野心政治人物的頭幾號政治目標。面對動盪的中國大陸,台灣絕對不容易有機會做出太多的政治表態,因為那極有可能會台灣變成中國問題的總目標。如果再考量經濟因素,中共政權維持的穩定且溫和的發展,絕對符合我國的國家利益而且是最重要的國家利益。 跳到另一邊,對岸的憤青們千萬也不要祈禱日本與美國的崩解,兩個經濟大國的崩解對於目前外貿依存度高達70%以上的中國來說,根本是災難一場。尤其美國與日本在經濟上是中國的第二與第三大貿易夥伴,美國更是中國最大的出口地區、日本則是第四大出口地區,要是這兩個國家發生急劇的政治與經濟變化,對於中國發展中的經濟來說會是一場根本性的大災難,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的成果,極可能在美日兩國的崩潰過程中受到致命性的打擊。此外,中國目前擁有接近上兆的美元外匯儲備,加上美元價值並不是基於金本位制,所以美國在政治上面臨大規模的崩壞時,中國所擁有的大量美元外匯儲備將會面臨變成一堆白紙的困境。美國政府的崩潰,不僅對中國恐怕會是世界性的經濟大災難,亦即美國部份評論者所稱的現代經濟的末日審判。所以,祈禱美國與日本政治與經濟穩定的進行,亦是中共重要的國家利益。 從兩岸來看,兩者無法祈禱想像敵國的崩潰,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在於中共與我國在根本上與蘇聯不同,蘇聯遭到西方國家隔絕因此其崩潰對於當代的貿易與經濟體系來說並沒有辦法產生太多的作用。蘇聯的崩潰,反而是給當代國際經濟體系中的禿鷹一個從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但中共與台灣不同,兩者都是極度的依賴國際貿易並高度融入當代國際經濟體系當中。兩國的變化都會對國際經濟體系產生影響,特別是人口眾多家大業大的中國,個人相信任何腦袋清楚的人都會瞭解到中國的劇烈變化對於當代國際經濟體系的衝擊有多可怕,絕非當年蘇聯瓦解時的影響可以比擬。但同時兩國也受到國際經濟體系變化的影響,中國憤青最主要的兩大假想敵美國與日本,偏偏也是足以撼動國際經濟體制的大國,更是可以決定中國經濟生死的重要國家。在這種經濟極度相互依賴的情況下,我還是奉勸所有基本教義激進派的人,還是乖乖的為你的敵國祈禱吧,不然大家都要面臨極為嚴重的大災難。



外省人的歸鄉三部曲之一,外婆←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外山恆一的政見發表說起
本文引用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