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2007/02/16

台灣轉型正義的困境

本篇是副總寫有關轉型正義文章最長的一篇 以後也應該會繼續討論吧 原文刊登在分社不過也轉到本社來 http://blog.yam.com/houkoferng/article/8096914

最近台灣政壇掀起了一系列的正名風潮,執政七年後民進黨政府開始加速進行所謂的國營事業正名運動。從中油、中鋼到中央銀行連續改名,到連明顯無視法律規定的中華郵政正名,都在民進黨轉型正義的大旗下快速的進行。此波高舉轉型正義大旗下的政治運動中,其實暗藏著台灣轉型正義的遭到破壞的陷阱。 轉型正義乃是新興民主轉型國家必然會遇到的問題,起源於對過去威權或獨裁政治時期政府對人民權利迫害的反省,並希望藉由補償受害人、追究加害者等方式來彌平過去威權政治時期所遺留下來的傷口。支持轉型正義者,往往強調轉型正義對於建立新興民主社會信任的重要性,並認為藉由轉型正義所公佈的歷史真相,讓受害者得以平反並讓加害者得以認錯,使得正義得以伸張並讓人們從歷史的真相中學習,即釐清過去政權的不正義並使正義能夠得以伸張。 仔細的審視觀察轉型正義與其實踐,可以發現轉型正義實踐所追求的目標與意義,並非僅單純的對於過去歷史的認知、學習歷史的真相或補償受害者,還包含對民主與人權兩大價值的追求。對民主與人權兩大價值的追求,成為轉型正義需要實踐的價值基礎,如果沒有民主與人權最為價值根基,追求轉型正義的判別與實踐將不可能。當暸解到轉型正義乃是奠基於對民主與人權的追求時,我們就可以再得出三個在現實中實踐轉型正義所必須的要素。 1.加害者與被害者,亦即在該國過去的歷史中存在侵害人權違反民主精神的加害者與被害者。 2.不正義的歷史遭掩蓋,過去違背民主人權的不正義歷史遭到掩蓋或扭曲。 3.追求人權與民主的新政權,轉型後的民主政權乃是一個追求人權與民主價值的新政權。 在上述三個要素同時成立的情況下,轉型後的新興民主國家才存在實踐轉型正義的條件,新興的民主政權也才會實踐轉型正義,但如何實踐轉型正義則缺乏明確且統一的方法。有的國家設立真相調查委員會以寬恕代替報復、有的國家採取嚴厲的懲罰措施、有的國家讓記憶掩埋在歷史的長河中,每個國家都是依照其國情與轉型的過程採取不同的方法並沒有任何價值上的高低對錯之分。 從上述的觀點檢視,我國如同許多新興民主國家,經歷侵害人權與民主的威權政治並轉型成新興民主政權,因此實踐轉型正義可說是我國民主化後的課題之ㄧ。但轉型正義實踐與方式,卻成為我國目前政治爭議的根源。由於我國的民主轉型屬於威權政黨中的改革派與民主人士合作完成,因此並沒有部分新興民主國家般用較激烈的手段實踐轉型正義,對許多支持轉型正義實踐的人來說,我國民主化後的轉型正義實踐可以說是根本不存在或非常的緩慢,許多人至今還在努力尋求我國的轉型正義。而民進黨執政後,由於過去民主化進程的發展與價值,民進黨的執政令許多追求轉型正義實踐者歡欣鼓舞,認為民進黨必然可以實踐其心目中的轉型正義,民進黨政府也確實舉辦與資助不少與轉型正義相關的活動,許多相關的政策也打著轉型正義的名號進行(ex此次的正名風潮)。 民進黨政府在實踐轉型正義的作為或許值得鼓勵與嘉許,但卻也利讓轉型正義出現不少危機,此次國營事業與政府單位的正名風潮便是如此。從本文前面列舉的觀點來看,國營事業與政府單位的名稱,本來鮮少可能會牽涉到轉型正義,因為國營政府與政府機關的名稱問題並不太可能牽扯到對人權與民主的侵害,政府相關單位與國營企業的名稱問題就常理而言是屬於政府的合理職權範疇內,無論是民主國家或極權國家。因此民進黨政府將政府機構與國營企業的正名 定義為轉型正義,本身就顯得相當的遷強。或許在我國統獨對立的過程中,正名運動對部分人士而言具備轉型正義的意義,因此正名是合乎實踐轉型正義。假設國人也願意接受此種觀點,那麼此次正名運動將會面臨第二個問題,實踐轉型正義的手段問題。 在民主政治的基本精神中,程序正義的實踐乃是極為重要,『以不正義的手段達成正義的目標』在民主政治中是不被接受亦不被視為正義。因為唯有以正當的手段達實踐正義的目標,才能夠避免對人權的不正當侵害。強調從保障民主與人權出發的轉型正義,理所當然必須注意其實踐時的程序正義,以免變成『不正義的轉型正義』。從此點來看,民進黨此波正名運動的作為,是難以合乎民主政治中強調『程序正義』的原則。筆者確實認為政府相關單位與國營企業的名稱問題是在政府的合理職權範疇內,但不應包含政府可以任意的將其改名。因為任何政府相關單位與國營企業的名稱修正,都關係到公共的成本與效益問題。雖然該問題不見得是非常重要的議題,但也應該在程序上僅可能的符合民主政治的原則,亦即最少需要與國會進行溝通討論,尤其牽涉到法律修正問題的特許事業的更名上更應該如此。但很遺憾的,民進黨政府並沒有就此點作出任何程序上應改的動作,僅藉由行政命令與政治運作迅速效率的完成正名的動作。此種高效率的正名動作所造成的結果,不但無法達成轉型正義原本所要實踐的目標,反而從根本上違背了轉型正義所要追求的價值『民主』,特別是在民進黨中華郵政的改名上那種『先改名再修法』的作為與態度,完全將民主政治所追求『程序正義』視為無物。 民進黨將此種違背轉型正義根本精神的作為,視為轉型正義的實踐最終讓我國的轉型正義實踐陷入『轉型正義』的『不正義』化的困境。即轉型正義的實踐者本身,都不在乎轉型正義所強調的基本價值時,轉型正義本身所強調的價值將從根本上遭受質疑,從此轉型正義的實踐將失去正當性,取而代之的則會是對轉型正義的質疑,至此轉型正義在我國的實踐空間恐怕遭受全面性的破壞,未來談論轉型正義的實踐,恐怕難以引起社會的共鳴。 筆者以為對於實踐轉型正義的支持者而言,絕不會樂見轉型正義的正當性遭到破壞,但當民進黨大舉轉型正義的大旗力行可能破壞轉型正義的舉動時,轉型正義的支持者應當明白的釐清轉型正義與正名間的關係,否則恐怕將會讓我國的轉型正義長期陷入『轉型正義不正義化』的困境難以脫身。



奇怪的中間選民論調←上一篇 │首頁│ 下一篇→設定、形式與電玩世代
本文引用網址: